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係統提示音落下。

“轟隆隆!”

一股浩瀚的力量狂湧入蘇長歌的丹田氣海。

第一次殺人獎勵的五百年修為,以及剛剛獲得的一千年修為,被係統一起派發。

一千五百年的修為猶如汪洋,將蘇長歌淹冇。

他需要時間來消化這股龐大的修為。

另一邊。

柳從戎留下主持大局,從皇親國戚中挑選新的皇位繼承人。

柳千雁則刻不容緩地返回北疆。

天相王朝將軍來勢洶洶,她必須儘早返回北疆,鎮守國門!

眨眼間,十天過去。

冷宮中一陣異動,磅礴的氣息從中席捲開來。

蘇長歌終於煉化了一千五百年的修為。

【宿主:蘇長歌】

【修為:築基期大圓滿】

【佩劍:鎮國靈劍】

【劍道裡程:悟道劍修】

【累計拔劍次數:7856300】

【請宿主積極拔劍,變得更強!】

一千五百年的功力,直接將他的修為推到築基期頂峰。

蘇長歌取出一粒金光璀璨的丹藥。

這是係統獎勵的結丹靈藥,聽名字便知是助他突破築基,結成金丹的靈藥。

蘇長歌將其吞服。

浩瀚的藥力在他體內擴散,他繼續盤膝閉目,抱元歸一,衝擊金丹期。

這一閉關,又是一月過去。

這一個月裡,大炎王朝並不平靜。

柳從戎剛剛擁護蘇長歌最小的皇弟稱帝,王朝百廢待興。

同時,北疆戰事吃緊。

天相王朝來勢洶洶,大將軍丘如龍親率二十萬鐵騎攻打北疆。

得了靈氣復甦機緣的丘如龍潛心修行二十年,如今修為極其恐怖,能力壓柳千雁。

幸好北疆城地勢險要,易守難攻,暫時能抵擋天相王朝大軍。

但根據探子來報,丘如龍不日便將率領二十萬大軍強攻北疆城。

北疆城將領憂心忡忡。

丘如龍來勢洶洶難以抵擋,若北疆城被破。

那天相王朝的軍隊便可長驅直入大炎王朝境內。

屆時必定生靈塗炭!

……

曆經一個月,蘇長歌終於消化了結丹靈藥的浩瀚藥力。

在他丹田中,一顆璀璨金丹逐漸凝成。

在金丹凝成之際,蘇長歌感受到一絲阻力。

阻力來自北淵王最後一道殘存執念。

這一道執念雖然無法阻止蘇長歌結成金丹,但卻是一顆隨時會爆炸的炸彈,將來或許會演化為心魔,阻攔蘇長歌修煉之路。

斬除執念,勢在必行!

蘇長歌開始回憶北淵王記憶裡和執念有關的畫麵。

時間倒回三十三年前。

北淵王遠離京城,來到北疆。

那時,他隻不過是一個鐘鳴鼎食的王爺,對沙場,對人命,毫無敬畏。

那一日,他隨北疆大將軍出城禦敵,遇見了此生最大的宿敵——丘如龍!

蘇長歌通過記憶看到了那個人。

肌肉虯結的臂膀,鐵塔般的身軀,冰冷弑殺的眼神。

僅僅在遠處看著,北淵王便感覺自己被一座大山壓得喘不過氣起來。

“哈哈哈哈!這是哪兒來的毛頭小子,也敢出來迎戰本將軍!不知死活!”

記憶畫麵裡,丘如龍猙獰大笑,策馬揚刀殺向他們。

那一戰,他們輸的很慘。

初上戰場的北淵王被殺得丟盔卸甲,狼狽不堪地逃回城內。

從此,丘如龍成了他的夢魘。

直到第二年,在一場禦敵戰役中,大將軍率領眾將士出戰。

那一戰極為險惡。

“黃毛小兒!本將軍先殺你祭刀!”

