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清晨,蘇長歌一行四人便啟程趕往龍族聖地。

在路上,敖烈向他們簡單介紹了聖地的情況。

龍族聖地其實為一片相連的山脈,為龍族的主要聚集地。

除去在外駐守各個部落的龍族,幾乎全部都彙聚在此。

以龍王為核心,長老會為輔的核心成員也全部在聖地之中。

而這一次的他目的便是與他們相商,確定動用秘寶穩定兩屆裂縫的計劃是否可行。

終於在敖烈的帶領之下,一行四人來到了龍族聖地。

隻見入目眺望而去,連綿不絕的群山坐落在大地之上。

山峰之下鬱鬱蒼蒼,那高聳的峰頂卻直衝雲霄。

隱約之中,數道龍族氣息在山脈外巡視。

而或許是敖烈率先打過招呼的原因,一行四人冇有收到任何阻攔,便進入了這群山之中。

終於,在一座山峰之前,敖烈化成人形緩緩停了下來。

“前輩,此處便是思思母親所處的山峰。”

“晚輩需前往聖殿當中參與一場會議。”

“接下來暫且不能陪同前輩,前輩可自行帶著思思一同去見她的母親,想必她也不會對前輩有所隱瞞。”

看到蘇長歌點頭,敖烈也冇有在變化為巨龍,直接以人形態便飛離了此處。

在敖烈離去之後,幾人好奇的打量著麵前高聳如雲的山峰。

葉思思好奇的開口道:“我們那要怎麼進去,從上麵飛進去嗎?”

但是並冇有人回答於她。

感受著山峰當中那道虛弱的氣息,蘇長歌心念一動。

葉思思頓時隻感覺眼前一黑,隨後再度恢複視力的時候,已經被眼前的一幕給驚呆了。

出現在她麵前的是一個無法形容的巨大洞穴。

洞穴從下直通向頂部,光芒至天空之上進入洞穴。僅從目測來看,這個巨大的洞穴恐怕足有千丈高,完全是中空的山腹。

但是洞穴地麵之上卻並不空曠。

一個頗為華麗的府邸修建在山腹當中,花花草草,假山流水,一應俱全。

而在府邸不遠處,一尊青色巨龍盤臥在地,其身形展開越有百丈之長。

好似察覺到有外人進入,龍首緩緩抬起,一雙巨大的龍目也隨之睜開。

緩緩打量著侵入她府邸的眾人。

忽然,一雙眼睛驟然停頓在葉思思臉上,頓時眼神當中滿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下一刻,光芒流轉間,一個身著青衣,有著飄逸的青色長髮的溫婉女子至光芒當中凝聚而出。

出現在葉思思麵前,一雙手撫摸在葉思思臉頰之上。

“思思!是你嗎?”

說話之間,淚水已經至女子臉上緩緩留下。

而葉思思也是一副手足無措的模樣,呆呆站在原地,看著眼前的女子。

感受著女子的溫柔,葉思思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隻能是帶著一絲疑惑的語氣開口道。

“娘?”

話音落下,敖靈韻猛然間反映了過來,盯著葉思思開口。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敖烈呢!”

一旁的柳雲看著呆愣著說不出話的葉思思,自己隻能站了出來。

“師祖,在下乃是葉塵師祖門下五代弟子,柳雲。”

而敖靈韻聽到這個稱呼一時間竟有些冇有反應過來,聽到解釋後方纔想起自己先前在調查的時候確實發現葉塵有留下傳承。

這才意識到了自己先前的失態,整理了一下儀容。

“嗯。”

柳雲這才繼續開口。

“這位便是傳授葉塵師祖天罰靈劍決的前輩。”

話音落下,敖靈韻內心驟然間掀起一陣驚濤駭浪,臉上也出現了一抹病態的蒼白之色。

她自然是知曉蘇長歌的存在的,根據葉塵早年所言,他當時來到天淵最初的目的就是尋求長生,而最終目的就是能夠再見這位前輩一麵。

敖靈韻趕忙行禮道:“見過前輩。”

“諸位遠道而來,不如到寒舍修整一番。”

在看到蘇長歌點頭後,敖靈韻便帶領著幾人去到那處府邸當中。

進人來到客廳坐定,此處房間內幾乎可以說是一塵不染。

院內擺設,花草也是井井有條。

安排眾人落座以後,敖靈韻再度提出了他的疑問。

“不知前輩今日為何到此?而且,思思現在不是應當在敖烈兄長哪裡嗎?”

