神級化神丹入喉,立刻化作精純的靈氣擴散向他的四肢五骸。

靈氣浩瀚,如大江奔流。

蘇長歌的氣息瞬間拔高,修為以飛快的速度攀升!

浩瀚如煙的靈氣在奔流過四肢五骸後,全都向懸浮在丹田中的金色元嬰湧去。

元嬰瘋狂吸收靈氣。

“轟!”

很快,元嬰承受不住洶湧的靈氣,轟然炸裂!

隻留下一團金光懸浮在丹田之中,將湧來的浩瀚靈氣凝聚在一起。

漸漸地,金光在靈氣的洗禮下,逐漸化作一道金光虛影!

若是仔細看去,便能看出這道虛影竟和蘇長歌的模樣十分相似!

這便是元神,化神期的象征。

擁有了元神之後,幾乎等同於擁有了第二條命。

若是修行者肉身受到重創,便可以操控元神脫體而出,待到尋到合適的肉身就能重新附體。

不過現在蘇長歌隻完成了凝聚元神第一步,凝形。

接下來要以元神溝通天道,請天道降下靈韻,元神纔算徹底成型。

蘇長歌此刻閉目沉神,靈識和元神已經脫離**,在一片虛無的黑暗中迅速向天際飛昇。

這感覺和天人合一境時非常相似。

片刻後,蘇長歌隻覺眼前豁然開朗,靈識和元神已然飛昇到了無儘的穹頂之上。

自穹頂向下望去,是一眼望不到頭的雲霞。

這裡的雲霞是燙金色的,每一朵都蘊含著玄妙無窮的大道靈韻。

“看來這裡並非是肉眼所能見到的天穹,而是天穹更上空,蘊含著大道靈韻的地方。”

蘇長歌心神振奮,立刻操控著靈識和元神觸碰最近的一朵雲霞。

雲霞被撥開,一抹燙金色光華在雲霞中閃爍著。

這便是大道靈韻!

僅僅一眼,蘇長歌便覺得靈韻玄妙無比,蘊含著無窮無儘的道韻。

蘇長歌懷著顫抖的心情捧起大道靈韻的光華。

刹那間,他的靈識和元神融為一體,並被一股玄妙的道韻所洗禮。

蘇長歌很快察覺到,大道靈韻的領悟是相互的。

靈韻會在他的元神中留下不可磨滅的痕跡,他的元神也會在大道靈韻上留下痕跡。

這等同於他間接地在大道上留下印記!

這時,係統提示音突然響起。

【提醒!提醒!】

【宿主乃世間第一位溝通大道靈韻之人,即將觸發大道異象!】

話音落下,蘇長歌便感受到了雲霞周圍發現明顯的異動。

“轟隆隆!”

雲霞震動。

藏在無數雲霞中浩瀚無窮的靈韻,同時震顫起來。

刹那間,乾坤色變!

平靜的天穹忽然金光大作,耀眼的金光瞬間將白雲藍天染成燙金色!

金光將整個人間都照耀成了金色。

同時,浩瀚磅礴的紫氣從東方飄來,連綿瀰漫百萬裡!幾乎覆蓋了整個真靈大陸!

紫氣所過之處,草木欣欣向榮,人們頓覺精力充沛,彷彿有祥瑞護體!

“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

“快看天上!”

“滿天祥瑞,金光閃耀,這是天生異象啊!”

“……”

真武大陸上所有生靈齊齊抬頭,難以置信地看著天空。

無數宗門王朝中的強者紛紛震動。

“天空為何忽然金光大作?真武大陸要變天了?”

“紫氣東來,祥瑞漫天,這是天道賜下的福澤?”

“如此壯觀的異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

異象引起無數強者猜測,不知是什麼原因引起了天降異象。

就在這時。

天穹之上降下一道金光。

金光之中有一道頂天立地,無比高大的金色虛影!

虛影一襲長衫,腰間佩劍,如瀑長髮披在身後,模樣逍遙如同仙人一般。

虛影動了,他拔劍出鞘。

刹那間,天地色變!

崢嶸劍氣如大江奔流般洶湧,驚得天穹風雲色變,雷電湧動!

這一幕,讓整個真靈大陸為之轟動!

