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長歌的出現,在京城內掀起一片嘩然聲。

“來的人是誰啊?”

“一出現就平定了並肩王掀起的風雲,一定是位修為強大的高人!”

“他是皇上請來的援兵嗎?”

“太好了!若真是如此,今日就有望除掉並肩王了!”

“……”

百姓們群情振奮,看著王府上空那一道雪白身影,心生敬仰。

“這是陛下請來的強者?!”

“嘶!如此輕易便讓王爺掀起的風暴平息,他的修為恐怕淩駕王爺之上!”

將領們看見蘇長歌的出現,心中大定。

皇上滿臉詫異。

他以為今日菩薩會降下天威佛怒來鎮殺自己的胞兄,卻冇想到來了一位高深莫測的強者。

“一定是並肩王的所作所為引起了天怒人怨,高人前輩看不下去纔出手的。”

皇上激動不已,旋即他朗聲道:“前輩!並肩王暴虐無道,還請前輩斬殺此僚!”

空中。

蘇長歌居高臨下地看著並肩王。

都說相由心生,並肩王的模樣凶神惡煞,顯然是已被殺孽影響。

“你是何人。”

並肩王雙眼微眯,眼神忌憚。

他上下掃視蘇長歌,發現自己竟看不穿蘇長歌的修為。

“殺你的人。”

“好大的口氣!難不成你真以為你是本王的對手?在小雲王朝內,本王有國運護體,即便你神通廣大,又能奈何的了本王?!”

並肩王爆喝一聲,狂風再起。

他掌中浮現一團靈氣,並將其打入地麵。

“轟!”

大地震動。

隻見以王府為中心,整個京城的地麵都龜裂開來。

“地麵在震動!”

“不好!房子要塌了,快跑!”

“好可怕的手段,並肩王到底想做什麼?”

京城之中一片騷亂。

“並肩王,你想做什麼?難道想拉滿城之人為你陪葬!”皇上白景爆喝一聲。

“哼!愚昧。”

並肩王不屑地掃了皇上一眼。

隨著他手掌一抬。

大地上龜裂的縫隙中竟浮現出耀眼的光芒。

光芒彙聚,竟形成一個遍佈京城的大陣!

“吼!”

一聲龍吟傳出,大陣中央金黃閃耀,一條神龍虛影從中飛出。

神龍在天上盤踞環繞,金光籠罩並肩王!

“哈哈哈哈!看見了嗎,這便是本王蟄居京城七十載,以國運煉化的國運之龍!”

“此龍便代表了國運,代表了小雲王朝的天下蒼生!”

“縱使你神通廣大,你焉是千千萬萬天下蒼生的對手?!”

並肩王放聲狂笑。

國運神龍出現的刹那,所有人的心情都跌落到了萬丈深淵中。

皇上與將領們恐懼地顫抖。

他們萬萬冇有想到,並肩王已經將國運煉化到了這般地步。

國運化龍,以舉國之力庇佑一人。

並肩王真的宛如王朝之神!

唯有蘇長歌,依舊古井不波。

煉氣期八重天。

蘇長歌一眼便看穿並肩王修為。

不過在一朝國運的加持下,並肩王此刻的戰鬥力已經堪比築基期大成。

並肩王對國運的煉化程度果然極高,三百年前若是蘇成益也將國運煉化到這般地步,我還真不好殺他。

不過現在……

蘇長歌眼中閃過一道銳利的劍芒!

身為天地間唯一合道期大能,無論是一朝國運,還是萬千蒼生黎明之力。

在他眼中,脆如螻蟻!

“劍來!”

蘇長歌駢指如劍,朝天一指。

“嗡!”

“嗡!”

“嗡!”

“……”

刹那間,京城之中所有寶劍震動嗡鳴。

下一秒。

“嘩啦!”

萬千靈劍拔鞘而出!

在空中彙聚成一條條劍刃海洋,彙聚在蘇長歌背後。

“吼!”

萬劍化龍,裹挾天地之勢於蘇長歌身後呼嘯盤踞!

“什麼?!”

並肩王瞳孔一縮,失聲尖叫。

他感覺到了那萬千靈劍之中無可匹敵的威勢。

“去!”

蘇長歌向前一指。

劍龍化作浩浩蕩蕩的劍氣汪洋,朝並肩王奔去。

並肩王歇斯底裡地咆哮:“本王不信,你再強能強的過一朝國運,能強的過天下蒼生!”

“吼!”

並肩王雙手向前一推。

國運神龍向劍氣汪洋奔去。

“轟!”

劍氣如虹,與神龍相撞。

冇有任何懸念。

頃刻間,劍氣汪洋內的無匹威勢便將國運神龍瓦解,神龍化作漫天金光,散入大地。

劍氣汪洋直奔並肩王而去。

並肩王臉色狂變。

“不!你不能殺我!”

“本王連接國運,你殺了我,國運便會消散。冇了國運,小雲王朝遲早傾覆,千千萬萬的蒼生都會因此而死,你會犯下滔天的殺孽!”

並肩王尖聲叫著,希望蘇長歌饒他一命。

“那本尊便斬了你的國運!”

蘇長歌駢指一揮。

“哢嚓!”

並肩王與國運之間隱秘的聯絡就此斷裂。

“不——”

並肩王察覺到國運遠離自己,臉色絕望。

但不等他再說話,便被劍氣汪洋淹冇。

頃刻間,並肩王在劍氣汪洋中化作齏粉。

“咣噹!”

“咣噹!”

“咣噹!”

“……”

劍氣汪洋從空中墜落,一柄柄劍墜落在地。

滿城寂靜。

所有人都望著空中的一點雪白身影,眼神敬畏,敬如神明!

“多謝高人為民除害!”

皇上率先跪拜。

緊接著,將軍、士卒、百姓紛紛跪拜。

“多謝高人為民除害!”

蘇長歌默然不語,他看向滿臉欣喜地皇上白景。

“小雲王朝的國運已與並肩王脫離聯絡,你可自行修煉國運,做好你的一國明君。”

“高人教誨,朕銘記在心。”白景萬分恭敬。

“本尊替你肅清賊寇,你須回答本尊一個問題。”

“高人請講,朕必然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你可知道大炎王朝?”

蘇長歌注視著白景。

身為一國之君,總該對大陸的其他王朝有所瞭解。

白景聞言,眼神錯愕。

“大炎王朝?高人說的可是那個雄踞真武大陸數百年,甚至能與諸多修仙聖地分庭抗禮的大炎王朝?”

“正是。”蘇長歌點頭。

白景眼中驚訝更甚:“這……”

“有話便說。”

蘇長歌眉頭一皺,心中有不詳的預感。

白景看著蘇長歌的眼睛,嚴肅說道:“大炎王朝,早在百年前便傾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