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隆郡不大,並且唯一的一位築基修士已經被蘇長歌於武城斬殺。

冇有了築基修士坐鎮,徐梁一人率領八千士卒,在短短七天時間內便將武隆郡全部收複。

每一座城池內,蘇長歌都挑選了一個看起來頗為可靠的人,為其醍醐灌頂,讓其守護一城。

隨後,蘇長歌一行人馬不停蹄地趕往下一個郡,收複失地。

短短兩個月。

大炎王朝九大郡全部被收複。

大炎百姓歡呼雀躍,載歌載舞。

八千將士在眾多解放同胞加入下,增加到了一萬五千人。

而且各個鬥誌昂揚,豪氣乾雲!

“王爺,九大郡全部收複。現如今僅剩下帝都和神武城尚未收複。”徐梁前來彙報情況。

蘇長歌望向南方。

“帝都,神武城……”

根據這幾日從諸多天上王朝將領所說,天上王朝最強的兩人,長老蓬成仙和神武大將軍牧飛塵,前者獨坐帝都,後者鎮守神武城。

兩人都是不可小覷的人物,最後兩城隻怕極難攻克。

“整頓兵馬,明日收複神武城後,長驅直入,直搗帝都。”蘇長歌吩咐道。

“是!”

徐梁應聲。

……

翌日,初晨。

將士們雄鄒鄒氣昂昂地在城門前聚集,並在蘇長歌一聲號令後,朝神武城進發。

一萬五千人,浩浩蕩蕩地來到神武城前。

所有人嚴陣以待。

出發之前,徐梁已告訴過他們,今日要麵對的是天上王朝的神武大將軍。

雖然神武大將軍未必會是王爺的對手,但依舊要做好打一場惡戰的心理準備。

肅殺的氣息在神武城前瀰漫。

蘇長歌站在空中,凝望神武城。

神武城安靜地出奇。

連城牆上都看不到任何人影。

“王爺,情況似乎不太對。”

徐梁也發現了異常,皺眉說道。

蘇長歌擴散靈識,覆蓋神武城。

城內空無一人。

“神武城空了,直接進城吧。”蘇長歌道。

“城空了?王爺,裡麵會不會有埋伏?”徐梁狐疑。

“冇有。城內冇有任何生命跡象,他們應該早就撤離了。我們進城吧。”蘇長歌解釋道。

徐梁這才放下心來,旋即率兵入駐神武城。

進城之後,徐梁下令讓士卒搜尋全城。

果然如蘇長歌說的那樣,神武城裡的人早就撤走了,隻留下一座空城。

大炎士卒士氣大振,一致認為是蘇長歌威名顯赫,嚇跑了神武大將軍和滿城天上人。

但蘇長歌並不這麼認為。

天上王朝的人都來自上位麵,對真武大陸的人有一種天然的歧視。

像神武大將軍這樣的人物,在上位麵的淩雲宗裡可能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怎麼可能未戰先逃?

此事恐怕有貓膩。

“王爺,我們接下來怎麼辦?”徐梁前來詢問。

“按原定計劃行事,明早發兵帝都!”

蘇長歌眼神堅定道。

不管天上王朝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他都不懼。

任爾東西南北風,我自一劍斬之!

……

翌日,一萬五千將士直奔帝都而去。

帝都。

原本帝都廖無人跡,僅有長老蓬成仙一人在此修行。

十日前,神武大將軍牧飛塵帶著天上人撤離神武城後,便來到了帝都。

帝都難得一見地有了人煙。

皇宮。

牧飛塵端坐在金鑾殿龍椅之上,氣勢磅礴,猶如人間帝王。

天邊掠起諸多身影,紛遝而來。

十數道身影落在金鑾殿內,有男有女,氣度不凡。

“諸位聖地之主,有失遠迎了。”

牧飛塵露出笑容,但語氣充滿霸道和威嚴。

“嗬嗬,牧將軍在真武大陸修煉百年,倒是越來越有帝王之風了。”

“牧將軍坐在龍椅上,難道蓬長老已經禪位?”

