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王朝。

神武大將軍殿。

大將軍牧飛塵身穿玄色長袍,正在殿內閉關。

忽然。

他睜開雙眸,眼神中不摻雜絲毫情緒。

抬手一招,一個翡翠玉盒從他的乾坤袋內飛出,落在麵前。

打開翡翠玉盒,隻見躺在玉盒中的一塊魂牌已然崩碎。

“左善死了。”

牧飛塵眼中閃過寒芒。

他立刻以靈識向另一位副將軍傳音。

片刻後,一道錦衣身影飛來。

“大將軍。”

錦衣身影朝牧飛塵恭敬抱拳。

“龐將軍,左善將軍死了。”牧飛塵看向來者。

“左善死了?是哪座聖地動的手?”龐將軍眉頭一皺,語氣慍怒。

“恐怕並非聖地出的手。”

牧飛塵緩緩搖頭。

“前幾日子,本將軍察覺大炎王朝國運有復甦的跡象,於是讓左善去壓榨餘火郡將苗頭掐滅。但如今左善身死,大炎王朝的國運且比往日更加昌隆。”

“大將軍是說,那些低賤的大炎人殺了左善?這不可能!左善不久前踏入金丹,大炎人怎可能奈何的了他。”龐將軍不信。

“冇什麼不可能的。”

“大炎王朝短短七百年的曆史,卻出現了兩位耀眼的人物。三百年前的北淵王,一百年前的柳千雁,他們都是超越時代的驕子。”

“我們很難保證大炎王朝不會出現第三個天之驕子,也無法保證柳千雁是否留有後手。”

“更何況,大炎的史書上記載著,三百年前風華絕代的北淵王並不是隕落,而是白日飛昇了。”

牧飛塵說著起身,雙手負在身後。

“大將軍無需多慮!有您和長老坐鎮,任誰來了也撼動不了天上王朝的地位。若您擔心餘火郡有變,末將便去探查一番。”龐將軍道。

“正有此意。不過你要小心行事,切莫掉以輕心。”牧飛塵叮囑。

“請將軍放心。末將和左善不一樣,他剛踏入金丹期不久,氣息虛浮。末將踏入金丹數百年,早已到金丹大圓滿。真武大陸上,還冇多少人有資格和末將爭鋒。”

龐將軍話說的鏗鏘有力,說完便離開大殿,準備動身去餘火郡。

……

餘火郡,夜裡。

徐梁帶著一份奏摺前來。

“王爺,一切都已準備就緒。”

“餘火郡內十九城縣令都已整頓兵馬,明日便能在臨安城前集結。”

“被天上王朝抓走當奴隸的百姓們,都已收到了飛鴿傳書,屆時將與我們裡應外合,逐個攻破天上王朝城池!”

蘇長歌接過奏摺,看到上麵統計的人數:八千。

現如今大炎王朝人口稀少,能參軍的男兒郎少之又少。

能擠出八千還是不少有誌男兒臨時參軍。

否則整個餘火郡,恐怕兩千兵馬都湊不出來。

當然,蘇長歌根本不需要兵馬相助,一人便能橫掃天上王朝。

但他要讓百姓們親眼見證山河被收複,為他們心中留下堅定的信仰。

“靈石都分發下去了嗎?”蘇長歌問。

前日他特意製造了一萬塊能用的靈石,讓徐梁發給眾將士。

“都發下去了。將士們吸收靈氣後,明日的狀態會更加充沛。”徐梁道。

“那就好。你也早些回去休息吧。明日一早,我們揮兵南下。”蘇長歌道。

“是!”

徐梁抱拳。

……

翌日,清晨。

臨安城內寧靜祥和。

然而,此時全城百姓都已湧到城牆上,望著窗外嚴陣以待的將士們。

八千將士於清晨在此集結。

每個人的麵孔看似寧靜,實則內心豪情萬丈,心潮澎湃!

大炎王朝被天上王朝欺壓百年,今日終於到了還擊的時刻!

一襲白衣飛來,吸引了所有目光。

“王爺!”

“他便是北淵王?”

“白衣如雪,仙風道骨!不愧是飛昇三百年後歸來的仙人!”

八千將士看見蘇長歌的刹那,一股十足的底氣在他們心底油然而生。

蘇長歌目光掃過八千豪氣乾雲的士卒們,朗聲開口。

“一百年前,天上王朝毀我大炎王朝數百年繁榮鼎盛,屠殺我大炎百姓,將我們趕到這貧瘠之地!百年來,我們飽受欺淩!百姓敢怒不敢言!”

“今日,本王歸來,欲舉大事,收複大炎河山!”

“諸位將士,你們意下如何!”

蘇長歌聲音朗朗傳開,聽得八千將士熱血沸騰。

“戰!”

“戰!”

“戰!”

八千將士連連高呼,聲音響徹雲霄。

“好!”

蘇長歌大笑一聲。

“諸位將士,出發!”

……

臨安城距離天上王朝疆土極近。

八千將士馬不停蹄地趕路,累了便吸收靈石補充體力。

僅僅一天便已來到餘火郡邊緣。

然而眼前的一幕,卻讓八千將士停下了腳步!

隻見餘火郡和天上王朝疆土之間,橫隔著一條波瀾壯闊,浩瀚洶湧的江河!

江河水流湍急,一眼望不到對岸,等同於將兩岸隔絕。

“此處何時多出一條江海?!”

“媽的!該死的天上人!他們怕我們離開餘火郡,竟然特意在此開辟了一條江流!”

“糟了!有這麼一條江流在,我們該怎麼過去?”

裴青雲、徐梁等人臉色變幻。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他們感到措手不及。

百年未曾離開餘火郡,他們根本不知外麵的疆土已發生如此大的變化。

“我們修為低微,不可能橫渡此江。現在造船也來不及了,為今之計隻能北上繞路,從北疆城繞到天上王朝!”裴青雲道。

“可我們前幾日已經飛鴿傳書告知被奴役的同胞們攻城的大概時間,讓他們屆時在城中策應。如果要繞路,恐怕要耽誤不少日子,他們的安危該怎麼辦?”

徐梁滿麵愁容。

“王爺?我們該如何是好?”眾人看向蘇長歌。

“走過去。”

蘇長歌風輕雲淡,走到大江邊緣。

隻見他抬手一招,徐梁背後的太阿劍飛入他的手心。

“王爺要做什麼?!”

“不,不會吧……”

徐梁下意識向後退了半步,他心底升起一個可怕的猜測。

這時。

南方天邊有一道偌大的飛舟掠來。

飛舟上,副將軍龐鴻和一眾手下靜坐著。

他們來餘火郡探查左善身亡的實情。

忽然,一位手下詫異地看到大江對岸的景象。

“將軍快看!那裡有數千大炎人集結,他們恐怕是想造反!”

龐鴻聞言,頓時看向下方對岸。

隻見八千士兵在岸上停下腳步,望著一望無際的大江發愁。

龐鴻頓時笑出聲來。

“哈哈哈哈!真是愚蠢!”

“長老百年前下令將下賤的大炎人趕到餘火郡時,便在此處開辟了一條奔騰江流,限製大炎人離開餘火郡。”

“冇想到足足百年,他們竟不知道此事。”

“不過既然讓本將軍遇到了,那便讓本將軍親自送他們下地獄吧!”

龐鴻話音剛落,臉上的猙獰卻陡然化作驚駭。

隻見大江岸邊站著一襲白色身影,一股恐怖至極的劍氣從那裡席捲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