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洞深處,埋藏著一座恢弘宮殿。

宮殿磅礴大氣,恢弘氣派。

李劍仙與朱家主一行人走到宮殿麵前,抬頭看了眼宮殿前的牌匾——紫雲宮。

紫雲宮雖是冷宮,但畢竟曾是大炎王朝內皇宮的一部分,自然修築的極為氣派。

李劍仙看到宮殿的刹那,一陣心動。

這宮殿這麼氣派,裡麵怕是藏著不菲的寶貝啊!即便與修煉無關,那也該有無數金銀財寶!

“李劍仙,就是這裡了。此門異常沉重,以我等之力無法開啟。”朱家主道。

“無妨。本劍仙劍術非凡,開碑裂石不在話下,區區一扇殿門,輕易便能破開。”

李劍仙自持修為,笑吟吟地撚著鬍子,右手拔劍出鞘。

“噌!”

長劍出鞘,寒光逼人。

朱家眾人情不自禁打了個寒顫。

青雲劍!

當初李劍仙就是用這把劍在城牆上一劍取了城主之首,一舉成名!成了方圓百裡內的第一強者!

朱莫看見青雲劍,信心倍增。

李劍仙運劍,朱家人紛紛退避到一旁,以防被誤傷。

然而還不等他斬出這一劍,山洞外吹進來一陣風,竟直接將宮殿大門吹開了。

“門開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

朱家人懵了。

昨天他們傾儘全力還打不開的大門,今天被一陣風給吹開了?

李劍仙也懵了。

說好的讓我來開門,門自己開了?

但李劍仙臉色不改,默默地把劍收了回去。

他不打算退錢,也不打算走。

寶藏就在眼前,不進去看看怎麼能行?

朱家主臉色難看。

早知道今日殿門這麼容易打開,還請什麼劍仙?那可是五萬兩銀子!

“朱家主,既然殿門已開,我們進去吧。”李劍仙輕咳一聲道。

“劍仙先請。”朱家主賠笑。

“嗯。”

李劍仙點頭,率先走進大殿。

他們自殿外向宮內看著,但被一尊橫在門前的石碑擋住了視線。

朱家人小心翼翼地跟在李劍仙身後,眼神警惕。

根據坊間的傳說,這些埋藏在山洞或者地下的宮殿,往往是某位大人物的陵墓,陵墓終日不見天色,難免會滋生一些陰邪之物。

唯有李劍仙一人麵色從容。

“諸位不必如此忌憚,就算殿內有邪物,本劍仙也能一劍殺了。”

李劍仙撚著鬍子,話語裡藏著傲然。

他敢自稱劍仙,自然對自己的實力很有底氣。

很快,他們一行人走到大殿門口,迎麵看到的便是那塊石碑。

眾人打量石碑。

石碑看起來非常普通,像是最普通的大理石。

但石碑上刻著一行字。

天不生我蘇長歌,劍道萬古如長夜。

李劍仙目光掃過這一行字,刹那間瞳孔放大!

無儘的大道劍氣裹挾著無比霸道的氣息,瞬間將李劍仙的靈識淹冇!

轟!

刹那間,無形的大道劍氣彷彿將他的靈識磨滅了數百萬次。

“啊——”

李劍仙淒厲慘叫,蹬蹬蹬向後暴退十數步。

朱家眾人不明所以,看見李劍仙如此異狀,頓時嚇得頭皮發麻,紛紛退開。

“李劍仙,你怎麼了!”

朱莫強行鎮定下來,看向李劍仙。

隻見李劍仙雙手捂著眼睛,鮮血不斷從手指縫裡滲出。

“我的眼睛!”

“我的眼睛瞎了!”

“好可怕的劍氣!我隻是看了一眼就被劍氣刺瞎了雙眼,磨滅了靈識!”

“這裡是高人聖地!我們不該來的!”

李劍仙捂著眼睛痛苦哀嚎。

他的話讓朱家人噤若寒蟬,心絃緊繃。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他們看向了石碑上的字眼。

但因為他們冇有修習劍道,所以並未看見這一行字裡蘊含的大道劍韻。

“天不生我蘇長歌,劍道萬古如長夜。”

朱家主看著這行字,被其霸道的意蘊折服。

“好霸道的一句話!究竟是怎樣的強者才能寫出這段話?”

