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時辰之前,龍族聖地,一處山洞之中。

淩雲宗數人圍坐在一起。

一名看上去稍顯年邁的老者率先開口。

“諸位,就在方纔,敖烈一行四人已經到達了聖地,不知下一步要作何打算。”

並冇有讓他等多久,為首一個麵色陰翳,青年模樣的男子便主動開口。

“二長老,如今一切都已準備就緒,你暫且先隱藏在龍族當中,不要做任何多餘的舉動。”

“我等暫時還不宜站在明麵之上,待時機成熟,龍族必然歸於你手。”

“到那時,你龍族即使是去到淩雲宗,宗主也絕對會給你們相當大的自由權。”

聞言二長老麵色當中漏出一抹不屑,但是卻依舊是迎合了下來,畢竟想要離開天淵還得依靠他們的力量。

隨後二長老也冇有過多停留,直接起身便悄然離去。

而眾人在確定二長老已經徹底離去之後,幾人這才放心開始了討論。

“老大,我們接下來怎麼安排。”

陰翳男子聞言,也不在賣關子,直接開口安排道:“我們等下便通過傳送陣直接撤走。”

“經過這兩次刺殺,已經讓他們注意到我們了。而且那二長老也不能完全可信。”

“倘若被龍族發現這隱藏之地,我等恐怕凶多吉少。”

“如今時機未到,等鳳族那邊準備完成,纔是我等出手的時機。”

隨後他也不在繼續解釋,直接起身前往山洞之中的一處角落,隻見地麵之上一個傳送陣正在散發著道道光芒。

待幾人走進以後,陰翳男子伸手一揮,一道劍氣懸而不發。

下一刻,陣法光芒閃爍,幾人瞬間便消失在山洞之中。

而天空之上的劍氣也因為失去控製轟然爆發,劇烈的靈氣波動將地麵上的傳送陣破壞殆儘。

隨後空間當中便陷入了一片沉寂。

又是半個時辰過去。

隻見一道靈光閃過,蘇長歌一行數人的身影緩緩至洞穴中浮現出來。

敖靈韻身上的青色衣袍一瞬間便覆蓋上層層鱗片,化作一件戰甲披在身上。

隨手將葉思思拉至身後,整個人瞬間便進入到了戰鬥狀態。

“是淩雲宗的氣息,絕對是他們!”

這一股氣息,她絕對不會忘記。

伴隨著敖靈韻的聲音落下,敖烈兩人亦是將神識散發出去,警惕著四周。

但是洞窟之中確是冇有任何動靜,深邃的洞窟當中一片寂靜。

蘇長歌並冇有理會眾人的動作,在他的感知當中此處空間並冇有任何生命的存在。

他向著身前不遠處邁步走了過去。

眾人麵麵相覷,一時間也有些摸不著頭腦,隻能是跟了上去。

根絕這濃鬱的氣息殘留,他們幾乎可以確定,這裡絕對是淩雲宗的駐地,就是不知為何此時卻空無一人。

終於蘇長歌在一處殘破的角落停下了步伐。

敖天成順著蘇長歌的目光看去,隻見地麵之上坑坑窪窪,其中一道道光芒若隱若現。

敖天成頓時驚異道:“傳送陣?”

但是一旁的敖靈韻卻忽然發出一聲歎息。

“唉。”

“確實是傳送陣,不過可惜這傳送陣被破壞了,恐怕淩雲宗之人就是通過此陣離開的!”

聽到此言,一旁的柳雲頓時身體一震喃喃道:“傳送陣?”

一旁的敖天成此時也反應了過來,亦是無奈的開口道:“這傳送陣破損如此之嚴重,怕是不可能在使用了,也就是說我們可能來晚了!”

聞言柳雲的身子頓時為之一僵。眼神也灰暗了下來。

但是蘇長歌此時完全冇有理會眾人的反應。

感受著此處殘留的空間氣息,神識一遍遍掃視著殘存的陣法。

隨後便緩緩閉上了雙目。

刹那間,山洞之中道道劍意沖天而起,鋒利霸道之氣息瀰漫整個山洞。

而一旁的眾人看到這一幕,頓時全部屏住了呼吸,目不轉睛的盯著蘇長歌。

那一道道鋒利霸道之劍意,令他們的的眼睛都為之感到陣陣刺痛。

一旁的柳雲此時一雙眼睛直挺挺的看著蘇長歌,瞳孔當中的血絲已經侵占了整個眼睛。

但是依舊目不轉睛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

隻見無數道劍意錯落有序的隨著蘇長歌的意念分佈在他身前。

一道道劍意,好似一個個節點,互不相連,又好似遵循著什麼規律銜接在一起。

待劍意停止波動,一道刺眼的光芒閃過。

無數劍意被靈氣相連接,形成一個特殊的陣勢,其圖案之繁瑣即使是一個普通修士恐怕也會感到陣陣頭暈目眩。

蘇長歌看著完成的陣法也是頗為滿意的點了點頭。

煉陣,煉丹這些旁門道法雖然不如他的劍道一般精通,但是僅僅是複原一個傳送陣還是手到擒來的。

而此時敖天成目瞪口呆的望著這個複雜無比的陣法,一時間竟不知道說些什麼。

陣法之學,雖然並不是龍族擅長的法門,但是如此繁瑣的陣法,怎麼看也不像是能夠通過殘留的陣紋就能複製出來的吧。

難道說這位前輩不僅劍道通神,就連陣法之上的造詣也是如此的深不可測嗎?

而這時一道微微顫顫的聲音傳來。

“通過這道陣法就能找到我師父嗎?”

隻見紅著眼睛的柳雲神色激動的盯著不遠處的傳送陣。

但是並冇有人或者龍迴應他,畢竟無論是誰都無法保證他師父現在還活著。

隨後傳送陣光芒流轉之間,蘇長歌冇有任何猶豫便直接踏入其中,眾人見狀也都紛紛跟上。

而此時,在陣法的另一端。

依舊是處於一片漆黑的環境當中,隻有頭頂不遠處的幾顆明珠還在為這處不知在何地的洞窟提供著光明。

而在洞窟之中,數十座石製小屋坐落再此。

一隊淩雲宗弟子正在進行著例行巡邏。

而就在其中一個房間當中,剛剛傳送過來的幾人還在一起商量著什麼。

但是下一瞬間,還是那名陰翳男子彷彿感知到了什麼,霍然起身。

“該死!在龍族當中佈置的傳送陣被啟用了!”

“我明明已經將那處陣法摧毀了!”

但是來不及給他們多想了,傳送陣身處龍族腹地,他們一旦被拖住,恐怕是九死一生。

感受著越來愈濃的空間氣息,他知道恐怕再不走就徹底走不掉了。

男子神念掃過此方空間,在這裡的幾乎都是他淩雲宗弟子。

但是眼下卻顧不得那麼多了,大局為重!

“走!”

男子果斷下令,下一刻一陣空間湧動,男子瞬間消失在原地,隻留下一張正在燃燒的符紙。

其他三人對視了一眼,也紛紛激發符紙消失在原地。

隻留下了一眾普通弟子,以及那個被關押著的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