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漸晚,敖靈韻山峰的府邸之中。

一行數人站在大廳之中。

敖天成對著蘇長歌拱手行禮。

“晚輩需要去準備關於會議之事,相信要不了多久便能得到結果。”

“今日便不多留了,告辭。”

隨後敖天成便緩緩退出了大廳之中。

看著依舊停留在大廳當中的眾人,敖靈韻便主動安排起眾人的房間。

好在府邸較大,房間倒也能安排的下。

柳姓師徒一間,敖靈韻母女一間,敖烈以及蘇長歌各自一間。

在眾人各自返回房間之後,府邸也緩緩陷入了寂靜之中。

當晚,聖地某座山峰之內。

二長老看著麵前的一道傳信,緩緩陷入了沉思。

傳信的內容十分簡單。

“明日晨時,於聖山之上召開會議,還請諸位長老務必到場。”

這便是敖天成在回去之後立刻便向全體長老發送的會議召開通知,但是讓二長老陷入沉思的則是另一道傳音。

來自淩雲宗的傳音。

“計劃不日便即將啟動,望二長老保證龍族安穩,等待行動開始。”

許久二長老緩緩回過神來,同時一道道傳音自洞府之中發出。

就這樣,暗流洶湧的一夜悄然流逝。

次日,清晨朝陽之下。

一座山峰穿破雲海,而在這山峰之上,一個巨大的平台鋪設在此。

平台之上則是一張巨大的圓桌,以及十張椅子擺放在桌子四周。

道道流光至天外飛來,降臨在平台之上,隨後均化為了人類模樣,走到屬於自己的座位前緩緩坐下。

不久之後,包括敖天成在內,龍族高層幾乎已經儘數聚集在此。

隻是在敖天成身旁不遠處還留有一張空著的椅子。

等待眾長老以及敖天成均已落座,一名長老率先挑起了話題。

“不知族長今日喚我等聚集在此究竟是是有何要事相商?”

敖天成環視了一下到來的八位長老,確定已經到齊之後這才緩緩開口。

“諸位應該都知曉,這天淵當中靈氣正在日益枯竭。”

“而我等在葉塵失蹤之後,卻一直冇有解決之方案,諸位可有解決之方案?”

話音落下,空氣當中便陷入一片寂靜當中。

也是,他們如果有辦法,恐怕早在葉塵之前就將問題解決了,也不用耗費大量資源去投資葉塵了。

寂靜並冇有持續多久,一道聲音便傳了出來。

“族長此次將我們召集在一起應該不是為難我等的吧?倘若族長有何想法儘管提出,我等必鼎力相助。”

敖天成滿意的看了一眼說話的那位長老,順著話便繼續開口。

“我確實有一個方法,不過需要我族秘寶相助。”

此言一出眾長老瞬間恍然。

“難怪族長將我等聚集在此,如果是因為此事動用秘寶,我等自然毫無異議。”

“不過能否請族長說明具體情況?”

敖天成緩緩點了點頭,將事情的前因後果娓娓道來。

但是他並冇有全盤托出,反而隱藏了蘇長歌能夠直接引來靈氣的事情,隻是說是傳授葉塵天罰靈劍決之人。

但是僅僅如此也引的眾長老的一陣喧嘩。

“倘若他真是葉塵之師,使用秘寶一試倒也未嘗不可。”

“隻是,他真的能夠掌控秘寶嗎?”

“肯定可以,葉塵當年都能夠掌控秘寶,更何況是他的師父了。”

“我看難,要知道這秘寶在我龍族數千年都無一人能夠掌控。”

“那葉塵當年不也是先失敗了,然後融合了祖龍精血之後,憑藉龍族血脈方纔勉強得到了承認。”

“現在我祖龍精血已經全部耗儘,他以人類之軀想要得到認可難度更是不可想象的。”

但是忽然一道聲音的出現卻讓眾人啞口無言。

“不管能不能成功,我認為都得去試一試,因此我讚同使用秘寶。”

眾人順著聲音望去,卻發現竟然是二長老率先發聲。

而眾人也自然冇有任何反駁的理由。

“我認為二長老說的對,這可能是我們最後的機會,無論成功與否都得去試一試,我也讚同。”

“我也讚同!”

“讚同!”

冇有任何意外,在坐八位長老全部表示了讚同。

敖天成環視了一下四周,意氣風發道:“既然如此,大長老如今閉關未出,他那一票依然由我表決,讚同!”

話音一落,一旁的二長老卻再度開口。

“既然如此,那麼將時間定在七日之後可好!我等也做一些準備,也請族長給那位前輩講解一下考驗事項。”

此話一出,敖天成略微思考了一下直接開口道:“三天吧,時間就定在三天後。”

聞言二長老低著頭沉思了一番,也冇有反對。

就這樣,會議緩緩落下了帷幕。

敖天成在結束會議之後冇有任何停留,直接便趕忙前去拜見蘇長歌。

一進門便看到了,葉塵盤坐在外,其周身湧動間竟是在突破築基之境。

一旁則是已經恢複了滿頭黑髮的柳文成在為其護法。

看到敖天成至天上落下,趕忙行禮。

“前輩現在正在大廳之中,龍王如若有事相商可直接前往大廳。”

傲天成點了點頭,便徑直前往大廳之中。

看著端坐在椅子上品著涼茶的蘇長歌,傲天成緩緩開口。

“前輩,時間已經定下來了。”

“三日之後,聖山之上。”

此言一出,蘇長歌打起了精神。

倘若他的推測冇錯,這所謂秘寶,應當便是這天地之靈。

不過因為一些不知名原因落到了龍鳳二族手中。

敖天成再度開口,“不過想要使用秘寶,還需經過一道考驗得到秘寶的承認。”

“也就是這一關,我龍族數千年都冇有任何一龍能夠通過考驗。”

“而這考驗對於非我龍族而言難度則會再度成倍提升。”

“即使是當年葉塵也是通過祖龍精血獲取龍族血脈之後方纔勉強過關。”

“哦?”

說道這裡蘇長歌終於是提起了興趣,大道之靈的考驗嗎?

“你可知曉這考驗考的是什麼?”

敖天成沉聲道:“不考修為,不考戰力。”

“它的考驗隻有一種。”

“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