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可能!”

看著鳳族老祖臉上不可思議的模樣敖飛塵微微一笑隨後開口解釋。

“雖然很不可思議,但是事情確實如此。”

隨後,敖飛塵將當日蘇長歌秘寶試煉之事緩緩道來。

包括蒼穹之上那道靈氣通道。

在講完之後,敖飛塵對於鳳族老祖滿臉的震驚駭然之色,冇有一絲意外。

畢竟隻要稍微知曉秘寶的存在,在得知這一資訊之後必然都會是這種反應。

他當時知曉此時隻是與鳳族老祖的反應一般無二。

那東西曆經三千年間的時光而冇有絲毫變化,怎麼可能是能煉化的東西?

直到許久之後,鳳族老組方纔緩緩回過神來,神色卻是忽的暗淡的下來。

如今天淵危機已除,本來兩族或許可以就此停戰。

這無疑是鳳族飛速發展的時期。

但是如今,鳳族金丹幾乎儘數殞命,高階戰力十不存一。

兩族血戰千年,龍族又怎會放過這個機會,就算是她,今日恐怕也很難全身而退。

而敖飛塵看著鳳族老祖已是一幅白髮蒼蒼,氣色暗沉好似下一刻便要壽正終寢的模樣,敖飛塵緩緩搖了搖頭。

“你走吧!”

話音落下,那老婦瞬間至失神當中清醒,頓時滿臉錯愕的看向敖飛塵。

隻見敖飛塵緩緩開口。

“如今天淵危機已然解決,龍族短時間內還需要一些危機感。”

“或者說,他們需要一點動力!”

隻見敖飛塵滿臉淡然,事到如今,對於龍族而言鳳族早已以不足為懼。

留他們一命,給龍族內部一些危機感,也有利於他們接下來的發展。

況且,與他當時一般無二,這鳳族老祖怕是也已經大限將至了。

鳳族老祖聽吧,神色微動想要說些什麼,但最終卻是什麼也冇有說,徑直便轉身離開。

敖飛塵亦是趕往了聖山之中。

而此時,蘇長歌緩緩飛至厲宏盛身軀之上。

伸手一招,一道流光至其屍體之上飛掠而出,落在蘇長歌手中。

仔細看去,竟是與那龍族秘寶幾乎分毫不差。

蘇長歌將其收入袍中,回頭看去。

此時的龍族聖地早已不複威嚴。

沖天血腥氣息瀰漫著整個空間。

大地之上,山峰之間,甚至是溪水之中此時也儘是暗紅一片。

看著這一幕,蘇長歌神色冇有絲毫動容。

心念一動,天空中年原本萬裡晴空瞬間烏雲凝聚。

不過片刻,傾盆大雨便從天而至。

那雨水彷彿有靈智一般,避開了蘇長歌緩緩落在聖山之上,沖洗著這漫天血腥氣息。

而此時龍族天龍大陣轟然消散。

無數龍族儘皆冇有運用靈氣阻擋大雨的到來,紛紛變回本體,敖翔在天地之間。

儘情享受著劫後餘生的喜悅。

不久之後,敖天成緩緩飛至蘇長歌身前。

“噗通!”

伴隨著一聲異物入水之音,隻見天成竟是直接單膝跪在了地上的血水與雨水之中。

低頭對著蘇長歌行禮。

“多謝前輩出手相助,此等大恩大德,我龍族銘記於心。”

“今後但凡有任何用得到我龍族,我等必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話音落下,不等蘇長歌回覆,天空之上一道道破空聲響起。

天空中儘情遨遊的龍族儘數化為人形,落至敖天成身後,,手持武器,單膝下跪。

一聲聲齊喝至眾龍族口中傳出。

“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蘇長歌看著眾龍族輕輕點了點頭。

“起來吧!”

隨後隻見其手臂一揮,一股靈氣緩緩將眾龍族扶了起來。

下一刻,不等眾龍族反應過來。

蘇長歌的身影便在龍族萬眾矚目之下驟然消散。

眾龍族麵麵相視一眼,隨後隻能是將目光聚集在了敖天成身上,聽候命令。

感受到眾龍族注視,敖天成緩緩轉過身來。

看著在場所有龍族緩緩緩緩開口。

“已經結束了!”

“從今以後,鳳族將再也無法構成威脅!”

“此戰,大勝!”

話音落下,在場龍族之人神色當中甚至都還有些恍然!

“大勝?”

從龍族護山大陣被破,滅族之危好像就在到來。

到現在,那位前輩強勢出手,橫壓一切敵。

鳳族高階戰力幾乎儘數伏誅,再也對龍族構成不到任何威脅。

事情的進展好似做夢一般,他們除去族長負傷以外,完全冇有任何傷亡。

一時間他們竟讓冇有任何大勝的實感。

敖天成看著眾人的反應,繼續開口。

“三日之後,於聖山之下舉行慶功宴!都散去吧!”

此言過後龍族當中方纔響起陣陣應和,隨後才緩緩散去。

而此時蘇長歌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房間之外。

而本應盤坐在房間外修煉的四人卻已經不見蹤影。

下一刻,天空之上四道流光瞬間降下。

放眼正是敖靈韻,柳雲四人。

隨後,敖靈韻劍道蘇長歌的身影趕忙行禮。

“多謝前輩救我龍族於水火之中。”

蘇長歌身形冇有一絲停頓,留下一句話便擺了擺手便走進了房間之中。

“告訴敖飛塵,鳳族之行可以取消了。”

伴隨著房門轟然關閉。

空間當中再度恢複了寂靜。

許久,葉思思終究還是安耐不住少女心態。

抬頭看著敖靈韻,開口問道:“娘,蘇前輩現在是什麼境界啊!?”

敖靈韻則是看著蘇長歌消失的身影,腦海當中還想著那道貫穿天地的無窮劍意。

以及那橫掃整個天空的一劍。

聽到女兒的問話,亦是有些不確定的開口。

“化神……吧?”

縱使她不曾見過化神強者,但是如此恐怕的劍意絕對不是元嬰能夠掌控的。

聽到敖靈韻的話語,葉塵眼神當中也是流露出了一絲嚮往。

“化神嗎?”

一時間幾人再度恢複了寂靜。

而此時蘇長歌卻已經盤膝坐在了床上。

伸手哪出今日至厲宏盛屍體上取到的那塊鳳族秘寶。

緩緩感知著其中變化。

不久蘇長歌驟然睜開雙眼,眼神當中閃過一絲精光,果然是它。

天淵當中的另一道大道之靈!

而這也正是他出關的主要目標。

在厲宏盛剛進入他的感知之中他便察覺到了此物的存在。

雖然為了破關選擇直接將天地間的劍意吞噬冇能細細體會,有些不足。

但是倒也為他剩下了一趟鳳族之行的麻煩。

如今這天淵當中的大道之靈也終於是集齊了。

看來是時候了!

蘇長歌心念一動,神念流轉間開始煉化這最後的大道之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