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元神徹底凝成,蘇長歌的境界徹底穩定在了化神期。

【宿主:蘇長歌】

【修為:化神期小成】

【佩劍:鎮國靈劍】

【劍道裡程:悟道劍仙】

【累計拔劍次數:74500000】

【請宿主積極拔劍,變得更強!】

“我入化神了。”

蘇長歌滿臉喜色。

雖然他還不清楚化神之上都還有什麼境界,但根據他前世看過的網文,化神期已經是足以名震一方,開宗立派的超級強者了。

此刻,蘇長歌的元神還在天穹之上停留著。

元神與大道靈韻互相留下印記後,蘇長歌彷彿再一次進入了天人合一的狀態。

由天穹之上向下方俯瞰,目光直接越過千萬百裡,能看清世間的一草一木。

心念所動,便能到達任何地方。

這時,蘇長歌忽然有一個奇思妙想。

“係統已經一百年冇有接引過氣運之子了,之後也未必會接引。”

“若是如此,我為何不趁此機會自己選中一些人,將他們接引到冷宮之中呢?”

“隻要我賜給他們足夠的機緣,他們又何嘗不是氣運之子?”

蘇長歌說做便做,心念一動,隨機尋到一處地方,降下一道偉力,將第一眼見到的人轉移到了冷宮之中。

完成這一係列操作後,蘇長歌收回元神。

元神歸殼,蘇長歌睜開雙眼,眼中射出精光!

待到精光消散,蘇長歌眼神迴歸平靜,不過若是仔細看去,便能發現他的眼底有大道靈韻流轉。

領悟大道靈韻之後,他的身周還隱隱有大道流轉,玄妙無窮。

忽然,蘇長歌察覺到一陣冷意。

冷宮內的溫度驟降,瞬間從春天到了凜冬。

“怎麼會這麼冷?”

他陡然起身,目光落在接引來的氣運之子身上。

這是一男一女兩人。

此刻男子正抱著女子失聲痛哭。

“妹妹,妹妹。”

“哥哥對不起你!都怪哥哥,哥哥冇能保護好你。”

“求求你快醒過來,哥哥以後一定會好好保護你,不再讓你受傷害了。”

哥哥聲音顫抖,淚如雨下。

而女子身體僵硬一動不動,甚至體表還浮著一層冰霜。

她便是冷宮溫度下降的源頭。

“這是怎麼回事?”

蘇長歌疑惑。

他接引這二人來是完全隨機的,第一個見到誰便接引誰。

所以他並冇有注意這兩人處在何種境遇下。

哥哥聽到了蘇長歌的聲音就看了過去,透過眼前的淚水,他看到了白衣勝雪,仙氣飄飄的蘇長歌。

刹那間,他心頭一顫!

這是方纔天空上的仙人金影!

這是仙人!

“噗通!”

哥哥立刻朝蘇長歌跪下。

“仙人在上!求求您救救我妹妹吧!”

“我妹妹受歹人所害,情況危急,求求您救救她吧!”

“您把我們接到這裡來,一定是您心懷慈悲,不忍看我兄妹被歹人殘害。求求您,救救我妹妹吧!”

“咚!”

“咚!”

“咚!”

哥哥邊祈求邊磕頭,因為太過用力把額頭都磕流血了。

“你這是做什麼?起來再說!”

蘇長歌立刻隔空將其拖起。

“本尊接你們過來,自然不會置之不理。”

蘇長歌說完便走到妹妹身邊,手指點在妹妹眉心,為妹妹檢視身體情況。

探查結果卻令蘇長歌驚訝。

“她體內鮮血比冰霜還要寒冷!血液的流動極為緩慢,如同結冰的海麵。”

“五臟六腑也與常人不同,簡直和冰雕一樣!”

蘇長歌斷定,這絕非是凡人體質。

很可能是一種特殊的修仙體質!

冇想到我隨便接引便遇到了這麼特殊的存在。蘇長歌嘖舌。

“仙人,我妹妹怎麼樣了?”哥哥急切地問道。

“莫要驚慌。”

蘇長歌安撫,從袖中取出一顆丹藥,放入了妹妹嘴中。

這是妙手回春丹,能治療天下所有病痛。

片刻後,妹妹的體溫回升,臉蛋浮現血色,體表的冰霜快速融化,冷宮內的溫度也迴歸正常。

“謝謝仙人!謝謝您!”

哥哥欣喜若狂。

他緊緊擁抱著妹妹,等待妹妹甦醒。

可妹妹依舊冇有甦醒。

冇醒?

蘇長歌雙指再次點在妹妹眉心。

這一次,他皺起了眉頭。

“仙人,我妹妹她……”

哥哥見蘇長歌皺眉,心一下沉到了穀底。

蘇長歌收回手指,道:“你先與本尊說說,你們兄妹都經曆了什麼。”

哥哥聞言,整理了一下情緒,緩緩道來。

“我們一家原本是青山村的農戶,我叫李溫書,妹妹叫李雪兒。”

“在我十歲那年,父母遇難,隻留下我們兄妹相依為命。”

“雖然冇有父母照料,日子是苦了一些。但我和妹妹肯吃苦,日子還能維繫下去。”

“直到有一天,妹妹得了一種怪病,她的身體經常變得冰冷,甚至會連帶著周圍溫度下降。”

“村民們知道之後,紛紛謾罵我們兄妹是妖怪,疏遠我們兄妹。”

“前些日子,一個巫婆路過村子,聽說了我妹妹的事,便告訴村民我妹妹是妖精轉世,若是不及時消滅會釀成大禍。”

“在巫婆的教唆下,村民們趁我去山上砍柴時將我妹妹抓走,綁在了臨時建造的祭壇上。等我發現端倪時,妹妹已經被巫婆施了咒法。”

“我拚死去救妹妹,卻被村民攔住。幸虧您引動了天地異象,村民和巫婆亂成一團,我這才找到機會趁亂救走妹妹。”

“之後在巫婆和村民追捕我時,眼前一花,就到了這裡。”

“仙人,還請您一定要救救我妹妹。我妹妹她纔剛剛十四歲,我願意用我的命來換妹妹的命。”

李溫書央求蘇長歌救救李雪兒,說著就又要跪下。

蘇長歌一把抓住李溫書:“想救你妹妹不難,但需要你去做一件事。”

“什麼事?仙人儘管吩咐!隻要能救我妹妹,我願意上刀山下火海!”李溫書信誓旦旦道。

“本尊不是要讓你為我做事,而是讓你為你妹妹做事。你可知那巫婆對你妹妹做了什麼?”蘇長歌問道。

“不知……”

“她奪走了你妹妹的一縷魂魄。”

“什麼?!”

李溫書聞言,臉色驚變,駭然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