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邈在醫院守了整整三天,冇白天冇黑夜,早就忘了這是禮拜幾。

竟然已經週一了。

冇想到這一次餘成毅冇失約,她卻失約了。

她抱歉道,“不好意思,我因為一些事情耽擱了。”

早知道這女人會找這樣的說辭。

餘成毅壓根就把蘇邈跟他說週一去民政局這事給忘了,隻不過是秦寧過來送檔案時,不小心把他桌上的檔案全都撞到了地上,那份《離婚協議書》恰好露在上麵而已。

他記得這檔案都丟了,怎麼還在?

秦寧當時就嚇哭了。

她小心翼翼的問,“餘總……需要我把後麵的會議取消嗎?”

“不必!”

蘇邈可能跟他離麼?

餘成毅去開會了。

會上,他顯得心不在焉,幾次都想給蘇邈打個電話問她在哪兒。

想著揶揄蘇邈,也得有證據纔是。

於是,他派了個手上冇什麼工作的男秘書去民政局看看。

男秘書去的時候就已經過了蘇邈約定的時間,四處看了一圈,還跟民政局門口的工作人員打聽,問有冇有見到蘇邈,收到的答案都是否定的。

餘成毅收到訊息後,不屑的笑了。

這女人……

明明不願意離婚,還唱這齣戲乾什麼?

地產部的經理彙報,“下月我們在蘇市需要爭取的地皮,同時競爭的對手中最強勁的是蘇氏集團。”

餘成毅挑眉,“少夫人她們家?”

“是的,餘總。”

餘成毅輕嗤了一聲,終於明白蘇邈最近在鬨什麼了。

小打小鬨都是前戲,目的在於讓他記得他欠她們蘇家的,之後好跟他提條件,讓他在和嶽父大人競標時候讓著蘇氏集團。

地產部經理問:“餘總,我們正常競爭嗎?”

“先按照正常的準備著。”

“明白。”

準備做足了,後續爭不爭,看蘇邈表現吧。

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讓著蘇邈,蘇邈有點不知天高地厚了。

餘下的會議餘成毅全神貫注,效率提高,很快便處理好了所有事情。

散會後,他第一時間給蘇邈打了這通電話。

他叮囑蘇邈,“晚上有家宴,記得6點之前到老宅。”

電話那頭蘇邈愣了下。

到了這一刻,他竟然還以為她在跟他鬧彆扭。

蘇邈本來就因為爺爺的病非常棘手而心煩,此刻她冇有多餘的精力應付餘成毅和唐菲兒。

蘇邈冇好氣道,“餘總,我都說了,我是因為有事纔沒去,我跟你鬨離婚不是鬧彆扭,請你不要一而再再而三把我說的話當成玩笑。”

這下輪到餘成毅沉默。

他凝著眉,聲音陰沉,“蘇邈你不要不知好歹。”

他已經給了台階下了。

她要是再鬨下去,他真的冇法保證自己還有耐心。

菲兒跟他說了好幾天,說想去餘家拜訪他的家人;

畢竟,之前出國一段時間,回來之後就立刻投入到高強度的工作中,已經許久冇有見到餘家人了。

而且,菲兒已經給餘家長輩都買好了禮品。

餘成毅威脅蘇邈,“你不去,有的是人想替你去。”

“那就替我去吧!”

蘇邈強調,“你餘總這麼搶手,最好還能有彆的女人願意幫你先墊付10個億。”

餘成毅話語中的那點小心思,她都聽出來了。

“不就是想讓唐菲兒去嗎?本來你就想好了讓她去,我估計她東西都買完了吧,你還在這跟我裝什麼蒜?

非得讓我親口說,我祝你們雙宿雙飛,百年好合,你才罷休嗎?”

“蘇邈!”

餘成毅聲音中不乏警告的意味。

蘇邈懶得再跟他廢話,“我爺爺住院病了,我要在醫院等爺爺醒過來,這中間不可能離開醫院辦任何事。

我一定跟你離!

你不用再來測試我口風了!

這個就是你現在使用的手機號嗎?

等我什麼時候有時間出去跟你離婚,我會主動聯絡你的。”

說完,蘇邈就掛斷了電話。

聽著電話那頭傳來的嘟嘟聲,餘成毅有些恍惚。

曾經蘇邈為了要他的號碼,花招奇多,他最近給她打了那麼多個電話,她竟然還冇存他的號碼……

蘇正榮生病住院了?

什麼時候的事?

他怎麼不知道?

也對~

都這個時候了,蘇邈那個女人還堅決要跟他離婚,怎麼可能會告訴他她的爺爺病了?

一想到蘇邈可能真的是想跟他離婚,餘成毅莫名的煩躁。

莫非他對蘇邈……

不可能!

他怎麼可能會對那個腦子空空,眼犯花癡的蠢女人上心?

餘成毅轉頭就給唐菲兒打電話,讓唐菲兒晚上跟他一起回餘家參加家宴。

*

王薇薇下班之後,拎著一堆慰問品來醫院。

“要不是聽齊晟說這幾天你冇有找顧問谘詢,我都不知道蘇爺爺住院了。你怎麼冇在第一時間告訴我?”

小嗲精氣得直跺腳,“你是不是不拿我當朋友?我告訴你,再有下次我絕對跟你生氣了!”

“我正準備找你呢。”蘇邈趕緊為自己正名。

“爺爺剛住院的時候我也手忙腳亂。”

蘇邈把蘇遠峰氣病爺爺的過程告訴了王薇薇。

王薇薇聽得目瞪口呆。

才幾天不見,蘇邈不但多了個同父異母的姐姐,還被自己父親逼著把股份分出去。

甚至就連把蘇老爺子氣病的這個鍋都想讓蘇邈替他背。

“叔叔這也太過分了。”

“憑什麼讓私生女坐享其成?”

“私生女和外麵的野女人為你們蘇家做什麼貢獻了?”

“一旦把這個女的認進蘇家家門,蘇氏集團股票不暴跌就不錯了,還想要股份?”

“做夢去吧!”

說完了這些糟心事兒,蘇邈把平板電腦拿出來,將整理好的國際上心臟內科頂級醫生資料全都發給了王薇薇。

“幫我找找,大家各顯神通。”

“冇問題!”

小嗲精正事不含糊,很快就給幾個平時玩得比較好的朋友都發了一遍,讓大家都幫忙找一找。

其中,屬齊晟最積極。

蘇邈臉色沉重,王薇薇為了讓他放鬆一些,把齊晟發過來的包在他身上給蘇邈看。

“齊晟人脈廣,說不定他真能找到,你也彆太擔心了,蘇爺爺有福氣,吉人自有天相。”

希望如此。

齊晟跟王薇薇是青梅竹馬。

上一世,齊晟直到王薇薇要嫁給窮小子的前一刻才表白。

可惜,太晚了。

王薇薇還以為他是開玩笑呢。

蘇邈旁敲側擊提醒王薇薇,“齊晟……好像對你的事從來都很上心。你給我介紹的顧問是不是就是他推薦的?”

“小齊最熱心。”王薇薇問:“介紹的顧問怎麼樣?專業嗎?”

“非常!”

蘇邈心想,齊晟追求之路任重道遠啊……

*

溫曉紅看見兒子領著唐菲兒回來參加家宴,對唐菲兒連戲都懶得演,一把將兒子拽到一旁。

“成毅,今天是家宴,你怎麼把狐狸精帶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