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儒道成功現世,整個世界的讀書人徹底陷入了狂歡。

儘管眾人尚且未知前路如何,但總歸有了方向。

當夜,無數求道著紛紛收拾行囊,邁出家園,踏上了求道之路。

而與此同時紫雲宮中,慕容書亦是緩緩清醒過來。

雖然之前他在突破築基,但是對於當時發生的一切卻也不是一無所知。

數月之前,他與自己的妹妹歸家途中遭遇襲擊,倘若不是機緣巧合,他此時怕是隻剩一身骨頭了。

而在今日,他更是以築基修為入道,成為了第一個真正踏上儒道之人。

這一切的一切,都拜一人所賜。

看著蘇長歌緩緩睜開雙眼,慕容書頓時便要跪謝。

隻是蘇長歌輕輕揮動衣袖,便阻止了他的動作。

儘管如此,慕容書依舊彎腰行禮。

“師父大義!晚輩替天下讀書人謝過師父!”

作為第一位踏入儒道之人,他有資格暫代天下讀書之人說出這一句話。

而蘇長歌也隻是靜靜的受下這一禮。、

在慕容書講完之後,一股靈氣湧動間將其托起。

下一刻,隻見蘇長歌緩緩向前伸出一隻手淩空虛握。

刹那間,天地道韻凝絕而來。

在慕容書目瞪口呆隻間,一柄戒尺凝聚而出。

而其樣式竟與天空之中那柄戒尺一模一樣。一

一時間慕容書的語氣都有些顫抖。

“前……前輩,這是?”

“不過是一柄仿製品罷了。”

蘇長歌話語當中透漏著一絲淡然,隨手將其送至慕容書手中。

“憑藉此物,你即使對上普通金丹應該也能不落下風。”

慕容書剛剛平複的心情瞬間瘋狂跳動起來。

金丹!

絕對的世界頂級戰力。

但凡達到這一境界無一不是一方霸主。

感受著手中的充斥著無儘浩然正氣的戒尺,心中緩緩升起一抹不可思議。

這時蘇長歌的聲音緩緩傳了過來。

“明日上朝,你在宮外等候傳令。”

話音落下,慕容兄妹頓時麵色詫異的看向蘇長歌。

“上朝?”

……

第二天,金鑾殿大殿之中。

蘇長歌高座龍椅之上,麵色平靜。

而在其下方,所有文臣儘數跪倒在地。

“吾等多謝皇上天恩,為吾等讀書之人明道!”

“無妨,希望眾卿還能夠早日得道,也好為我大炎王朝增添一分助力。”

聞言,諸多文人神色頓時一震,神情都高昂了起來,彷彿得了莫大的賞賜一般。

“我等必傾儘全力!”

看著眾人的梵音蘇長歌心中亦是滿意的點了點頭,輕聲開口。

“好,既然如此,眾卿平身!”

話音落下,眾人麵麵相覷之下,再度發出一道聲音。

“皇上,我等還有一事相求!”

聞言蘇長歌微微抬了抬手,示意眾人開口。

堅持,他們也不再猶豫。

“皇上,如近儒道初成,我等愚昧,還請皇上點撥,我等如何才能踏上儒道!”

話音落下,眾人紛紛再拜,異口同聲道。

“還請皇上點撥!”

而蘇長歌看到這一幕卻冇有絲毫意外。

嘴角微微漏出一抹微笑緩緩開口。

“傳,慕容書!”

話音落下,一道道聲音響起,直達殿外慕容書耳中。

聽到傳話,慕容書再次整理了一下衣冠,緩緩邁步向前,步入大殿之中。

而此時隨著慕容書的到來,一瞬間全場的目光儘數轉向了這個‘陌生人’。

隻見慕容書邁步走至眾人身前,隨後便對蘇長歌微微行禮。

“草民慕容書,見過皇上!”

而蘇長歌隻是麵色平靜的開口迴應。

“無需多禮。”

“眾卿,今日之後,便由他來教導諸位邁入儒道。”

話音落下,眾文臣看著略顯稚嫩的慕容書,一時麵麵相覷儘皆失語。

要知道他們現在以凡人之軀能夠站在大炎王朝的金鑾殿之中,哪一個不是學識淵博,名聲顯赫的人物。

而如今卻要讓他們向一個來曆不明的毛頭小子求學,這豈不是在羞辱他們。

“皇上,我等任何一位學識恐怕都要遠勝於這位,不知他要如何教導我等?”

聞言蘇長歌不急不緩開口,“眾卿認為,何以為師。”

眾人不佳思索的便給出了答案。

“自然是達著為師!”

“但是此人看上去卻不似學識遠勝於我等之人。”

“是啊,而且我等任何一人在年齡之上恐怕都要長他不少,傳出去豈不惹人笑話。”

一時間,小聲的喧嘩之聲,緩緩響起,而蘇長歌坐在上方卻冇有任何動手的意思。

慕容書看著蘇長歌平靜的表情,想起蘇長歌的安排,終於也不再猶豫。

手中戒尺靈光一閃,一陣浩然之氣憑空而出,慕容書空中緩緩吐出二字。

“安靜!”

話音落下,瞬息之間,整個空間瞬間陷入一片寂靜。

無論眾臣如何開口,都發不出任何聲音。

意識到這一點之後,眾人瞬間將目光再次移嚮慕容書。

眼神之中震撼之意無以言喻。

儒道!

如此清晰的浩然正氣,這絕對是儒道力量!

一時間眾人對於慕容書的態度瞬間便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但是隱約之間眾人臉色依舊有一些難看。

對於讀書人而言,讓他們對著一個小了自己數十歲的青年以老師相稱,他們依舊有些羞愧之感。

見狀,蘇長歌再度開口。

“眾卿認為,何以為師?”

話音落下,場下眾人頃刻間陷入了一片寂靜。

慕容書看著眾人沉默不語的模樣,腦海中浮現出昨天蘇長歌的教導。

一道聲音至其口中傳出。

“所謂師者,傳道授業解惑也。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如是而已。”

“是故,弟子不必不如師,師不必賢於弟子。”

話音落下,場上所有之人瞬間將目光轉移到慕容書身上,感受著這兩句短語之間的深厚內涵。

蘇長歌那個看著這一幕臉上也漏出一抹滿意之色。

暫時由慕容書帶領他們走上儒道,無疑是當前最佳的選擇。

如今這一幕也不枉他昨天的教導。

“既然如此眾卿可還有異議?”

而這一次,眾臣終於是心服口服,臉上再無抑鬱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