在蘇長歌的示意下,柳雲再度站了出來。

“師祖,此事說來話長。”

終於在柳雲的解釋之下,敖靈韻逐漸清晰的事情的經過。

而蘇長歌看著敖靈韻蒼白的神色,平靜道:“你可知曉葉塵當初失蹤的具體情況?”

敖靈韻聽到發問,連忙開口道:“晚輩這些年經過調查也查到了一些資訊。”

“當年夫君重傷而歸之後,我就在那裡進行暗中保護。”

“直到夫君痊癒之後,這其中一直冇有意外發生。”

“但是就在夫君再次傳送離開之時,忽然出現一個人,不知道他用何手段,竟然改變了空間傳送的方位。”

“而這也就是導致夫君失蹤的最重要原因。”

蘇長歌再度問道:“那個人的身份你查出來了嗎?”

“嗯,是淩雲宗!”

說到這裡,敖靈韻雙眼當中不受控製的瀰漫出一絲殺意,一直隱藏的虛弱氣息也散發了出去。

葉思思猛然間察覺到了這股氣息,一雙眼睛愣愣的盯著自己的母親。

“築基?怎麼可能?而且為什麼會這麼虛弱?”

敖靈韻也發現了自己的失態,還被女兒發現了自己的虛弱,看著女兒的表情也知道自己或許滿不下去了。

隻能開口解釋道:“我曾經在戰鬥之時,留下了一些病根,靈氣會在體內逐漸逸散。”

“早些年還冇什麼問題,但是近些年,逸散速度已經超越了我修煉的速度。”

“恐怕……”

說道這裡誰都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這意味著用不了多久,在敖靈韻修為降低到築基以下的那一刻,恐怕也就是她死亡之時。

龍族壽命確實要比人類長一些,但是對於身為三百年前就已名聲鵲起的敖靈韻而言。

煉氣期根本不可能具有那麼長的壽命。

敖靈韻看向蘇長歌,神色當中帶有一絲感激的開口道:“晚輩還要多謝前輩,能夠讓靈韻去世之前在見思思一麵。”

聞言,葉思思頓時如遭雷擊。

初見母親的驚喜與不知所措,母親病重即將去世的訊息同時到來,對於一個十六歲,未觸世事的少女而言是多麼殘酷。

蘇長歌看著敖靈韻一時間內心當中也是有些感慨。

這就是母親嗎?

以他的眼光自然能夠看出,敖靈韻的傷勢那裡是與敵人戰鬥落下的。

這分明就是當初強行按捺幾十年冇有將葉思思生下來的後遺症。

看著母女兩人的神色,蘇長歌緩緩開口。

“你們不必擔心,這暗傷也並非不治之症。”

瞬間,母女兩人頓時都直盯盯的看向蘇長歌。

隻見蘇長歌伸手一翻,一顆丹藥至手中浮現,緩緩飄至敖靈韻身前。

“服下這顆丹藥!”

而敖靈韻也不是優柔寡斷之人。

回頭看了一眼葉思思,果斷拿起丹藥便服了下去,隨後閉目運轉靈氣吸收丹藥。

而與此同時,蘇長歌單手伸出,一股生機至其手中緩緩凝聚而出。

隨後被他送至敖靈韻體內。

刹那間,敖靈韻身軀一陣,就連那飄散的青色長髮都在散發著靈動的光澤。

同時丹藥的藥效開始發揮,敖靈韻的氣勢一路上漲。

築基中期,後期,巔峰!

轟!

一股氣勢轟然間散發出去,一顆閃耀著金色光輝的金丹凝聚而出,融入敖靈韻體內。

敖靈韻猛然間睜開雙眼,眼神當中滿是不可思議。

金丹!

不到一刻鐘之間,她便再度迴歸曾經的巔峰時期,而且境界上冇有任何一絲虛浮。

隨後敖靈韻趕忙再次對著蘇長歌行禮道:“多謝前輩救命之恩!”

而此時,柳雲與葉思思也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樣,僵硬的站在一旁。

葉思思隻是在,欣喜,絕望,欣喜的各種情緒衝擊之下有些不知道該做出什麼反應了。

而柳雲則隻是單純的對於金丹境界的震撼。

他出身於十八城之中,以前築基都是足以讓他仰望的存在,更彆提親眼看到金丹了。

還是在短短一刻鐘不到的時間之內誕生的金丹。

他的眼神轉向蘇長歌,敬仰,羨慕,嚮往的情緒一時間溢於言表。

終於敖靈韻一身氣息緩緩收斂了起來。

看著葉思思以及蘇長歌,一時間內心當中有著千言萬語卻不知從何開口。

而最後還是蘇長歌發問纔將打破了寂靜。

“現在龍族當中都有哪些人決定臣服淩雲宗?你調查清楚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