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音落下,一道浩瀚劍意至其體內轟然爆發。

“轟隆隆!”

刹那間,天地色變。

無窮劍意奔湧而出,化作一道道劍意流光奔湧而出,停留在虛空之上。

下一刻,一道巨大的天地投影憑空而出。

隻見一柄貫穿天地的長劍至虛空當中浮現,仔細看去,這竟與那小世界當中的長劍分毫不差。

此時它竟是借蘇長歌浩瀚之劍意,現身此世。

與此同時,無窮之威勢至蘇長歌體內爆發,頃刻間霸道之意誌便將厲宏盛以及其他二十餘人的金丹氣勢驅散一空。

天地之間僅剩那霸道之劍意。

下一秒蘇長歌身影至巨劍之上出現。

腳踏劍柄,淩駕蒼穹之上,白衣勝雪,分毫不染。

長髮飛舞間,麵色無悲無喜,俯瞰著下方眾人。

“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

話音至每個人心間迴響,攝人心魄。

厲宏盛等淩雲宗眾人臉色頓時驚變,放眼望去儘是滿目驚恐。

“這怎麼可能!”

“這股氣息,化神!!”

“他竟然是化神。”

“不可能!這個世界怎麼可能出現化神!”

“你絕對不是下位麵之人!”

一時間厲宏盛麵色頓時蒼白無比。

到了他這個境界他深深明白化神與元嬰絕對是兩個世界。

即使是他憑藉著秘法達到了半步化神,但是在真正的化神眼中恐怕比之普通修士冇有什麼不同。

一群螻蟻罷了。

但是事已至此,厲宏盛驟然發出一聲爆喝。

“都全力出手,化神有如何,我等全力出手未嘗冇有一站之力。”

下一刻,厲宏盛猛然間加大了靈力輸出。

一時間本就遮蔽天空的火龍捲再度擴張,同時再度劇烈旋轉起來。

越來越強烈的鳳炎,再度將蘇長歌籠罩其中。

一時間就連包圍著蘇長歌的鳳族麵對那巨大的火龍捲都要退避三舍。

隨著眾鳳族退開,天空之上的形勢出現在了每一位龍族眼中。

隻見那天空之上,一道巨大火龍捲遮蔽了整個天空。

原本圍著龍族聖山的鳳族等人,此時在漩渦周圍不斷的吐息加強著鳳炎。

而那火龍捲之中隱隱更是有著道道秘寶光芒閃過。

如此恐怖的威勢引得眾龍族心驚膽戰。

生怕那火龍捲衝入聖山之中,那時候必然生靈塗炭。

不僅如此。

“如此恐怖的威勢,前輩真的頂得住嗎?”

“不知道!”

這一刻,就連敖天成內心當中都升起了幾分不確定。

此等攻勢實在太過駭人聽聞。

即使身處陣法之中,那恐怖的高溫依舊讓他們滿頭大汗。

忽然,一道輕吟迴響在天空之中,隻見一道流光至天外飛來。

仔細看去竟是那日天地靈氣凝絕而成的三尺長劍。

下一刻,長劍驟然突破火龍捲,掛在蘇長歌腰間。

蘇長歌身形至巨劍之上淩空而起。

下一刻,蘇長歌伸手放在劍柄之間。

伴隨著蘇長歌拔劍揮動。

下一刻,那已經化作通天巨劍的劍意隨意而動。

以火龍捲為中心橫斬而去。

隻見那巨劍瞬息之間便將龍捲攔腰截斷,同時天空之中的眾人身上劃過。

下一刻。

“轟隆隆!”

伴隨著天地一聲炸響。

那貫穿天際的火龍捲轟然消散。

厲宏盛以及淩雲宗數名弟子那堪比龍鳳的巨大身形宛若漏氣的氣球一般急速縮水。

隨後化為原本模樣。

下一刻在厲宏盛那一雙瞪大的雙眼之中,其身軀竟是直接斷裂開來。

並且一股霸道無比的力量還在侵蝕著他的身體。

一時間,天空之中無數血雨落下,傾灑在龍族之人身上。

感受著血液當中蘊含的澎湃靈氣,龍族眾人一時間呆若木雞。

任憑誰都冇有想道。

天空之中如此恐怖的招式,竟是連蘇長歌的衣角都冇有傷到。

而且還被蘇長歌用如此輕描淡寫的方式一劍斬殺。

真正的一劍破萬法。

“嘶!!”

反應過來的龍族之人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看著漫天血雨,瞬間感到一陣頭皮發麻。

“一劍斬殺鳳族全部金丹!!”

“前輩當真足以稱得上當世劍仙!”

“天不生我蘇長歌,劍道萬古如長夜!劍仙之稱前輩當之無愧!”

終於天空之上的血雨緩緩消散。

而此時龍族聖山之上早已淪為一片赤地。

沖天血腥之氣瀰漫整個龍族。

“鳳族完了……”

敖天成看著眼前這一幕,終於是能掙紮著至地上起身。

其傷勢在龍族天龍之陣的法力加持的恢複之下,終於是能夠勉強起身了。

環視著周圍鳳族之人的身軀,一時間有些恍然。

那個與龍族做戰了上千年的鳳族,如今高層已經儘數殞命與此。

冇有金丹高層的掩護,即使龍族不出手,鳳族也終究不複輝煌了。

天淵的戰爭終究還是落幕了。

一時間敖天成看著天空之上,那在血雨之下依舊白衣勝雪宛如謫仙的飄然身影,竟是愣在了原地。

而在遠處,敖飛塵與鳳族老祖也是不約而同的一同停手。

三千年了,兩人相爭也已經三千於年了。

眼下鳳族以滅,其老祖亦是大壽將近。

一時間敖飛塵竟有了一絲兔死狐悲之感。

而那鳳族老祖,愕然間回首,看著龍族聖地之中的腥風血雨,一時間也是有些癡了。

眼神之中悲意瀰漫,身形更加佝僂了起來。

冇有嘗試逃走,隻是呆呆的站在虛空之上,凝視著聖地當中鳳族屍骸。

而敖天成待的天空之中血雨降完,站在原地注視著厲宏盛的屍體。

一時間天地之中陷入了一片寂靜。

冇有人打擾敖天成,厲宏盛的屍體也不見變化。

許久之後,蘇長歌的聲音悠悠傳來。

“你還要裝到什麼時候。”

裝?

聞言龍族眾人之中瞬間引起一片嘩然。

“元嬰期生命力竟然強橫至此嗎?”

“身體都被兩斷,劍氣侵蝕依舊能夠長時間保持不死嗎?”

“不……不可能吧!”

而眾人嘩然之間。

厲宏盛的身體驟然出現了變化。

一道虛影至其屍體之上緩緩浮現,一道惱怒之音也隨之傳出。

“你當真要對我淩雲宗趕儘殺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