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得敖天成趕至聖山之上。

隻見原本萬裡白雲的天空,此時已經被染成了一片赤霞。

而此處天空之上還殘留著一股恐怖餘威。

同時一聲炸響至天空之中傳來。

“敖天成,出來見我。”

而此時敖天成感受著天空之中的恐怖氣息,心中不由一涼。

二十多人,其中最弱也是金丹之境。

何況雖然那老婦的麵貌他不曾見過,但是那略顯熟悉的氣息,以及那強橫的氣勢無一不在表露著她的身份。

元嬰境!

而且,雖然其中數人的麵容他並不想識,但是那強橫的金丹氣息卻在無時無刻彰顯著他們的身份。

敖天成並冇有立即迴應,隻是在山峰之上靜候著龍族弟子的集合。

這個時間並不長。

由於大陣破碎之際的傳音,整個龍族此時已經儘數行動起來。

無數氣息紛紛淩空而起,感到聖山之下。

伴隨著人員越聚越多,越來越多的人發現了那天空之上淩空站立的眾人。

一時間陣陣不可思議之聲至人群當中傳出

“是鳳族金丹!”

“這怎麼可能!?”

“他們怎麼可能無聲無息的越過邊境防線的!?”

刹那間!

滿山遍野皆是一片嘩然!

所有龍族臉上儘皆漏出一抹驚恐之色。

鳳族金丹!

二十餘位鳳族金丹直接降臨龍族聖地!

如此恐怖的數量另所有人都為之窒息。

自古以來,金丹之境便是天淵當中絕對的頂級戰力。

平時最大的戰役也不過是數位金丹出手罷了。

任何一名金丹都足以稱霸一方。

二十餘名金丹淩空俯瞰,僅僅是氣勢之上便已經威勢滔天。

一時間龍族眾人紛紛色變,臉色儘皆蒼白無比。

而伴隨著龍族眾人聚集,天空之上的鳳族終於發出最後通告。

“敖天成,你若再不出現,休怪我鳳族不講情麵。”

隨後,肉眼可見的,一股恐怖至極的氣息至天空之上緩緩凝聚。

一陣陣奪目光輝隨之散發出。

光輝之下,敖天成身旁一道身影緩緩浮現而出。

“天成,你可有通知那位前輩嗎?”

敖天成緩緩遙了搖頭。

“前輩昨日開始閉關,山峰之中劍意瀰漫,我根本無法進入。”

敖飛塵盯著天空之上那道恐怖氣息緩緩凝聚。

“那也就是說,隻能等兩日之後前輩出關嗎?”

“兩日嗎?”

敖天成亦是抬頭看著天空之上的景象,內心當中卻泛起一絲苦澀。

如今龍族護山大陣依然消散,想要靠一群築基弟子,以及他們八個金丹,想要阻止對方無疑是螳臂。

敖天成看著天空之上,眼神當中依然流露出一絲決然。

“龍族弟子聽令,冇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擅自出手。”

“天成!你……”

“老祖,我希望你也能不要出手,對方冇有出手,怕是鳳族已經落入淩雲宗之手,而如今對方恐怕也還有掌控我龍族之意。

他們的目標隻是我而已,老祖可暫時隱忍,不過兩日,待前輩出關一切自然都不在是問題。”

話音落下,感受著天空當中越來越恐怖的氣息,傲天成不在猶豫,身形緩緩離開地麵。

他很清楚目前局勢。

對方淩雲宗攜鳳族高層幾乎傾巢而出,根本不會給他任何拖下去的機會。

一旦等到對方動手,龍族絕對死傷慘重。

但是事情真的會如他的意嗎?

在敖天成的命令迴盪在天空之中之前。

下方龍族儘管麵待驚恐之色,但卻無一人退宿,紛紛站的筆直,嚴陣以待。

但是伴隨著敖天成的命令下達,下發龍族臉色的驚恐驟然間煙消雲散。

取而代之的確是濃厚的不可思議!

這一刻他們甚至感覺到了一絲荒謬。

不能動手?什麼意思難道他們堂堂龍族,天淵霸主竟然要不戰而降?

一時間眾人竟是僵在了哪裡,不知該做何反應。

然而,就在敖天成準備淩空而起,英勇赴義之際。

一道命令至龍族之中傳開。

“所有人,舉起武器,我龍族寧可站著死,豈能跪著生!”

聲音落下。

刹那間,下方一股股氣勢沖天而且。

縱然與天空中的恐怖氣息相比起來,他們顯的是那麼薄弱。

但是數百築基之氣勢也絕對不容忽視。

龍族向來是一個驕傲的種族。

而此時對於敖天成這位族長的命令,他們自然更傾向於第二道命令。

“寧可站著死,豈能跪著生!”

“寧可站著死,豈能跪著生!”

一聲聲震耳欲聾之聲至眾龍族口中傳出,並且越來越震耳欲聾。

敖天成剛剛起身的身影驟然間僵硬在原地。

隨後猛然轉身,一雙眼睛瞪得通紅,直盯盯的怒視著剛剛到來的五名長老。

“三長老!你當真以為我不敢下令處死你們嗎。”

冇錯下達此命令的正是三長老,六長老等五位戰隊淩雲宗之人。

敖天成因為,敖靈韻山峰之中的變故,以及鳳族來襲,還冇有定下對他們的懲罰。

但是麵對著敖天成的憤怒,幾人卻都已經渾然不在乎了。

“無論族長如何處置我等,我等都無任何怨言,但是族長當真要讓我龍族以如此屈辱的方式苟且偷生嗎?”

“族長此舉,與我等臣服淩雲宗有何不同?”

麵對幾人質問,敖天成張了張口竟想不出任何反駁之語。

是啊,兩種都是臣服,都是以龍族驕傲為代價換取生存。

這其中唯一的卻彆就是自己要獻上生命罷了。

看到敖天成沉默不語,幾名長老相視一眼再次開口。

“而且族長,你看看我龍族眾人,他們如今舉起武器當真是因為我等命令嗎?”

“我相信,倘若族長真的要堅持,隻要你一聲令下,我相信他們絕對不會再次將你的命令忽視一旁。”

“不過,族長,您真的要這麼做嗎?”

話音落下,敖天成回首望向下方一個個神情激奮的眾龍族。

縱然因為環境原因,眾龍族現在儘數化作人形聚集在聖山之下。

但是眾人氣勢之洶湧之間,無比澎湃的戰意直衝九霄。

敖天成到達嘴邊的命令卻怎麼也無法開口。

隨後他將目光轉向了一旁的敖飛塵。

隻見敖飛塵伸手一甩,一柄長槍出現在他的手中。

“碰!”

伴隨著槍桿落地發出一聲脆響,敖飛塵的聲音亦是緩緩傳出。

“天成,龍族是驕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