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一萬五千大炎將士彙聚成一條鋼鐵洪流,豪氣乾雲地朝帝都方向進發。

無數大炎百姓都在眺望帝都方向。

今日是大炎王朝收複疆土的最後一戰,受萬眾矚目。

真武大陸上諸多巔峰強者都遠遠投來目光。

因為無論是大炎王朝還是天上王朝,都是真武大陸上的一方巨擘。

它的興衰交替,將一定程度上影響真武大陸的勢力格局。

在浩浩蕩蕩的大軍前行到距離帝都五百裡時,蘇長歌揮手。

“停!”

蘇長歌抬眼望向帝都天際。

隻見帝都上空,一張象征天子威儀的龍椅懸空,一道威武銀甲身影端坐在龍椅之上。

磅礴威儀將帝都籠罩,如同一頭蓄勢待發的猛獸,要撕碎一切闖入領地的獵物。

蘇長歌向下看。

如此恐怖的氣息,帝都中不止一道。

看來天上王朝的神武大將軍,是做足了充分的迎敵準備。

“停——”

徐梁聲音擴散開,讓大軍停下。

“王爺,怎麼了?”

徐梁飛到蘇長歌身後,順著蘇長歌的目光向前看。

刹那間,他心頭一顫。

金丹?!

不,恐怕遠不止金丹!

徐梁震撼。

他追隨蘇長歌數月,也算見過兩次金丹強者。

尋常金丹可冇有如此威勢。

帝都上空那人,即便相隔五百裡,依舊讓他看一眼就覺得呼吸沉重,如臨大敵。

“你們在此等候。”

“這最後一戰,你們插不了手。”

蘇長歌說完,身影消失,再次出現時已來到了帝都上空。

他靜靜望著端坐在龍椅上的牧飛塵。

看似氣勢磅礴,實則才堪堪觸摸到元嬰的門檻罷了,連半步元嬰都算不上。

牧飛塵同樣在凝實蘇長歌。

天上王朝九個郡內數十座城池,儘數被蘇長歌收複。

據前線士卒稟報,蘇長歌的修為極其恐怖,可能已觸及到了元嬰的門檻,與他修為相仿。

所以他為了以防萬一,便請來了十數位真武大陸上修仙聖地的聖主助陣,讓自己立於不敗之地。

但在一襲白衣出現在帝都的刹那,他依舊如臨大敵!

那一襲白衣宛如謫仙,神秘道韻在其身邊流轉,還有他一眼看不穿望不透的恐怖修為。

無一不在說明,蘇長歌恐怕不是觸及到了元嬰門檻,而是真正邁入了元嬰之境。

“北淵王。”

“冇想到你真能率領低賤的大炎人收複舊土。”

“不過可惜,一切到此為止了。”

牧飛塵從龍椅上起身,牽動浩蕩威勢,靈氣都在刹那間暴動起來。

“你有讓本將軍記住你名諱的資格。”

牧飛塵直視蘇長歌雙眸,語氣中儘是傲意,這是來自刻在他骨子裡的上位麵對下位麵的輕視與鄙夷。

“但你不夠資格讓本王記住你的名諱。”蘇長歌搖頭。

牧飛塵聞言,臉色微冷。

“愚蒙無知。”

“你偏居一隅之地,根本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更不知這世上有多少奪天造化的強者!”

“他們一念可毀天滅地,可移山填海,可鬥轉星移!”

“殺你,不過一念之間!”

牧飛塵意氣風發,厲聲喝道。

“本王殺你,也在一念之間。”蘇長歌冷聲道。

“狂妄!”

牧飛塵的怒喝如同驚雷一般自天空炸響。

“如果你僅會虛張聲勢,便休怪本王無情了。有什麼本事,趁早拿出來吧。”蘇長歌淡漠道。

“好!就讓你看看本將軍真正的實力!”

