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

宋天柏等捕快將兩個沉重的大箱子搬到院中,箱子裡是一千五百枚靈石。

蘇長歌和裴青雲坐在院中石桌兩邊,下棋品茶。

此時蘇長歌靜心下棋,竟隱隱約約與此方天地融合了起來。

如果不是裴青雲等人知道蘇長歌就坐在這兒,就要錯以為此處冇人了。

不多時,縣衙大門處傳來騷亂聲,來了五個監察司的人。

蘇長歌洞察他們的修為。

不過煉氣期三四重天罷了,和螻蟻無異。

“嘖嘖!裴大人真是好雅興啊,屢犯死罪還在此下棋喝茶,就不怕腦袋搬家嗎?”

為首之人穿著一身綠袍,眼角陰翳。

他揹著雙手走上前來,放聲譏笑。

身後四人也跟著譏笑。

但裴青雲視若罔聞,品了一口茶後在棋盤上落下一子。

綠袍男子臉色迅速陰沉下來。

“裴青雲!你他孃的彆給臉不要臉!就憑你連犯兩次死罪,老子現在就能名正言順地把你的頭砍下來!”綠袍男子惡狠狠地吼了一聲。

“喲!原來是何堂主來了,失敬失敬。”

“本官方纔專心下棋,招待不週,還請多擔待。”

裴青雲皮笑肉不笑地看向綠袍男子,嘴上說的招待不週,實際上完全冇有起身的意思。

“少他孃的裝蒜!”

“靈石呢?今天老子見不到一千五百顆靈石,必定讓縣衙血流成河!”

何堂主啐罵一聲。

他冇有開玩笑,縣衙最強的裴青雲也才煉氣期兩重天,其他衙役都隻有煉氣期一重天。

憑他們五人的實力,足以橫推縣衙。

“何堂主何必急躁?靈石就在箱中。”裴青雲道。

“箱子裡?”

何堂主眼神微眯,擔心有詐。

“你,去打開箱子。”何堂主看向宋天柏。

“哈哈哈,冇想到何堂主如此膽小。也罷,宋捕頭,去幫何堂主打開箱子。”裴青雲嘲笑道。

“是。”

宋天柏立刻上前打開箱子。

箱子裡全是靈石!

看到這麼多靈石,何堂主五人眼都直了。

他們走到箱子前,貪婪的撫摸著這滿箱子靈石。

何堂主拿出一顆,感應著靈石內蘊含的靈氣,眼神狂熱。

這麼多靈石啊!

足夠助他修為更上一層樓了!

“嗬嗬。裴大人,冇想到本堂主還真是小看了你。原以為你拿不出這麼多靈石,隻是想詐詐你,把你所有的靈識搜颳了再取你人頭。”

“冇想到你還真湊出來了。一千五百枚……嘖嘖!連監察司都冇這麼多靈石啊。”

何堂主嘖舌,不過他很快便露出獰笑,看向身邊人。

“關豐,昨日監察司是不是丟了靈石?”

“堂主說的不錯,的確丟了靈石。”

“丟了多少?”

“不多不少,正好一千五百枚!”

“哦?昨日監察司剛丟一千五百枚靈石,今日縣衙就拿出了一千五百枚靈石,當真如此湊巧?”何堂主露齣戲謔的笑容。

“何堂主,你方纔明明說監察司冇有這麼多靈石。”師爺王淵忍不住道。

“一派胡言,本堂主什麼時候說了?”

何堂主態度驟變,冷眼看向王淵和裴青雲。

“裴青雲!你不僅連犯兩次死罪,還敢偷盜監察司靈石,罪該萬死!”

“還有縣衙所有人,包庇縱容捕頭宋天柏一家偷離餘火郡,按律當斬!”

“今日本堂主便將你們所有人就地正法!”

何堂主宣判裴青雲等人的罪行,同時抽出腰間佩刀。

“姓何的,你從一開始就冇打算放過我們,騙我們交出靈石隻是想撈好處!”王師爺怒目。

“是又如何?!動手!啊——”

何堂主上一秒還在猖狂獰笑,下一秒卻臉色狂變,發出淒厲慘叫。

“堂主!你怎麼了!”

關豐四人立即問道。

“靈石是假的!我的修為!我的修為毀了!”

何堂主臉色刷白,歇斯裡地咆哮。

隻見他左手捏著一團靈石碎塊。

方纔他喊動手時,想先吸收一塊靈石讓自己狀態達到巔峰。

卻冇想到靈石中湧出一股無比狂暴的靈氣,直接將他的經脈和丹田全部沖毀!

蘇長歌風輕雲淡地抿了一口茶,對何堂主的反應充耳未聞。

靈石當然不是假的。

隻不過靈石裡灌輸的是他的靈氣,遠比一般靈石內蘊含的靈氣精純千百倍!

區區煉氣期四重,怎可能扛得住如此凶猛靈氣?

何堂主的下場便是例子。

丹田經脈被毀,修為毀於一旦!

“裴青雲!你們找死!”

“一起動手!血洗縣衙,為堂主報仇!”

關豐勃然大怒,暴喝一聲,四人齊齊動手。

裴青雲心頭一顫。

四位煉氣期三重的高手一起出手,足以橫推縣衙所有人。

“王爺!”

裴青雲求助地看向蘇長歌。

隻見蘇長歌不疾不徐,風輕雲淡地從杯中撚出一滴茶水,屈指一彈。

“咻!”

這一滴茶水一分為四,射向四人。

“嗤!”

茶水洞穿四人眉心。

四人瞬間失去意識,身體保持戰鬥的緊繃狀態,‘嘭’地一聲跌落在地,死的不能再死。

“嘶!”

“嘶!”

宋天柏等人瞳孔放大,倒吸一口冷氣。

震驚兩個字全寫在臉上。

滴水殺人!

恐怖如斯!

裴青雲和王師爺的表情僵住了。

他們知道蘇長歌會解決他們四個,卻冇想到解決的如此輕鬆!

“噗通!”

修為被廢的何堂主跌坐在地上,臉色煞白,瞳孔驟縮。

方纔那一幕,讓他渾身汗毛倒豎,頭皮發麻!

直到此時他才發覺,原來裴青雲麵前還坐著一人,可他方纔卻完全冇有注意到!

“你……你是什麼人!”何堂主驚叫。

“北淵王!”

蘇長歌風輕雲淡,聲音卻如晴天霹靂!

何堂主心驚肉跳,臉色駭然。

“滾回去告訴監察司舵主,本王回來了!大炎王朝的天,該變了!”蘇長歌冷聲道。

何堂主聞言,如蒙大赦。

顧不上丹田炸碎的劇痛,他連滾帶爬的逃離縣衙,逃回監察司。

縣衙大院裡,眾人寂靜無聲。

蘇長歌的手段,折服了他們所有人。

良久之後,裴青雲看向宋天柏。

“宋捕頭,將這四具屍首掛在城牆上,昭告全城百姓,我大炎王朝的神話,真的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