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成毅不能接受在蘇邈麵前丟人。

在蘇邈和那個男生分彆離開之後,餘成毅帶著安然回了公司,立刻派人去學校去調查安然的學曆真偽。

他就不信了。

一個被他信任了幾年的秘書,學曆是假的?

他時而在朋友麵前嫌棄蘇邈一個名校出來的不夠乾練,順帶著誇讚自己的秘書各頂各的優秀;

結果,他的秘書竟然在原則問題上欺騙了他。

不多時,人力資源部總監喪著一張臉回來,證實了安然的學曆證書是偽造的。

多餘的話,餘成毅一個字都不願意說。

他看了人力總監一眼,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人力總監的心沉到了穀底。

這不僅僅是把人開除那麼簡單,他們人力部所有人這麼多年都冇發現安然的學曆有問題,背調也冇做好,全都要扣錢。

他們把仇恨全都集中在安然一個人身上。

大公司的人力資源部都是有圈子的,回去之後,他一定要在圈子裡好好把安然這個事兒說透了,以免其他家中招。

彆人家中不中招還是次要的,最關鍵的是要把安然的名聲搞臭,斷了安然以後的生路。

誰讓安然害他們被罰錢呢。

秦寧站在一旁目睹了一切。

餘總是如何得知安然的學曆是偽造的?

她纔剛剛把證據蒐集到手,準備在關鍵時刻給安然致命一擊,餘總竟提前把問題解決了。

安然下台後,首席秘書的位置就是她的了。

秦寧竊喜。

餘成毅心情不好,對待工作自然嚴苛。

恰好秦寧送上的檔案中出現披露,他拿起檔案夾朝秦寧身上摔去。

“做檔案不知道認真一點,你看上麵的金額,小數點點得位置對嗎?”

秦寧看見餘總帶著安然怒氣沖沖回來,做表的時候的確分了心,造成了失誤。

她從容不迫道,“這份數據是安秘書之前給我的,涉及金額我不敢動,是我的錯。”

安然平時冇少以官威壓製下麵的秘書,但凡餘總對她們態度好一些,安然的敵意就更重。

趁著還能踩安然一腳的機會,秦寧纔不願意放過。

餘成毅對安然最後的念想也冇有了。

愚蠢!

他懶得再看安然一眼,嫌棄道,“趕緊去人力資源部辦手續去吧。”

安然先詫異的看著小白花模樣的秦寧,而後又錯愕的看了看被她奉為男神的餘成毅。

餘總聽信一麵之詞,連調查都不屑去做。

那份表格她見都冇見過,怎麼就是她給秦寧的?

秦寧甩鍋的痕跡不要太重!

她頓時明白了。

安然冷笑,“餘總,蘇邈說得不錯。為什麼隻要有人把臟水潑在我身上,你就認定那是真的?在你心裡,證據根本不重要吧?”

安然是等不到餘成毅的答案的,餘氏集團頂層的安保等級,她臨走前算是見識到了……

安然悔不當初。

蘇邈說得對;

有時間應該往自己身上鍍金,她就是頭拱地的給餘成毅乾到天荒地老,在餘成毅眼裡也僅僅是一個工具人而已,根本就不會因為她的優秀而多看她一眼。

相反,一旦有人拎出她的錯處,她連工具人都不配做。

實際上,蘇邈纔不蠢;

起碼蘇邈年紀輕輕這麼快就看清楚了餘成毅的真麵目,早早提出離婚,及時止損。

而她的職業生涯,廢了……

*

蘇邈帶著兩天的成果回家,打算讓爺爺再指點一二。

黃叔把她放在門口,恰好碰見旁支的叔叔蘇遠超和他的女兒蘇青從彆墅裡走出來。

蘇遠超笑著跟她打招呼,“邈邈回來啦?聽說你回來住了。”

蘇邈像個尋常小輩,如常跟叔叔打招呼。

她心裡明白,蘇遠超這趟來,隻怕是為兒子蘇晨打探訊息來了。

蘇邈突然迴歸,從蘇晨手裡搶走了項目,蘇晨肯定想知道究竟是出於什麼原因。

蘇遠超和蘇青在蘇氏集團的占股比例非常小,他們以探望的名義來看她爺爺,拉拉家常,會比蘇晨來問自然許多。

心裡設防,但麵上依然是笑模樣,蘇邈問:“叔叔來了怎麼冇到飯點就要走啊?”

“尷尬唄。”蘇青好不容易撿到說話的機會,還是個能揶揄蘇邈的機會,自然要多說幾句。

“現在不走,等會兒吃飯要是提到蘇家大小姐,我們還不知道說的是誰呢~”

蘇邈微微眯了下眸子,視線掠過兩人往裡麵瞄了一眼。

似乎還有客人……

她想起來了,就是這個時候父親帶回來一個私生女。

父親自覺虧欠那個女兒太多,還要把名下的大量資產都轉移給那位,因此氣得她母親最後以最極端的辦法,跟犯糊塗的父親同歸於儘。

蘇邈當時嫁給了餘成毅,一心覺得父親的資產愛給誰給誰,母親跟她抱怨的時候,她還不愛聽;

如今她能理解母親的心情;

最親的,還是家人。

母親在乎的也不是財產,而是父親的心竟然偏向外人。

母親一心為她,她還偏說不稀罕那些財產。

蘇青生怕蘇邈聽不明白,補充道,“遠峰叔年輕時候真風流倜儻啊,今天領回來一個女兒,也不知道過陣子會不會再領回來兒子。”

自己父親犯錯,也輪不到他人指摘,蘇邈冷冷掃過蘇青的臉,嚴厲道,“你哥要是早點派你這嘴去《盛世龍庭》勸動遷戶,也不至於失去項目。”

“你!”

蘇遠超趕緊拽住女兒,狠狠橫了她一眼,怕她再多說什麼惹怒蘇邈。

《盛世龍庭》的矛盾都被蘇邈拿到明麵來說了,看不出來蘇邈已經生氣了麼?

蘇青已經失去了能撈錢的項目,淪為無事可做的閒散人員,這時候不彎腰討好蘇邈,還敢得罪她?

蘇遠超給蘇邈重新翻譯了一下蘇青的意思,“你蘇青妹妹也是擔心你,邈邈你趕緊進去看看,我看嫂子挺激動的。”

蘇青還不服氣,抓緊機會說:“何止激動?我看那樣子是要發瘋!”

“閉嘴!”蘇遠超喝道。

蘇邈挑眉,“有我在,我媽不會有事的。”

她冷冷的看著蘇青,“我爸就是三天兩頭往家裡領私生子女,股份我們平攤,也能保證下輩子衣食無憂。”

“ca……”

蘇青暗罵。

她被狠狠的內涵到了。

他們旁支股份少,為了讓她哥在蘇氏集團擁有一定話語權,分到她那裡本來就微薄的股份,還被家裡長輩強勢劃給她哥了。

蘇青看似是蘇氏集團的一份子,她連股份都冇有,其實根本抬不起頭。

蘇邈,你等著!

希望你真的不怕被新來那個死丫頭分走股份吧!

蘇邈走後,蘇遠超給兒子打了通電話過去,“趕緊想辦法毀掉挪用安置費的證據,蘇邈跟宋廷安好像談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