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壯漢低頭一看,隻見褲襠血淋淋的,肮臟的短肢掉在地上。

“啊——”

黑衣男子臉色狂變,尖叫出聲,蹬蹬蹬向後退了數步。

“誰!”

“是誰!我要殺了你!”

黑衣男子麵紅耳赤,歇斯底裡的咆哮。

他的目光向四周掃視,卻發現宋家的男丁全部被製服,女眷都在瑟瑟發抖。

“老……老大……看上麵。”

光頭男子望著上空,聲音顫抖著吞了口水。

眾人聞言,紛紛向上看去。

隻見一道白衣勝雪,宛如謫仙般的身影就飄在他們頭頂。

蘇長歌眼神冰寒。

如今是三伏天,氣溫極高。

可此刻所有人卻如墮冰窖,通體發寒。

“你……你是什麼人!”

黑衣壯漢麵色僵硬,方纔的狂妄和歇斯底裡完全不見。

蘇長歌直接無視了黑衣壯漢的話,看向了宋天柏父子。

“你們可是大炎王朝之人?”

宋天柏茫然,他不知蘇長歌為什麼問這個問題,但他不敢撒謊,點點頭道:“是,我們全是大炎王朝的後裔。”

“他們呢?”

蘇長歌指的他們,自然是黑衣壯漢一夥人。

“他們是天上王朝的人,自詡是無比尊貴的天上人!”宋仇喊道。

“天上王朝,天上人……”

蘇長歌居高臨下,俯瞰監察司眾人。

那一雙冷漠的眼神,讓他們毛骨悚然。

“前輩!在下知道您修為高深,但此事乃我天上王朝律令,大炎人一律隻許待在餘火郡,擅自離開者,格殺勿論。”

“這是我天上王朝國主定下的鐵律,我們隻是公事……”

“嘭!”

光頭男子還想搬出國主的名頭來威懾蘇長歌,但話還冇說完,十幾人便齊齊爆成了血霧。

“啊!”

宋家女眷被嚇得尖叫出聲。

連宋天柏宋仇等男丁也眼皮猛地一跳。

這一幕的血腥程度,乃他們生平僅見。

他們最震驚的是蘇長歌的修為。

這十幾個足以碾壓他們的高手,在蘇長歌麵前卻如同紙糊的一般,都冇看見蘇長歌動手,便將他們鎮殺。

蘇長歌目光再次落在宋家父子身上,屈指一彈,兩道靈氣射入他們體內,為他們治癒方纔的傷勢。

宋家父子隻覺身體一輕,便恢複了傷勢。

“多謝前輩!”

宋天柏和宋仇立刻拜謝。

“起來吧。”

蘇長歌將兩人托起,落在他們麵前。

“你的父親是北疆將領?”

“是的,我父親把他的一生都奉獻給了北疆。”宋天柏回答。

蘇長歌聞言,看向了棺材。

隻見他抬手一揮。

“嘭!”

大地崩裂,呈現出一個巨大的墓坑。

他抬手將棺材安穩地彷彿墓穴中,又將沙土覆蓋墓穴。

旋即他走到陵墓前,駢指如劍,豪氣乾雲地在宋北的名諱後刻下四個字——精忠報國!

他再抬手一招,一壺好酒從袖中飛出。

“三百年,本王來晚了!”

“這壺酒,本王敬你!”

蘇長歌豪飲一口,隨後將酒壺中一半的烈酒灑在宋北墓前。

烈酒融入大地。

刹那間,烈酒化作磅礴的生機之力,瞬間改變了這片荒蕪沙地。

“嘭!”

土石裂開縫隙,一棵棵嫩芽擠出,而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化作參天大樹,化作芳草鮮花。

短短幾個呼吸間,此處已亭亭如蓋,綠意盎然。

宋家人看著這一幕,目瞪口呆,心神震撼!

“灑酒成林,前輩真乃神人也!”

宋仇震撼,他看向身旁的父親,隻見父親此刻渾身顫抖,雙眼緊緊盯著蘇長歌,眼中有熱淚打轉。

“父親,你怎麼了。”

“孩子!”

宋天柏一下抓住宋仇的胳膊。

“父親,您到底怎麼了?”

宋仇能感受到父親宋天柏無比激動的情緒。

然而他話音剛落,便錯愕地看見宋天柏‘噗通’跪地,朝著蘇長歌重重叩首。

“大炎將領之後宋天柏,拜見北淵王!”

轟!

話音傳開,宋家人如五雷轟頂!

北淵王?!

這位前輩竟然是北淵王?!

這個深藏於他們記憶中的名諱重新浮現在他們腦海。

大炎王朝足有七八百年的曆史,但被所有大炎子民銘記於心的,隻有兩人——

三百年前,大炎王朝國本搖曳,昏君當道時,那個一劍斬殺昏君,又一劍橫渡十九萬裡,斬殺敵將十三萬的北淵王蘇長歌!

以及那個自北淵王離去後,鎮守國門二百年的鎮國大將軍柳千雁!

儘管大炎王朝在宋家這群人出生前便已滅亡,但蘇長歌的神話依舊被代代相傳,在每個大炎子民的心中留下深刻烙印。

“宋仇拜見王爺!”

宋仇驚喜萬分,當即跪下叩首。

其他宋家人也紛紛下跪叩首。

蘇長歌望向他們,微微點頭:“起來吧。”

“您真是北淵王!”

宋天柏感覺自己像在做夢一樣。

“正是本王。”蘇長歌頷首。

宋天柏又驚又喜。

方纔他聽到蘇長歌話裡提到了‘三百年’和‘本王’二字,他就聯想到了三百年前的北淵王。

冇想到,他猜對了。

“你且與本王說說,這一百年來,究竟發生了什麼?天上王朝是如何取代大炎王朝的?”蘇長歌問。

“唉!此事說來話長……”宋天柏歎息一聲,眼中閃過悲憤,緩緩道來。

良久之後,宋天柏講完,蘇長歌知曉了大概情況。

一百年前,大炎王朝正值繁榮鼎盛之時,不知從何處來了強者,頃刻間便覆滅了大炎王朝五十萬士卒,僅有極少部分的人倖存。

一直鎮守國門的柳千雁聞訊後震怒,立刻出關迎敵。冇想到她竟不是對方的一合之將,輕易就被擊敗。

柳千雁落敗後,大炎王朝便冇了脊梁骨,眾多高手和將領潰不成軍,轉眼便被擊破。

史書上都說大炎王朝是在一夜間傾覆的,實際上從神秘強者出現到結束,前後隻用了不到一刻鐘。

從此之後,大炎王朝的殘黨和百姓被趕到了餘火郡苟延殘喘。

“你的意思是說,那日傾覆大炎王朝的,始終隻有一位神秘強者,如今天上王朝的眾多百姓和將領,都是之後不知從何處來的?”

“正是。”宋天柏肯定地點頭。

“本王明白了。”

蘇長歌心裡已有九成的把握可以肯定,對方就是來自上位麵的強者。

否則對方再強,也不可能將身為氣運之子的柳千雁一招擊敗!

至於天上王朝的百姓,恐怕都是從上位麵接引來的。

以前真武大陸靈氣貧瘠,上位麵看不上真武大陸很正常。後來真武大陸靈氣逐漸復甦,可能就被盯上了。

唯一令蘇長歌疑惑的,是為什麼天上王朝冇有趕儘殺絕,而是留了一部分大炎百姓,趕到了餘火郡。

絕不可能是神秘強者心懷慈悲,一定是另有緣由。

“王爺,接下來您打算怎麼辦?”宋天柏問。

“先去餘火郡,告訴大炎百姓,本王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