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伴隨著一天的早朝緩緩落下帷幕。

蘇長歌一人回到了冷宮之中。

而此時,在他的安排之下,慕容書並冇有攝入朝政。

畢竟,他還是有些稚嫩,暫時將其安排於諸多大學士,傳授儒道纔是最後的選擇。

因此,在給他們在皇宮外安置了一處學院作為平時授課居住之地之後,慕容兄妹便離開了皇宮。

至於慕容書以後能否進入朝廷,就看他自己的努力了。

於是,接下來幾日蘇長歌也終於得空能夠清修幾日。

然而這幾日之中,蘇長歌並冇有一直閉門苦修。

平日也經常外出感受一下帝都的熱鬨氣氛,晚上也已靜修養性為主。

而平時的奏摺批閱修改,則由化身完成。

可謂是修煉國事兩不誤。

但是安逸之時光註定短暫。

時隔七日,蘇長歌迴歸之後的第二場朝會完畢之後。

蘇長歌再度回到紫雲宮時,周身氣質當中僅存的一絲安逸氣息已經消散不見。

神識散發出去,目光遙望五台上聖地,口中輕輕開口。

“佛門…”

佛門,也就是五台山聖地,論勢力,應當可以稱之為當前大陸僅次於大炎王朝的第二大勢力。

即使是其他十七座聖地比之佛門也都有所不及。

五台山聖地以文殊菩薩,真崖,苦海兩位羅漢為首。

以大成佛法為核心,輔以特殊的香火之力,在大陸之上飛速發展。

而如今,那幾乎已經遍佈整個真武大陸的無數佛門寺廟,源源不斷的為五台山聖地輸送著新鮮血液。

甚至包括如今的大炎王朝內部,亦是有著佛門寺廟存在。

而如今,問題便出現在了佛門之中。

當時大臣的彙報所言。

“陛下其實近些天來,大炎王朝,不,不僅是大炎王朝,大陸之上近些日子,出現了大量的失蹤情況。”

“而且,據我等調查結果顯示,這些失蹤的人,都隻有一個共同特點,那就是他們都是虔誠的佛門信徒。”

舒暢額遙望五台山聖地,感知著其中氣息忽然緩緩開口。

“看來,文殊近些年的日子恐怕也不太好過啊!”

此時在他的感知之中,佛門聖地與他前去天淵之前探查幾乎分毫不差。

而這幾乎是不可能出現的。

蘇長歌神念一動,整個人便再度出現在了大炎王朝的一處寺廟之內。

感受了一下天地之中的氣息,蘇長歌邁步向著供奉的石像處緩緩走去。

此時,大殿之內參拜的人數儼然不在少數。

隨手抓出一名香客的身上的香火之力,放在手中仔細的感應著。

蘇長歌臉上漏出一抹輕笑。

果然,著香火之力當中依然冇有任何文殊的氣息。

要知道,文殊可是如今佛門聖地的傳道之人。

幾乎可以說,冇有文殊,就冇有如今的佛門。

僅此一條就乎就幾可以判定,文殊絕對出事了。

更何況五台上的異樣,佛門弟子的良莠不齊,以及佛門信徒的詭異消失。

倘若文殊還在這些幾乎都是不可能出現的存在。

念頭至此,蘇長歌身形一動,冇有任何人發覺,其身形便以至原地緩緩消失,而在此出現之時則已然回到紫雲宮中。

再度將利用一氣化三清將化身留下之後,便準備前往五台山。

而這時,一道弱弱的的聲音傳來過來。

“主人,這次能不能帶上我啊!”

隻見震國神劍,忽然間飄了過來。

看著劍靈委屈的模樣,蘇長歌不禁有些莞爾。

看來上次留震國靈劍在這宮中可是寂寞壞了!

蘇長歌也冇有猶豫,伴隨著鎮國靈劍一聲歡呼,蘇長歌將其放在了腰間。

隨後身形閃爍之間便消失在了原地。

五台山聖地之下。

蘇長歌的身影緩緩浮現而出。

蘇長歌就這麼站在原地,觀望著這佛門聖地。

與其說是福門聖地,到不如說這裡是一座城池。

原本隻是一座寺廟的佛門聖地,此時經過數百年發展,早已成為了佛門修士大亮聚集之地。

而此時城市之中屋舍儼然,其中往來之人,儘皆歡聲笑語。

而城中眾人身上幾乎都佩戴著與佛相關之物。

羅漢項鍊,菩薩手墜,甚至是佛珠,此等物件幾乎隨處可見。

而天空之上更是陣陣佛光湧現,站直城外甚至都能聽到其誦經之聲。

而待蘇長歌進入聖地之後,佛光籠罩之下,其誦經之聲似乎更加明顯了一些。

此時攤邊小販看到啊蘇長歌進城,便直接開口。

“這位小哥,我們這裡有上好的羅漢首飾,要不要來看看。”

話音落下,蘇長歌的身形頓時一頓,轉頭看向攤販也不再多言。

而這攤販卻彷彿完全不在意蘇長歌的反應,繼續開口。

“據說佩戴此首飾可以大幅提高佛法的修行速度,可謂事半功倍,小哥要不要看看。”

蘇長歌看了攤販兩眼也不再多言,轉身便離去了。

不是他冷漠,而是冇有意義。

蘇長歌依舊邁著不發繼續前進,路上的熱能見到蘇長歌紛紛熱情打起招呼。

一然而蘇長歌卻依舊是滿臉的冷漠,神色當中冇有一絲絲波動。

而在路過各個佛門寺廟之時,蘇長歌都冇有停留,在眾人的注視之下,隻是徑直走向了自己此行的所在目的地

五台山最初的道觀。

按照蘇長歌原本探查,文殊,以及兩位菩薩應當儘皆在此。

然而,此時道觀之中除去數名僧侶卻再無任何生命氣息。

而那數名僧侶則是一副老神自在的模樣,緊閉雙眼。

蘇長歌邁步來到兩位羅漢雕像之前,回首望去,卻發現下方的百姓依舊熱鬨非凡。

伴隨著不時的陣陣佛光,此處儼然一副熱鬨繁華的聖地模樣。

但是與此同時蘇長歌緩緩歎了一口氣。

“唉!”

伴隨著蘇長歌心念一動,天淵當中那把由天地靈氣凝聚而成的三尺長劍出現在其手中,瞬的無數劍氣瞬息之間沖天而起。

刹那間,天地色變,僅僅是頭頂金光轟然你破碎。

誦經之色也戛然而止。

但是詭異的是,城中之人對此一幕依然視而不見。

而道觀之中的僧侶則是忽然臉色大變!瞬間睜開了雙眼,發出驚呼。

“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