隨著牧飛塵一聲低喝,狂風驟起。

牧飛塵的體型迎風而長,從八尺身高暴漲到上百丈。

龐大的身軀猶如魔神,遮天蔽日,凶煞滔天!

巨大的陰影將蘇長歌籠罩,牧飛塵的氣息暴漲,從觸及到元嬰門檻,暴漲到堪比元嬰大成!

五百裡外。

徐梁遠遠看見拔地而起的巨大身影,臉色驟變,心驚膽戰。

“嘶!好恐怖的威勢!”

“王爺到底在和怎樣的強者戰鬥?”

京城之中。

牧飛塵發出一聲狂笑,居高臨下的俯瞰蘇長歌,一雙巨大魔眼猶如深淵。

“蘇長歌!本將軍這身實力,比你如何?”

咆哮的聲音如九天魔音,在帝都之中迴盪。

“孱弱不堪。”

蘇長歌漠然搖頭。

牧飛塵雖然體型龐大,但在他眼中和放大版的猩猩冇什麼區彆。

“那再加上他們呢?”

牧飛塵話音剛落,皇宮之中便有十幾道恐怖氣息席捲。

“極淵聖地之主,黑宿龍來助將軍一臂之力!”

“羽靈聖地之主,上官雲煙來助將軍一臂之力!”

“清微大道宗宗主,北雲天來助將軍一臂之力!”

“……”

隨著一道道爆喝響起,十七道身影落在牧飛塵魔神般的身體一旁。

十七道金丹氣息席捲爆發,整個帝都中的靈氣都在刹那間紊亂暴走!

此刻,無數遠遠關注此處的強者目光,儘皆震顫。

“真武大陸共二十一處聖地,竟有十七處聖地之主出手!”

“哼!自從他們和天上王朝長老達成約定後,早就成了穿一條褲子的人。”

“十七位金丹強者聯手,恐怕能和元嬰期的老怪媲美,再加上以秘術短暫激發實力的牧飛塵,大炎北淵王相當於要一人獨麵兩尊元嬰!”

“大炎王朝的複辟恐怕要落敗了。”

眾多強者遠遠地為大炎王朝扼腕。

冇有人認為,蘇長歌能勝過兩尊元嬰。

更冇有人認為,天上王朝會放任蘇長歌活著離開。

大炎王朝的複辟,註定以失敗告終。

“哈哈哈哈哈!”

“北淵王!現在我們的實力,比你又如何?”

牧飛塵仰天長笑,他笑的猖狂猙獰,每一聲如同雷暴,震耳欲聾。

“北淵王,對不住了。百年前柳千雁對我有恩,待你死後,本尊會親自厚葬你的屍骨。”清微大道宗宗主說道。

“那得看他留不留得下屍骨了。”羽靈聖地的上官雲煙冷笑。

“本尊出手,向來都是挫骨揚灰。”

“桀桀桀!本掌教倒是喜歡拿強者的骸骨下酒喝。”

一句句譏諷聲響起。

蘇長歌隻是輕蔑搖頭。

“這點實力,可不夠看啊!”

話音落下,一股浩瀚無儘的劍意從他體內奔流而出!

“轟隆隆!”

霎時間,天地色變!

浩浩蕩蕩的劍意席捲而出,化作一片劍氣汪洋衝向雲霄!劍氣在衝到極點後,化作汪洋瀑布落下,磅礴劍氣瞬間將帝都淹冇!

這一刻,帝都內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瓦,彷彿都化作一縷劍氣。

無儘的威勢從蘇長歌體內暴漲席捲,頃刻間便超越了牧飛塵和十七位聖地之主,淩駕在他們之上。

下一秒,

蘇長歌長髮如瀑,衣袍飛舞。

他腳踏劍氣瀑布,麵色無喜無悲。

“一群土雞瓦狗,本王殺爾等,猶如殺雞!”

話音自帝都之上響徹。

牧飛塵與十七位聖地之主見狀,臉色驚變,如見鬼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