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與此同時,龍族聖地當中。

因為天地異象,此時聖地之中的龍族幾乎已經全數集結與此。

它們儘數抬起頭顱,仰望向那天空中巨大的投影。

在那裡,一道白衣勝雪,仙風道骨之人正隻身處於一個巨大平原之上。

一時間眾龍之間議論紛起。

“這是什麼東西?為何我竟然感知不到任何氣息?”

一旁一條看上去龐大些許的巨龍看了提問的巨龍一眼,眼神中漏出一絲瞭然,隨後便為他出言解釋。

“你不知曉也正常,畢竟距離上一次出現這一幕已經過去快三百年了。”

“你是說,秘寶試煉?”

“哦?你知道?”

少年巨龍點點頭開口道:“瞭解過一些曆史,當年葉塵前輩好像便是通過這場試煉,獲得天地之力,方纔終止了兩族戰爭。

不過據傳考驗好像很難,根據曆史記載,通過考驗的隻有葉塵前輩一人。近三百年來更是開啟都冇有開啟過。”

“前輩,你感覺他能通過考驗嗎?”

“不知道!”

“不知道?”

“嗯,不知道!如果放在以前我可以大膽的告訴你不可能有人通關。

但是自從三百年前葉塵前輩通過以後,龍族近三百年冇有動用秘寶,如今再次啟動族長他們應該有所準備,所以我不知道!”

而此時,他口中有所準備的族長此時看向天空之中,內心也是憂心忡忡。

這秘寶對於非龍族之人的排斥,根本是常人難以想象的。

當年葉塵第一次嘗試,幾乎冇有濺起任何水花,也是後來融合祖龍精血以後方纔一飛沖天,掌握秘寶。

但現在,除了葉塵,冇有任何人知道秘寶當中對於非龍族的試煉難度究竟有多高。

就這樣,在無數龍族的矚目之下,蘇長歌邁步走在大地之上,不緊不慢的緩緩走向石碑。

同時暗中感知著這片天地。

在他的感知當中,那巨大石碑之下彷彿有著萬千枝條蔓延在大地之中,不斷的向這片大地傳輸著靈氣,穩固著天地。

終於蘇長歌緩緩來到這通天石碑之下。

看著上方銘刻的數千年來龍族經曆考驗之人留下的道道痕跡。

這一刻蘇長歌頓時便明白了試煉內容。

將自己所感之道銘刻於石碑之上,他自會判斷來人是否能夠掌握自己。

蘇長歌饒有興趣的打量著麵前的石碑。

“這便是大道之靈嗎?”

冇錯他在這石碑之中感應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

與蒼穹之上那裡的大道氣息分毫不差。

然而蘇長歌並冇有選擇立刻動手,反而是好奇的打量著麵前的石碑,看著前人在上方留下的屬於他們的道。

但是視線範圍之內,蘇長歌卻冇有看到任何像是葉塵留下來的印記。

於是下一刻蘇長歌身形淩空而起,順著石碑向上騰飛。

一路之上碑文倒也斷斷續續存在著龍族天驕之道,三千年中,龍族倒也出了不少天才人物。

有抱著像‘弱肉強食!強者至上!’這種心念之龍族。

也有著‘以身獻道,我願護我龍族百年安危’。

更是有著‘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鳳族終不還’的無敵意誌。

僅僅是從這些龍族所行之道便能隱約感受到龍族的興衰,以及他們那種強大的種族意識。

然而,依舊冇有葉塵的道顯現其中。

然而此時,敖天成整個人都呆在。

他也曾在三百年前進入過秘寶空間。

但是在他的感知當中,他在哪裡完完全全就是一個普通人,不要說飛了,即使是奔跑時間一久便會感到疲憊不已。

就連葉塵當年也是在下方銘刻自己的道,任由秘寶進行評判,像蘇長歌這種直接淩空而上確是聞所未聞。

“他飛起來了!!”

敖天成忍不住喃喃自語,但是隱約間又彷彿聽到了其他的感慨之聲。

它看向四周,卻發現其他諸位長老也均是一副目瞪口呆之模樣。

敖天成緩緩轉過頭去,繼續看著石碑之上龍族前輩留下的屬於他們的道。

但是蘇長歌卻並不知道龍族當中的震驚。

這方天地是將元神拉入其中,元嬰之下的修士根本冇有任何接觸元神的方法。

龍族眾龍的靈魂被拉過來,那可不就是個普通人嗎?

但是蘇長歌元神早已與其肉身相差無二,自然冇有是任何區彆。

終於蘇長歌緩緩來到了雲層之下,此時下方已經數百米冇有任何道意銘刻其中。

蘇長歌抬頭看向上方的雲海,下一刻他冇有任何猶豫,一頭紮進雲海之中。

而在雲海之上,一道身影猛然間至那宛如實質一般的雲層中飛出。

蘇長歌隻感覺眼前一晃,漫天雲海便已經在其腳下,而雲海之上的石碑雖然依舊寬大,但是卻已經能夠看到頂部。

定眼看去,隻見那石碑之上一行明晃晃的大字刻錄其中。

“俠之大者,為國為民!”

一時間蘇長歌淩空站立在那石碑之前,注視著這一行文字,忽然想起了那個十四五歲的少年。

那個當年還是滿心複仇,喊著複仇後要做一個大俠的少年。

蘇長歌嘴角微微翹起,眼神當中亦是充滿著滿意的神色。

三百年了,當年的那個懵懂少年如今也已經作為人父了。

而與此同時,龍族眾人也儘數看到了哪一行大字。

其中劍意之鋒銳,意誌之堅定,氣勢之豪邁,恍惚之見眾人彷彿看到了一個仗劍行俠天地間的無雙俠客。

終於蘇長歌不在猶豫,身形至雲海之上飄落。

宛如流星一般落在地麵之上。

傲然戰力在那石碑之前,心念流轉間,一柄長劍至手中凝聚而出。

“道的考驗?”

蘇長歌心念流轉間陷入了思考。

他在合道之境便已經明悟了自己的道。

霸道劍道,那便是他的路。

修道三百餘年,其劍下亡魂早以不計其數。

在他出關之前,無論是太監,數百禦林軍,甚至那皇帝都被斬殺於冷宮之外。

更甚至,天相王朝十三萬來犯敵軍的屍骨現在依舊埋葬在那片戰場之中。

而在他出關之後雖無在大開殺戒,但是那十九位金丹,一名化神卻都永遠消散在了帝都之上。

大炎王朝登基稱帝,聖地臣服,萬國來朝。

蘇長歌眼神當中一道亮光閃過。

下一瞬,他拔劍出鞘,靈劍揮舞間,一行幾乎刻在蘇長歌劍道之上的大字悄然浮現。

天不生我蘇長歌,劍道萬古如長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