“天呐!天穹上竟凝現了一道偉岸的人影!”

“嘶!一道劍氣驚得乾坤色變,我在大陸儘頭都被劍氣驚得心驚膽戰!這是究竟什麼神仙手段?!”

“難道說……方纔的天地異象就是他引動的?!”

“不可能!人類怎可能有如此偉力?”

“事實就在眼前,由不得我等不信。隻是不知此人是何方高人!”

“……”

真靈大陸上所有修仙者為之震動。

在他們還為開碑裂石、翻江倒海的實力為之奮鬥時,這場異象的出現,徹底打破了他們對修仙的認知。

與此同時。

大陸西方,五台山聖地。

一座巍峨壯觀的寺廟中,慈眉善目的文殊正盤膝坐在蓮花台上,為前來禮佛的人們解疑答惑,指點迷津。

百年前她離開冷宮後,便在五台山上開創了佛門聖地,廣傳大乘佛法,救苦救難。

經過百年的發展,大乘佛法在真靈大陸開枝散葉,取代小乘佛法成了佛教真理佛經。

五台山聖地作為大乘佛法發源地,自然便成了佛門聖地。

如今放眼真武大陸,五台山聖地算得上數一數二的超然勢力。

“轟隆隆!”

天上的異象引起了文殊的注意。

她抬眼看天,發現漫天都是祥瑞之氣,還有紫氣在氤氳瀰漫。

“這或許是上天降下的福澤。”

她並未太過在意,收回目光後繼續為麵前受苦受難的凡人指點迷津。

可下一秒,一縷熟悉的波動讓她心頭一顫。

“前輩!”

文殊陡然望向天際,看到了那頂天立地,無比偉岸的蘇長歌虛影。

“噗通!”

頓時,文殊離開蓮花台,雙手合十,朝蘇長歌虔誠跪下。

這一幕讓佛門弟子為之震撼。

“文殊菩薩,你這是作甚?”佛門弟子忍不住發問。

文殊並未回答,而是催促地喊道:“佛門弟子速速跪拜,參見佛門祖師爺!”

話音傳開,佛門弟子滿臉震撼。

他們相繼跪拜在地,目光望著天際上的虛影,心情顫抖。

那道擁有無窮威力的身影,竟是他們佛門祖師爺!

有如此強大的祖師爺在,佛門何愁不興?!

大炎王朝。

一扇緊閉三十年的大門陡然打開。

一道倩影從中飛出,站在皇宮之巔。

此刻皇宮中所有看向天際的人都紛紛看向了倩影。

“鎮國大將軍!”

“大將軍閉關一百三十年,唯有大敵來臨纔會出關,今日竟然破例出關了!”

“定是天上的異象驚動了她!”

“……”

倩影對皇宮內的沸騰聲充耳不聞。

此刻,戎馬一生從未落淚的她,望著天上那道身影,眼眶濕潤了。

“王爺,末將終於再見到您了。”

“自從您飛昇之後,已過去二百年。”

“您放心,大炎王朝,末將會替您永遠守護下去。”

柳千雁說完朝著金光虛影遙遙跪拜下去!

這一拜,皇宮內嘩然一片!

被奉為大炎王朝信仰的鎮國大將軍,竟然跪下了!

上到皇帝,下到群臣,全都瞠目結舌。

北方,天淵深穀。

深不見底的峽穀中,一道身影攀爬而出。

兩百年,滄海桑田。

葉塵的麵孔早已褪去稚氣,變得堅毅成熟。

此刻他滿身泥濘,眼神滄桑。

他抬眼向天空上的虛影看去,古井不波的眼神中泛起波瀾。

“兩百多年了,小子終於又見到您了。”

“請仙人放心,小子定能活到您出關那天與您相見!”

葉塵深深地望了虛影一眼,轉身再次跳入了天淵之中。

在他淹冇入天淵的刹那,背後似有龍鳳交鳴!

天地異象持續了大概一刻鐘。

金光收斂,紫氣消散。

蘇長歌的虛影雖然消失,但卻給大陸所有人心裡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

天穹上。

大道靈韻的洗禮結束,蘇長歌的元神散發著玄妙的光華。

元神,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