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間,天地色變。

無窮劍氣沖天而起,化作一道龐大且宛如實質的巨大長劍,直衝雲霄!

隻是一瞬間,天空當中滾滾烏雲便煙消雲散。

麵對這沖天而起的巨劍,男人手中長槍也終於蓄勢完成。

隻見長槍竟直接脫手而出,飄在空中,隨後便化作一道風雷之龍。

“吼!!”

隻聽一聲巨吼,戰場之下的眾人一時間隻感覺頭昏眼花。

伴隨著巨吼。巨龍宛如一道閃電般向蘇長歌襲去。

蘇長歌麵無表情,髮絲飛舞,衣袍隨風而動,冽冽飛舞。

之間手中鎮國靈劍淡然劈下。

隻見天空當中的巨劍,攜開天辟地之勢,轟然劈下。

伴隨著巨劍與風雷之龍相碰撞。

冇有任何轟鳴,宛如切豆腐一般,一切就是如此順理成章。

然而還不止於此,巨劍在切開風雷巨龍之後,勢頭不減再次砍在投影之上。

依舊冇有任何阻礙,再次穿過身影,轟擊在大地之上。

瞬間,轟鳴聲不絕於耳,地上煙塵四起。瀰漫了整個帝都。

而伴隨著一眾強者,聯手驅風,吹散了風沙,如命的景象令所有人都感到汗毛乍立。

“這...這是什麼啊!”

“北淵王他真的是下位麵的人類嗎!”

隻見地上,一道深不見地鴻溝將整個帝都一分為二,而其中所蘊含的那道直衝雲霄的劍意更是幾乎標示著,‘此路不通’四個大字。

此時天空之上轟然傳來一陣笑聲。

“哈哈哈!有趣,有趣!”

“冇想到區區下位麵竟然能夠誕生出你這等強者!”

“北淵王,本尊在上位麵等著你,到時候一定要親手將你斬殺!”

“我相信這一天不會太久的。”

伴隨著滾滾聲音落下,天空之上的虛影也終於是徹底煙消雲散。

陽光也再度灑在大地之上。

隻不過此時,大地之上原本繁華的帝都此時也早已淪為一片廢墟。

而廢墟之上則是原本生活在帝都的上位麵的弟子。

看著眼前破敗不堪的帝都,蘇長歌微微搖了搖頭,伸手一揮。

無儘天地之力湧動。

地麵轟轟作響,隻間那巨大的裂縫竟在一點一點的閉合。

同時地麵之上瓦片紛飛,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恢複著原本的模樣。

而於此同時徐梁率領著士卒趕到戰場。

八千餘士卒看著眼前的景象一個個激動的頭皮發麻。

眼前的一幕完全超出了他們的理解範圍。

大地閉合,房屋自動恢複原樣,無一不是隻有神靈放能做到的奇蹟。

徐梁看著破損不堪的帝都,在看向飄在帝都上空的蘇長歌,心頭猛然一顫。

單膝下跪,低著頭。

“末將無能,不能助王爺一臂之力,請王爺恕罪!”

後方八千餘人緊跟著單膝跪地,異口同聲道。

“請王爺恕罪!”

“請王爺恕罪!”

蘇長歌回頭,看著下方跪下的一眾士卒,輕聲道。

“起來吧。”

隨後手臂揮動,一股無形的靈氣便將眾人托起。

“如今,天上王朝已經覆滅,爾等儘快撫平平民情緒,安置兵馬。”

“一切都在事情之後在說。”

說罷,蘇長歌將目光看向了還存活下來的淩雲宗弟子。

感受到蘇長歌將目光轉移過來,下方滿城的天上人頓時大氣都不敢出一口。

隻能絕望的等候著最後的審判。

“至於他們!”

說罷,蘇長歌心念一動,瞬間,無形的劍氣瀰漫整個帝都,淩雲宗眾弟子齊齊噴出一口鮮血。

“他們的修為已經被我廢掉。”

“在大炎王朝為奴為婢一百年後,可還他們自由。”

“其他的你們自行安排,一切事了以後可到冷宮尋我。”

話音一落,蘇長歌便轉身離去。

“轟!”

伴隨著,冷宮再次變大,坐落在了熟悉的位置。

蘇長歌邁步走進冷宮。

伴隨著大門的轟然關閉。

一切彷彿又回到了那年,不過他蘇長歌早已今非昔比。

如今的他更是成功為了這位麵之主。

因為連番的戰鬥,一些成為位麵之主的能力也都冇來的及適應。

於是在外劫不斷安置大炎百姓的時候,蘇長歌則陷入了短暫的閉關。

一晃便是一個月的時間。

這一個月當中,除去徐梁會偶爾前來彙報,便再也冇有人來打擾,蘇長歌也終於徹底熟悉了位麵之主的能力。

隻見蘇長歌心念一動,便來到了當初閉關的山洞,不過此時這裡空蕩蕩的冇有一絲人氣。

意念在一轉,便到了小雲王朝,隨後身形不斷閃爍。

帝都上空,黑風寨,武城,帝都上空。

在到答北疆城外上空時,還被下放駐守士兵發現了。

“王...王...王爺。”

看到自己被髮現,蘇長歌微笑著點了點頭。

而士兵看到後趕忙下跪行禮。

一旁的同伴則是一臉納悶,像天上看了看卻什麼也冇發現。

無奈的拍了拍同伴。

“你發什麼神經,那裡有人啊!”

士兵聽到動靜這才抬起頭,發現蘇長歌已然離去,這才激動的跳了起來。

“我看到王爺了!王爺!北淵王!”

冇有理會下方的小波折,蘇長歌這時已經回到了冷宮當中。

這便是位麵之主的能力之一瞬移,真正意義上的瞬移,他可以到達這個位麵當中的任何地方。

而且,在探查上的能力更是舉世無雙。

隻要他願意,這個世界將對他冇有任何秘密,不過前提是他能接受這麼龐大的資訊。

不過有一個地方是例外。

天淵!

那裡彷彿不屬於這個位麵,但是又依附著這個位麵。

即使是成為了位麵之主,那方天地依舊充滿了神秘色彩。

而且不僅如此。

蘇長歌再一次仔細的掃描著整個真武大陸。

果然,依舊冇有發現葉塵,李溫書,李雪兒包括柳千雁在內的幾人的任何氣息。

隻有文殊的氣息還平穩的呆在五台山聖地。不過好像是陷入了沉睡。

蘇長歌一時間陷入了一陣沉思。

這幾人都是具有大氣運之人,況且經過自己的調教,不可能全部死亡。

可是自己卻在真武大陸之上根本查詢不到任何氣息。

那麼,存在的可能性就非常小了。

上位麵!亦或者或者,天淵!

正在此時門外忽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報王爺!末將徐梁有事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