“還是說牧將軍神通廣大,已經不再懼怕蓬長老?”

諸位聖地之主紛紛說道。

“諸位真是會開玩笑。蓬長老神通廣大,本將軍望塵莫及,哪裡敢動歪心思?這龍椅不過隻是凡俗權利的象征,入不了長老的眼,本將軍隨便坐坐,長老不會怪罪。”

牧飛塵皮笑肉不笑地回答。

“好了,冇用的話就不要說了。牧將軍著急請我們前來,所為何事?”有一老者揮袖道。

牧飛塵聞言也不再磨嘰,直奔主題:“諸位可還記得與蓬長老達成的約定?”

眾人聞言,眸中閃過異彩。

“自然記得。我們百年前便和蓬長老達成約定。隻要他帶我們去上位麵修煉,我們便同意讓我們聖地弟子修煉淩雲宗神通,成為淩雲宗擴張道統的一部分。”

一位女子聖地之主說道。

“牧將軍何故提及此事?難道蓬長老已經準備好帶我們去上位麵了?”又一位聖地之主說道。

“不錯,恭喜各位!今日長老便能帶你們去上位麵。”牧飛塵道。

話音落下,眾人驚詫。

“此話當真?”

“牧將軍,你可莫要尋吾等開心。”

“怎麼,諸位不信?難道本將軍今日特意將諸位召來,是為了尋你們開心?”

牧飛塵語氣微怒後解釋道:

“一個月前,長老心有頓悟,觸及到了化神之道,於是閉關破境。昨日他傳音於我,讓我召集諸位前來,等待與他一起飛昇上位麵。”

“怎麼飛昇上位麵?”眾人疑惑。

“長老突破化神時,會溝通天道降下大道靈韻。長老修的是上位麵的神通,溝通的自然是上位麵大道。”

“屆時上位麵靈韻降臨至下位麵,空間會有短暫連接。長老會趁那時帶你們飛昇。”

牧飛塵再次解釋。

“原來如此。”

眾人恍然,眼中浮現強烈的期待。

“不過……”

牧飛塵話音一轉。

“今日會有大炎王朝的賊寇前來攻打皇宮。若被賊寇驚擾到長老破境,恐怕諸位會失去這次機會。所以本將軍想勞煩諸位,與本將軍攜手,誅殺賊寇。”

此話一出,眾人終於明白牧飛塵是什麼意思了。

“原來牧將軍說了半天,原來是想拉我們入夥。”

“前些時日便聽說大炎王朝出了位神秘強者,正在收複山河,冇想到是真的。”

“牧將軍,這天上王朝的疆土百年前本就是大炎王朝的,人家收複失地名正言順,吾等怎好插手?”

眾聖地之主紛紛說道。

“諸位,蓬長老破境在即。能不能把握住機會,便看諸位自己的決定了。”

“不過本將軍要提醒諸位,上位麵的靈氣,可比真武大陸濃鬱了百倍不止!”

“諸位在靈氣貧瘠的下位麵尚且能修成金丹,這般天資若是去了上位麵,想必要不了多久便能成為名震寰宇的絕頂強者。”

牧飛塵引誘道。

眾聖地之主聞言,紛紛心動。

“那好!老夫便助你一臂之力!”

“大炎王朝百年前就與本聖地不和,與其讓他們順利複辟,倒不如賣蓬長老一個人情。”

“為了飛昇上位麵,老孃也乾了!”

“加我一個!”

眾聖地之主紛紛表態,願意和牧飛塵聯手禦敵。

“如此甚好。”

牧飛塵嘴角噙著笑意,遠遠看向京城之外。

有十幾位聖地之主相助,天上王朝如虎添翼。

而且,他還有能擋化神一擊的寶甲護體。

這一戰,牧飛塵勝券在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