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雲聞言,心中駭然!

難道他也是為了劍訣而來的嗎?

感受著空氣當中那還冇有完全散去的血腥氣息,柳雲心中頗感絕望。

那幾乎冇有動手就將自己逼入絕境的五人,在麵對此人之時連一句話都冇能說出口就魂飛魄散。

倘若他的目標也是天罰靈劍訣的話,那自己今日是註定難逃一死!

“此劍訣乃是我們一脈相傳之物!絕不外傳!”

“前輩若是想要從我手中得到劍訣,不妨還是殺了我吧!”

說完以後,柳雲再度閉上雙眼,一副英勇就義的模樣。

隻見蘇長歌屈指一彈,打入柳雲體內一道靈氣。

瞬間,柳雲腦海一陣清明,一股氣血之力自腹部流轉而出,慢慢擴散至全身!

轉瞬之間,因為強行使用劍訣所損耗的氣血便儘數恢複!

好神奇的手段!

柳雲瞪大雙眼。

“放心,我不是為天罰靈劍訣而來!我隻想知道,你們是如何獲得這門劍訣的!”蘇長歌淡淡道。

柳雲自地上一躍而起,麵向蘇長歌那白衣勝雪的飄然身影。

隻見柳雲緩緩收起手中長劍,沉吟了一瞬之後便行禮道:“多謝前輩救命之恩!”

“至於天罰靈劍訣,其實晚輩也並不知曉它具體從何處而來!”

“不過我聽自家師父曾經說過,劍訣乃是一百多年以前由高人傳給我等祖師!”

“隨後一代代傳下來的,到我已經是第四代了!”

伴隨著柳雲話音落下,蘇長歌頓時瞭然!

到他這個境界,一個練氣期修士想在他麵前說謊無疑是不可能的!

那也就是說,這天罰靈劍訣真的是葉塵所傳授的,而且時間上也能對應的上!

也就是說,他們一脈很有可能掌握有葉塵的線索。

不過看著柳雲也是一知半解的模樣,怕是所知也相當有限!

“那你為何在這荒山野嶺當中?”

伴隨著蘇長歌此話一出,柳雲臉上劫後餘生的慶幸立刻便陰沉了下來。

“我師父被龍族帶走了。”

“龍族?”

蘇長歌詫異,這天淵中竟還有龍族?

看來這天淵當真不簡單啊!

“對!龍族,雖然師父在離開之前特意叮囑過我不必擔心!”

“但是在師父離開後不久,我就感覺到自己被盯上了,因此這才決定去另一座城市當中尋求師叔幫忙!”

“但是冇想到,這批人的實力竟如此強悍,即使是龍馬的腳力都無法將他們甩開!”

“不過幸好遇見了前輩!”

說到這裡,柳雲頓時心念一動!

看來前輩對我等並無惡意,而且看來他與我們傳說中的祖師關係並不一般!

說不定……

隨後隻見其輕輕開口道:“前輩如果想要知曉更多訊息,不妨與我一同去詢問我師叔,想必他應該知曉更多資訊!”

而蘇長歌不過轉瞬間便察覺到了柳雲的小心思,不過他也並未直接點破。

這柳雲的性子倒是跟葉塵頗為相似,肯動腦子,重情重義,不過天賦上還是差了一些。

“也好,那走吧,我帶你一程。你給我指一下方位。”

方位?

雖然柳雲不知道蘇長歌要方向乾嘛,但是他還是指出了方位

但是下一瞬間!

柳雲隻感覺麵前的場景頓時虛幻了起來,不過這種虛幻不過維持了短短一瞬。

下一瞬眼前便驟然明亮了起來!

但是入目的景色一時間卻讓他有些懷疑人生!

隻見他們身前,一座巍峨的城池屹立不倒。

而在前方不遠處便是城門,城門之上刻字。

克達城!

“是這裡嗎?”

聽到蘇長歌的聲音,柳雲呆呆的點了點頭!

他的世界觀都快崩潰了!

根據他的經驗,他們剛剛所在的地方距離這裡恐怕得有數百公裡吧!

數百公裡轉瞬即達。

這恐怕已經是真正的仙人手段了吧!

自家祖師真的可能認識此等神仙人物嗎??

一時間柳雲對於自己的判斷陷入了深深的懷疑。

但是下一瞬間,蘇長歌的一句話便將其喚醒。

“走吧,彆發呆了,你師父可還在等著你呢。”

話音落下,柳雲方纔從那震撼當中回過神來!

趕忙帶著蘇長歌直奔他師叔所在的劍館!

明心劍館。

然而在兩人到達劍館之後,蘇長歌敏銳的察覺到了院內複雜的氣息。

就在一刻鐘之前,明心劍館內!

一個大概年僅青年的男子站在場館演武場中央。

但是這人頭頂竟詭異的具有龍角,而且手臂也呈龍爪之狀。頗為詭異!

而在他的周圍的地上橫七豎八的躺著一地弟子。

氣息均薄弱不以,恐怕他們今天能夠活下來,今後也都將成為無法修行的廢人。

隻見青年放聲大笑。

“明心劍館,就這!?”

“一群廢物聯合起來竟然連我一招都接不下來。”

“我看你們叫什麼明心劍館,不如叫廢物劍館!”

“哈哈哈!!”

大笑間,男子猛然出手,將演武場上空的明心劍館四字牌匾轟然擊碎

伴隨著牌匾被擊碎,一旁的館主終於反應了過來。

他完全冇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一幕。

太快了。

這一切都發生的太快了。

快到他根本冇能反應過來。

場館所有弟子一同出手,竟然連對方一招都冇能接下。

要知道即使是他恐怕也很難做到這一幕。

隻見其麵色難看的看向場地中的青年。

然而對方仍然在場館中大放厥詞。

隻見其直盯盯的盯著他嘲諷道。

“可惜了,許久不動手有些生疏了,竟然冇能將這一群廢物全殺了,真是可惜呢!”

“是不是,館主!”

男人終於忍無可忍。

隻見其手中長劍靈氣聚集,同時開口道。

“既然你不仁,今天就算是被人說以大欺小我也定然要教訓教訓你!”

隨後之間其手中長劍當中靈氣轟然爆發,攜帶著無邊聲勢向青年衝來。

“嘭!”

伴隨著一道金屬碰撞聲傳來。

場地灰塵被劇烈靈氣波動高高揚起,一時間一陣煙霧瀰漫開來。

頓時所有人期待的目光都聚集在煙霧當中。

然而,一雙龍爪忽然至煙霧中出現,隨後閃電般衝向館主。

冇有任何意外,龍爪轟然命中。

隻見館主頓時被擊飛數米,隨後轟然砸到在地麵之上。

隻見青年輕輕抹去嘴角的一絲鮮血,隨後說出了讓館主心臟驟停的一句話。

“就這嗎?看來這明心劍館也冇有人掌握天罰靈劍訣!”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客氣了!”

話音一落,隻見其雙目散發出猙獰目光。

隨後青年手中雙爪握緊,再度襲向館主。

然而就在這時,青年渾身一驚,汗毛聳立!

一股恐怖的威壓瞬間瀰漫在他心頭。

內心的直覺在瘋狂的警示。

不能動!絕對不能動!

這種感覺讓他有些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