“等等……這句話我好像在哪見過!”

朱家主眼神一怔,隨後逐漸放大。

“這不就是昨天萬劍齊鳴,天降大道之音時說的那句話嘛!”

“天呐!引動異象的那位劍仙竟來過這裡?完了……我們闖入了不該來的地方啊!”

朱家主臉色駭然,心情瞬間跌落穀底。

“竟……竟然是那位劍仙……”

朱家人聞言,紛紛色變,身體發抖。

他們對李劍仙的稱呼是李劍仙強行要求的,但昨日引起異象的仙人,可是所有人公認的超級劍仙!

就在這時,一道縹緲的仙音傳來。

“你們是誰?為何在此?”

“誰?!”

朱家十幾人瞬間色變,駭然向四周看見,赫然看見一道白衣勝雪的身影。

身影就站在石碑旁,仙風道骨,道韻瀰漫,僅看一眼便讓人覺得不凡。

“劍……劍仙!”

見到蘇長歌的刹那,朱家所有人腿都軟了。

“噗通”“噗通”地相繼跪在地上,朝蘇長歌瘋狂叩拜。

“劍仙饒命!我們無心叨擾!這就走這就走!”

朱家主心底絕望至極,花了五萬裡讓自己闖入了龍潭虎穴,真是上天要絕朱家嗎?

他低著頭,身體顫抖,不敢抬頭看蘇長歌麵容。

然而蘇長歌冇有理會他們,穿過他們來到李劍仙麵前。

“你修為太過孱弱,無法承受我這劍道上的劍意。若是足夠強的人來此,方纔那道劍意將會成為他的福緣。而你卻瞎了雙眼。”

“噗通!”

李劍仙顧不上傷痛,也顧不上麵子,噗通跪下,朝蘇長歌磕頭。

“求劍仙恕罪!在下願瞎眼一生為自己的莽撞恕罪。”

“你何罪之有?起來吧,我為你療傷。”

李劍仙聞言,表情錯愕。

他冇想到高人非但冇有怪罪,反而要為他療傷。

下一秒,蘇長歌彈指射出兩道靈氣,打入李劍仙雙目中。

李劍仙立刻恢複了光明,磨滅的靈識也被修補。

“謝謝劍仙!謝謝劍仙!”李劍仙連忙叩謝。

“你們都起來吧。”

蘇長歌雙手一托,靈氣便將他們所有人托起。

朱家眾人冇有感受到蘇長歌的惡意,這才緩緩抬頭打量蘇長歌。

仙風道骨,如仙人一般。

“你們可是這附近的居民?”蘇長歌悠悠問道。

“回劍仙的話,我們就住在離此不遠處。”朱家主不敢撒謊。

“正巧,本尊閉關良久,如今打算去外麵看看。你們若是不嫌棄,可否讓本尊借宿幾晚?順便為本尊講講這外麵的世界。”蘇長歌問道。

“劍仙肯去我朱家做客,是我朱家八輩子修來的福氣!劍仙不嫌棄朱家簡陋已是極好,我等怎會嫌棄?”

朱莫哪兒敢嫌棄?

怕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

“如此甚好,那我們走吧。”蘇長歌溫笑道。

“是是,劍仙請。”

朱家主不敢怠慢,立刻躬身做出請的姿勢。

蘇長歌笑著搖搖頭,邁步走出了這住了三百年的冷宮。

隨著眾人離開冷宮,蘇長歌腳步一頓,抬手一招。

“轟隆隆!”

冷宮頓時劇烈顫抖。

在朱家眾人和李劍仙震撼的目光中,恢弘霸氣的宮殿以肉眼化作巴掌大小,飛到了蘇長歌掌心之中。

嘶嘶!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心底震顫。

竟把如此龐大的宮殿化為巴掌大小,劍仙真是好恐怖的手段!

其實蘇長歌在半個時辰前就已經離開冷宮幾步,但忽然又不捨得這座住了三百年的冷宮,便回去構建了一座靈陣,用來將冷宮變小,隨身攜帶留作紀念。

說來也巧,他正構建靈陣時,這群人就闖了進來。

蘇長歌笑著將冷宮塞入袖中,淡淡道:“好了,我們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