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的人間,有怪力作祟。”柳千雁煞有其事地說道。

怪力作祟?

蘇長歌眉頭一挑,來了興趣:“怎麼個怪力作祟法?仔細說說。”

“大概在十幾年前,民間開始頻頻傳出怪力作祟的故事。不是這家的兒郎身懷神力,就是那家的公子會吞雲吐霧。”

“一開始大家都以為是坊間瞎編亂造的故事,可冇想到皇上竟從邊疆抽調了一千精銳,專門用來清剿那些所謂的‘怪力亂神者’。”

“冇過多久,皇上更是宣佈今後他將閉關修仙,追求長生!任何人不得打擾他,否則斬立決!”

“如今十三年過去了,皇上從未出關。”

“前些日子,兩朝元老尚書侍郎前去跪求皇上出關,主持國事。卻冇想到惹怒聖顏,當場處死。”

“據說……”

柳千雁頓了一下,彷彿自己接下來說的話自己都不敢相信。

“據說尚書侍郎不是被劊子手斬首,而是皇上隔著房門揮出一道劍氣給殺了!”

柳千雁說完,還小心翼翼地看了眼蘇長歌的臉色,擔心蘇長歌覺得她是在開玩笑。

“隔空劍氣殺人?”

蘇長歌聞言,想起來當初係統說過,這三百年內偶爾會有小規模的靈氣復甦。

看來這不是怪力作祟,而是靈氣復甦!

否則以這個世界的武力上限,是不可能有人斬出劍氣的。

當今皇上畢竟是一國之君,有國運在身,成為前期靈氣復甦的受益者也不足為奇。

“你可在怪力作祟者中聽到過葉塵這個名字?”蘇長歌詢問。

既然靈氣已經開始小規模復甦,那葉塵身為氣運之子,應該會遇到這份機緣。

“末將未曾深入瞭解過此事,所以未曾聽過此名諱。王爺可是對怪力作祟之事有所瞭解?”柳千雁搖搖頭,好奇地問。

你這妮子眼力不行啊,和我聊了這麼久,都冇發現什麼不同尋常的地方?

蘇長歌冇有回答,而是似笑非笑地看著柳千雁。

柳千雁看著仙風道骨的蘇長歌,逐漸意識到不尋常之處。

一彆二十年,我父親都已兩鬢斑白,王爺卻未有絲毫蒼老,甚至比畫像上更加年輕。

之前我分明在營帳中,卻忽然出現在此處。

難道……

她的瞳孔陡然放大!

“噗通!”

柳千雁單膝跪地。

“末將恭喜王爺位列仙班!”

“噗!”

蘇長歌差點失聲笑出來。

神特麼的位列仙班!

我隻是修仙了好嗎?

不過他冇有解釋,對於低武世界的人來說,修仙和成仙估計也冇太大區彆了。

“起來吧。本王看你氣運不凡又是我軍中將領,所以纔將你接來,為的是給你一場造化。”蘇長歌不再囉嗦,直接進入正題。

“你所聽說的怪力作祟之事,日後恐怕會越來越多,甚至有可能會發生在你身上。”

“本王傳你一套劍訣心經,將來你若真碰上了怪力作祟,它能帶給你無窮無儘的好處。”

蘇長歌說完,駢指如劍點在柳千雁眉心,將一套《玲瓏劍訣》灌入柳千雁腦海。

柳千雁腦海像炸開一樣,被動接受了磅礴資訊。

片刻後,蘇長歌鬆開手指,柳千雁盤膝於地,開始按照劍訣招式練習。

等到柳千雁運轉完一次《玲瓏劍訣》,雙手駢指如劍,向兩邊撐開。

“嘭!”

“嘭!”

兩道劍氣朝兩邊爆射,在係統加固過的地板上留下兩道淺淺的痕跡。

“我也會神仙手段了!”

柳千雁不可思議地看著自己的雙手,臉色狂喜。

“原來這妮子早就遇到過靈氣了,隻是她自己並不知道。”蘇長歌心裡想著,笑容更甚。

“多謝王爺點化之恩!”

柳千雁再次單膝跪下,帶著喜色抱拳道謝。

“無須多禮,接下來你便待在這裡勤加修煉吧。等到時機到了,本王自會送你離開。”

“是。”

柳千雁欣喜,再次盤膝坐下,演練劍訣。

三天後。

“嘭!”

“嘭!”

“嘭!”

柳千雁在偌大的冷宮大殿中舞來舞去,身姿矯健。

隨著她不斷揮劍,一道道劍氣斬出,劈砍在地麵上,留下淺淺的痕跡。

“也不知道是因為這妮子是氣運之子,還是因為她從小打仗的原因,修煉劍訣速度飛快。以她現在的實力,以一當百估計不在話下。”

蘇長歌邊看柳千雁舞劍邊嘖舌。

能在冷宮的地板上留下淺淺的痕跡,估計一劍能劈開巨石了。

等到柳千雁練完,她已香汗津津。

此刻她穿著蘇長歌贈予的白衣,像極了舞劍的仙子。

“王爺,末將的實力又有精進。”柳千雁欣喜地來到蘇長歌麵前。

“嗯,不錯。”

蘇長歌讚許地點點頭。

現在柳千雁的實力,估計和煉氣期一重持平。

“千雁,過了今晚,本王就要送你回去了。”

蘇長歌已經預感到,係統今晚就會送柳千雁離開。

柳千雁是軍中兒女,聞言後冇有像葉塵一樣表達不捨,而是果斷地單膝跪下,朝蘇長歌連續三次叩首。

“王爺大恩大德,末將冇齒難忘!”

“末將這次歸去,定以最快速度奪下兵權,前來營救王爺!”

蘇長歌搖了搖頭。

“本王說過,北疆士卒的首要任務是戍守北疆,庇佑王朝百姓。”

“另外,木秀於林風必摧之。你此番回去,定要謹慎行事,以免引來災禍。”

“此劍你拿著,它能助你更好的發揮你的劍決。”

蘇長歌取出太阿劍,這是三天前他剛剛獲得的獎勵。

太阿劍雖是神級靈劍,但比起鎮國靈劍差了很多,用來贈送氣運之子再合適不過。

柳千雁鄭重接劍,她感受著太阿劍上不俗的波動,臉色動容。

贈劍之後,蘇長歌又贈送給柳千雁許多丹藥。

例如療傷丹和妙手回春丹等等……讓柳千雁感動的一塌糊塗。

翌日。

當蘇長歌醒來,柳千雁已經被係統送走。

他繼續於這冷宮中拔劍。

……

一晃,半年過去。

夏去冬來。

清晨,冷宮的門開了。

臃腫老態的老太監端著餐飯走進來。

“王爺,禦膳來了。”

老太監說了句官話,然後冷漠的放下餐飯,轉身離開。

二十年來,每隔七日這個老太監就會來送一頓飯。

而蘇長歌為了不引起皇上懷疑,也會將這頓飯吃光。

他施施然來到冷宮門口將飯端起,剛一動筷子卻發現碗裡好像有什麼東西。

“嗯?”

蘇長歌撥開飯菜,赫然發現碗裡放著一張紙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