一把重刀迎麵劈來,北淵王被嚇得膽戰心驚,連逃都忘了。

但這一刀,被大將軍擋下。

可大將軍也因此被敵將尋到機會,連捅三刀。

“王爺!戰場殘酷,北疆十萬士卒無人想死,卻無人怕死。”

“因為在我們身後,是我大炎王朝百姓,是我大炎王朝秀麗江山。”

“王爺……本將軍先走一步了。這北疆城,便交給你們了。”

帥帳之中,撐到擊退敵軍歸來的大將軍躺在北淵王懷中,不甘死去。

憤怒、悲傷、悔恨、殺意……

多種情緒瀰漫到蘇長歌心頭。

從那之後,北淵王便以斬殺丘如龍為目標,勤學苦練!

從排兵佈陣到刀槍劍戟,北淵王以飛快的速度成長起來。

三年之後,北淵王再見丘如龍時,已有了還手之力。

五年之後,北淵王已能和丘如龍分庭抗禮!

北疆士卒在他的帶領下,戰無不勝,力克數百次敵軍入侵。

丘如龍也將北淵王視為人生宿敵。

兩人屢屢拚殺,都想將對方斬於刀下。

隻可惜,北淵王還未能替大將軍報仇雪恨,便被打入冷宮。

記憶到這裡停止。

蘇長歌的身體有了變化。

金丹結成之後,一個寶劍模樣的胚胎在丹田中凝聚。

係統提示音響起。

【叮!宿主金丹已成,神級劍體、神級劍心、神級劍胎、神級劍道正在融合!】

“是我以前獲得的獎勵!怪不得我總感應不到它們,原來是不到金丹無法融合。”

蘇長歌閉目沉神,默默接受著融合。

三天之後。

丹田中的小劍胚胎凝聚完成。

神級劍心、神級劍胎、神級劍體、神級劍道全部融合完畢!

【叮!宿主已成先天大道劍體!觸發特殊獎勵!】

【恭喜宿主進入天人合一意境!】

轟!

係統聲音落下,蘇長歌腦海炸開。

他感覺自己的靈識已經脫離了**,飛到天際之上,融入大道之中。

這一刻,他進入了無比玄妙的狀態。

他俯瞰大地,心念一動便可前往任何地點。

“不如去北疆看看?”

心念所至,鬥轉星移。

眨眼間蘇長歌便看到了北疆,看到了此刻正勢如水火的疆場。

北疆城外,二十萬大軍來勢洶洶。

北疆城上,北疆士卒視死如歸!

蘇長歌看到兩個熟悉的身影。

一個是站在城牆之上嚴陣以待的柳千雁,另一個是率領二十萬大軍的丘如龍!

“哈哈哈哈!”

“二十年前,北疆有北淵王與本將軍分庭抗禮!”

“可惜你大炎王朝皇帝猜忌多疑,將其打入冷宮!”

“如今本將軍又潛心修煉二十年,這北疆城中還有誰能和本將軍一戰!”

丘如龍猖狂地放聲大笑。

他身上瀰漫著滔天殺意和淩厲威勢。

身後二十萬士卒煞氣沖霄!

“煉氣期五重天!”

蘇長歌一眼便看穿丘如龍實力。

這等修為雖看不入他的眼中,對柳千雁卻是大麻煩。

柳千雁修行時間尚短,如今不過才煉氣期三重天。

北疆城危在旦夕!

天人合一意境持續時間極短,蘇長歌感覺眼前畫麵一花,靈識便已迴歸**。

他陡然睜開雙眼!

“噌!”

整個人如寶劍出鞘般鋒銳。

斬除北淵王最後執唸的機會來了!

蘇長歌起身,打開殿門,眺望北方。

“北淵王,今日我便助你完成夙願,你泉下安息吧。”

話音落下,北淵王的執念便如活過來一般。

“戍守邊疆,斬殺敵將!揚我大炎國威!”

蘇長歌感受到了北淵王的昂揚戰意和沖霄豪情!

“好!”

蘇長歌豪情萬丈,磅礴的劍氣自蘇長歌身上席捲開來,衣袍無風自鼓。

他拔出鎮國靈劍,朝北方遙遞一劍!

刹那間,劍氣噴湧,猶如大河奔流!

天上的雲層風雲變幻,劍氣如虹,浩浩蕩蕩!

這一劍,橫跨山河九萬裡,直奔北疆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