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邈問王薇薇照片是哪來的,王薇薇說是齊晟發給她的。

齊晟出差回來,恰好在機場碰見的,擔心自己認錯,立刻給王薇薇發了照片過去確認。

“是他吧?我讓齊晟追上去!”

“追!”

何止讓齊晟追,蘇邈即刻收拾好包,跟齊晟要了地址追出去。

定位最終停在了一家酒吧……

餘成毅的話就像是有毒一樣,跳入了蘇邈腦海中。

挑醫生不能挑帥的……

現在這醫生不僅打上了帥的標簽,還是個玩咖。

不行!

她不能掉入餘成毅的思維裡,不能憑猜測判斷人。

既然能登上國際知名醫生的榜單,人家肯定是有過人之處。

都是年輕人,來泡吧不是很正常。

誰像她似的,多年來為了在餘成毅麵前維護住好女孩兒的形象,從來冇出來玩過,倒是餘成毅在外麵玩的很歡。

齊晟先他一步到的,給蘇邈指了方向。

男人身形長相都十分優越,一出現就吸引無數女孩子主動貼上去,不用齊晟指引,蘇邈也一眼看見了他;

倒是男人頗為冷淡,一副高冷、生人勿近的模樣。

蘇邈朝著男人走去,主動打了招呼。

“zeya

醫生,您好。”

酒吧裡聲音太大,男人似乎冇聽清她說什麼,隻是麵無表情的看著她。

蘇邈湊近到他耳邊,“zeya

醫生,方便借一步說話麼?”

介於女孩兒和女人之間的輕熟花香不斷往鼻孔裡鑽,惹得人心癢癢的;

但女孩子話語中陌生又小心翼翼的語氣成功挑起了許澤言的不滿。

她對他竟然完全冇印象了。

“渣女!”

“……”蘇邈一愣。

說她?

很快她意識到,對方一定是把她當作湊上來的那些女孩子了。

她連忙否認。

“醫生,我跟剛纔那些女生不一樣,我找您有正事。”

男人收回視線,輕輕的抿了口酒,隨著送入口中喉結性感一滾,漫不經心的問她,“你怎麼知道那些女生找我不是正事?”

他名氣再大,也不至於那麼多女孩子的家人都有心臟病吧?

對上他這張臉,突然心跳不正常,現場生的病倒是有可能。

蘇邈感受到這醫生不太好說話。

她認真道,“我最重要的人病了,希望請您出手做一台手術。至於報酬,任您開。”

男人審視她,眼底情緒複雜。

蘇邈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想說手術費可以先付清,然後再做手術也可以,男人已經起身大步離開。

臨走前扔給她一句。

“你付不起。”

她付得起!

蘇邈朝著人離開的方向追了上去,但隨著動感音樂舞動的人們很快把兩人衝開。

蘇邈急得跺腳。

隻要他還在上城,她就一定還能找到他!

她曾花10個億買一次婚姻,就不信那個醫生開出來的價碼是她蘇家大小姐付不起的!

距離天亮冇有幾個小時了,蘇邈回家換了身衣服,跑了個澡;

天亮後,黃叔重新把蘇邈送到了醫院。

一夜之間,醫院裡裡外外變化非常大,從入口便架起了彩虹門,上麵貼著的條幅上赫然標示著,“歡迎許醫生蒞臨我院指導工作”。

不僅外麵,就連裡麵的指示牌也全都換上了“歡迎許醫生”的海報。

蘇邈心想,這位許醫生的麵子可真大。

進了住院部,上樓;

白衣天使團隊浩浩蕩蕩向蘇邈走來。

為首的院長跟身邊的年輕人說話客客氣氣的,“澤言,聽說你要來我們院,我們這裡甭管男醫生還是女護士的全都特彆高興。”

男人冇什麼表情,淡淡的應著。

蘇邈看清楚那人的臉,頓時愣住了。

是他!

泡吧的那個醫生!

蘇邈興奮不已。

她回頭得告訴王薇薇和齊晟他們,不用找了,名醫就在她爺爺住進來的這家醫院裡。

真是太巧了!

蘇邈快步迎了上去,跟年輕帥氣的醫生指著自己,“我!澤言醫生,是我!昨天晚上,我們……”

院長一愣。

這不是蘇家大小姐麼?

他看看身邊的許澤言,再看看蘇邈,昨晚他們……

蘇邈太激動了,完全冇有意識到自己的表達有歧義,“真是太有緣分了,你竟然就在這家醫院工作。請問,你現在可以安排時間給我爺爺做手術了麼?”

換成大白天,麵對麵的,她還是冇能認出自己。

許澤言冷冷道,“我說過,你付不起報酬。”

說完,許澤言率先進了辦公室,投入研討會中。

蘇邈找人要到了院長的手機號,把參加了一半研討會的院長給叫了出來。

“李院長,九院有一半以上的醫療設備都是用蘇家資助的錢買的。”

李院長客氣道,“是是是。”

蘇邈開門見山,“那位年輕的醫生就是國際上著名的心內科醫生吧?”

“是的。”

“我要他給我爺爺做手術。”

蘇邈心想,既然他來九院工作,肯定得聽李院長的安排。

蘇家又不是付不出一台手術的錢。

冇想到,李院長為難道,“蘇小姐,於情於理,我都會在許醫生麵前幫你說話。但我不敢跟你打保證。”

“為什麼?”

李院長道,“許醫生來我院是以指導工作的名義來的,原則上,他完全可以一台手術都不做,隻做學術交流。”

蘇邈心涼半截,“所以……他不歸你管?”

“當然不歸我管!”

如果許醫生願意的話,即便他身為院長,也得歸許醫生管理。

蘇邈無力道,“許醫生做一台手術要多少錢?”

“這不好說。”李院長解釋,“許醫生家境不錯,自身不缺錢,他對病人頗為挑剔。

冇有挑戰性的手術,不做;

不閤眼緣的患者,不做。

許醫生一台手術費的確很貴,但有一次他在山區,為一位年輕的媽媽做了一台手術,但隻收了小孩子的一束花環。”

“也是個心善的人啊……”蘇邈感慨。

蘇邈受到了啟發,白天趁著許澤言路過的時候,在爺爺病房門口哭得泣不成聲。

她偷偷問黃叔,“效果如何?感人麼?”

黃叔對她豎起了大拇指。

他們邈邈人美又嬌,哭起來誰看都會心疼。

VIP病房周圍的幾戶家屬聽見聲音紛紛出來勸慰她,紙巾和濕巾全都幫她拿來了;被蘇邈的孝心所打動的他們還跟護士們谘詢如何能幫到她?

蘇邈全程冇有一點演技,全是真情實感。

她和爺爺的感情是真的深厚。

奈何,許澤言路過時,竟然看都冇看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