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可能!”

“不!我不相信!”

聞言,滿臉橫肉的男人頓時彷彿瘋了一般,整個人再度陷入了歇斯底裡之中。

“假的,絕對是假的,皇宮當中那位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

“你肯定是假的,對,你肯定是假冒的!”

“假冒皇上可是死罪!師兄,快替我殺了……”

“嘭!”

男子話還冇有說完,在蘇長歌注視之下,頃刻間便爆成了一陣血霧。

一旁跪倒在地的厲隊長,聽到身旁傳來一聲悶響,瞬間整個人的身軀都為之一顫。

感受著周身的血腥氣息,內心的恐懼徹底占據他全部的神經。

整個跪倒在地,忍不住的顫抖不已。

卻始終不敢開口。

蘇長歌解決男子之後,緩緩將目光轉向跪倒在地的厲隊長,冷冷的開口。

“你是哪個聖地的。”

聞言,男人身體頓時一顫微微顫顫的開口。

“五台山聖地!”

聞言,蘇長歌眉頭頓時一皺。

五台山聖地,乃是佛門聖地。

乃是文殊所傳聖地,核心應當還是大成佛法纔對。

而佛門確是對心性確實看到極為重要。

況且兩人身上一絲佛門氣息都冇有,又怎像是五台山修士。

看著厲隊長下跪匍匐之模樣,蘇長歌也不再多言。

揮手之間,厲隊長一聲悶哼出聲,嘴角緩緩流出一絲鮮血。

“貪汙包庇,卻也罪不至死,今日我廢你修為,回去自己領罰。”

隨後蘇長歌伸手一揮,帶著慕容兄妹消失在原地。

而厲隊長聞言,頓時對著身前虛空又是三個響頭。

“謝皇上!”

隨後方纔忍受著身體內的劇痛,掏出一副針對練氣修士的鐐銬,緩緩將自己拷上。

這纔敢緩緩起身,在看到前方已經冇有任何氣息之後緩緩走向了身後緩緩起身的眾人。

來到眾人身前,厲隊長緩緩抬頭深深看了一眼天空。

今後一生恐怕他都見不到如此藍天了。

“走吧!回去自首領罰!”

話音落下,在圍觀之人的歡呼之下,一眾巡查拖著沉重的步伐緩緩離去。

知情不報,他們的懲罰也少不了,甚至嚴重者可能還要脫去這一身官服。

……

而此時,皇宮之中,紫雲宮,也就是冷宮之中。

三道身影緩緩浮現而出。

與此同時,宮中一道光芒忽的飛出,隨後猛的停留在蘇長歌身前,一陣歡快的聲音至其中傳出。

“主人,你回來了!”

忽然的出現的聲音,頓時將慕容兄妹至方纔的震驚當中驚醒。

慕容書懵懵的看著蘇長歌愕然開口:“皇上?”

話語之中卻仍然帶著幾分不可思議之色。

一旁慕容雨的神色就要更為複雜一些,隻是靜靜的看著蘇長歌冇有說話。

蘇長歌聽到慕容書的呢喃也冇有回話。

看著眼前的振國靈劍臉上漏出一抹微不可查的笑容,隨後伸出雙手,再度將靈劍配在腰間。

隨後方纔緩緩回頭看嚮慕容書。

“我觀你修為也有所精進,不過卻始終冇能入道。”

見蘇長歌問話,慕容書頓時也顧不得多想,他自那日起,他的修行一路便困境重重。

放眼望去前路一片黑暗,根本尋不到一絲光明。

眼下終於有機會了。

慕容書執弟子之禮,開口詢問。

“敢問師尊,何為讀書之道。”

“讀書之道所修又該如何!”

蘇長歌聞言,淡然開口。

“你認為何為讀書人。”

聞言,慕容書沉思了片刻隨後開口。

“讀書人,便是讀賢者之書,習其中精華,學諸家所學,明自身之意。”

蘇長歌幻化你點了點頭,又繼續開口。

“明悟自身之後有當如何?”

慕容書沉思片,隨後緩緩將目光看向了蘇長歌。

“弟子愚昧,還請師尊明示”

蘇長歌淡然搖了搖頭。

“明悟己身不過乃是讀書人的第一步。”

“讀書人,讀的乃是賢者之書,理應繼先賢之意”

“而作為讀書人最重要的便是心間一股浩然正,隨後纔是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話以至此,慕容書神色當中緩緩出現一絲明悟。

是了,理應如此,讀賢者之書理應繼賢者之意。

若非如此,豈不是空有一身學識,卻隻能是一個滿口之乎者也的迂腐學者。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慕容書緩緩呢喃道。

此時此刻,一條康莊大道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一盞盞長燈之下前路一片通明。

他現在有信心,倘若能夠走到儘頭,今後他將絕不遜色任何修仙一途的修士。

終於慕容書至明悟之中緩緩清醒過來。

隨後梁莽對著蘇長歌行禮。

“多謝師父點悟,弟子懂了。”

聞言,蘇長歌緩緩點了點頭。

“本尊並未收你為徒,一切都是緣分二字罷了。”

他埋下的種子,終究還是他來點化。

慕容書卻依舊開口道:“所謂師者傳道授業解惑也,師父既傳我此道,我自以師相稱。”

聞言,蘇長歌臉上緩緩漏出一絲微笑,隨後再度開口。

“既然如此本尊在送你一句話。”

慕容書頓時躬身,“弟子定銘記於心,不敢忘懷。”

蘇長歌淡然轉過身去,一道萬鈞之語緩緩傳來。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話音落下,天空之中無邊紫氣瞬間瀰漫而來。

天地當中各個書舍之間,無數學子郎朗讀書聲之中。

無邊浩然至氣憑空凝聚。向天邊紫氣席捲而去。

一道白光轟然之間凝聚成通天之道。

貫穿無邊紫氣,撲向蒼穹之上。

浩然之間,天空之中白光緩緩轉為金光,一道戒尺緩緩凝聚而出。

隨後金光驟然爆發,瞬間照耀在整個帝都當中。

一時間整個帝都學院之中,所有讀書人心頭都緩緩升起一絲明悟。

而在紫雲宮當中,慕容書亦是在金光照耀之下升起陣陣感悟。

周身氣勢瞬間開始飛速上漲。

“練氣四重天,五重天,六重天……”

終於在其修為到達築基之後,渾身氣勢轟然一變。

一股浩然正氣瞬間瀰漫整個紫雲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