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紅唇得意的揚起唇角,溫曉紅取出手機給蘇邈看了一段視頻。

視頻中,溫曉紅熟稔的跟洋人醫生打招呼,聊日常,似親密無間的朋友。

溫曉紅怕她愚蠢的腦子聽不懂,特意翻譯給她聽。

“總之,我與國際上知名的心內科約翰醫生是多年摯交好友,隻要我開口,約翰醫生就會安排時間飛到國內給蘇老先生會診、手術。

蘇邈,現在就看你怎麼選擇了。”

約翰醫生……

蘇邈回憶了下,這位叫做約翰的醫生的確在國際知名心內科的行列內,她的資料裡有這一號人物。

不過,這位的手術成功率,遠不及許澤言。

所以,溫曉紅是來威脅她的?

蘇邈挑眉,既然對方嫌她蠢,她就故作聽不懂的樣子,“什麼意思?”

溫曉紅徹底冇了耐心。

蘇邈是真傻還是在這跟她裝傻呢?

不管了!

因為勸她不要離婚,她最近已經跟蘇家低好幾次頭了,任誰經常做這樣的事都會覺得累。

蘇邈現在對於餘氏集團來說還有價值,就算蘇邈想離婚,也絕對不是現在。

當初主動拿出十個億要嫁給她兒子的時候,忘了?

以為他們餘家是她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

今天不給她點顏色,教教她規矩,溫曉紅都白做一次婆婆。

“蘇邈,國際上大多心內科名醫都是隸屬某個家族工作的,你想請都請不到;

如果你還想讓蘇正榮那個老不死的活命,就乖乖帶成毅進蘇氏集團,讓成毅快速幫你掌控蘇氏集團,也好整合兩家資源,儘快讓餘氏集團進入北方市場。”

蘇邈眉眼帶笑,“溫女士,約翰在該項手術上的成功率僅有70%而已。”

溫曉紅不屑道,“70%就足夠了。

你現在不接受我的條件,蘇正榮隻能接受國內的醫生給他做手術;

我可聽護士說,國內的醫生手術成功率僅有30%左右,其中還要評估患者的身體機能等等;

你覺得蘇正榮那個老東西,能抗得過去?

你要用他的命去賭麼?”

蘇邈聳聳肩,“我當然不會用我親愛的爺爺的命去賭,畢竟我爺爺對我來說比任何人都重要。”

溫曉紅冷笑,“既然如此,就痛快兒的給我寫一份保證書,保證你半個月之內帶成毅進入蘇氏集團掌權!

隻要你做到讓我滿意,我就幫你請約翰醫生來一趟。”

蘇邈危險的眯起了眸子。

又拖到半個月之後了;

還要看情況,讓她滿意的情況下?

越聽越離譜了呢?

從始至終,溫曉紅隻讓她承諾,自己卻一點兒承諾都冇做。

這不免讓蘇邈懷疑,她到底認不認識那位約翰醫生?

溫曉紅被她盯得後背發毛;

人在說謊不自信的情況下容易露怯,溫曉紅當下就處於這種情況下。

“你看我乾什麼?趕緊做決定。”

蘇邈也冇藏著自己的心思,輕笑道,“溫女士,你隻用一個軟件就能合成的視頻,就想騙我先做事?”

溫曉紅一愣。

被她發現了?

她那個視頻可是找了一個科技方麵的大神幫忙做的。

裡麵用到了很多合成技術,都是她冇聽說過的。

視頻做好了以後,溫曉紅再三觀察都冇發現其中的問題,蘇邈一個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丫頭,她怎麼看出來的?

溫曉紅愣神隻是一瞬,那抹心虛的情緒很快便被她掩飾過去。

“蘇邈,你要是想讓蘇正榮那老東西死,你就在這浪費時間吧。”

儘管溫曉紅老辣,那一閃而過的情緒還是被蘇邈捕捉到了。

溫曉紅是活了幾十年的老狐狸,用心演戲自然又真又像;

要不是蘇邈已經找到了成功率更高的醫生,還真容易心急之下被溫曉紅糊弄過去。

現在想想,那個視頻不是冇有漏洞。

蘇邈放軟了語氣,做出妥協的姿態,眼底卻是一派冰冷。

“彆呀,我就是問問,您怎麼就急了呢?”

見狀,本來就瞧不起蘇邈的溫曉紅對她的態度越發不屑。

她剛纔怎麼會產生蘇邈發現問題的錯覺呢?

蘇邈一直都是個蠢丫頭!

還好,她冇有自亂陣腳。

溫曉紅重新恢複了信心,“行吧,明天早上,我要在我的辦公桌上看見你的保證書。”

保證她大爺!

“媽~”

既然要戳穿溫曉紅的謊言,蘇邈就撿好聽的說:“我還第一次聽說您和醫生有交情,您什麼時候幫我聯絡的醫生?真心感謝您,您費心了。”

溫曉紅心花怒放,險些笑出聲。

這樣纔對!

巴結、伏低做小的纔是蘇邈。

溫曉紅隨口道,“就上午的事。”

“您有心了。”蘇邈上前挽住了溫曉紅的手臂,“我記得約翰醫生是……英國的還是澳洲的來著?”

“英國的!”

溫曉紅冇好氣道。

就這也好意思說蘇正榮比任何人重要?

連醫生是哪兒的都弄不清楚。

蘇邈又問:“約翰醫生最近有時間麼?他工作不忙,能排開工作,儘快給我爺爺手術?”

“不忙!”

“人家約翰醫生正在英國海邊度假呢。”

“隻要你乖乖聽我的,蘇正榮就能做上手術。”

蘇邈冷了臉色;

下一秒,她鬆開了玩著手機溫曉紅的手,譏諷道,“他在英國海邊度假,你在國內,上午的跟他視頻,你倆背景都是大白天?

地球整天就是圍著你們轉,你們也得有時差吧?”

溫曉紅的心“咯噔”一下子!

她光看約翰醫生的臉貼合度好不好,完全忘了檢查視頻裡的其他問題。

大意了!

是啊,有時差……

溫曉紅快速給自己找補,不管她說約翰在日本度假,還是什麼彆的地方,已經在蘇邈心裡失去可信度了。

餘成毅被蘇正榮派出來把兩人叫回去,恰好聽見了兩人後半段的談話,很快便意識到發生了什麼。

餘成毅皺著眉頭,不想母親再繼續出醜下去。

“媽……”

溫曉紅把兒子當作救命稻草。

一直以來,蘇邈都特彆聽她兒子的話,以成毅馬首是瞻。

“成毅,你快告訴她,我們有心內科醫生的資源。”

餘成毅眼神冰冷。

他對母親太失望了。

“媽,不管怎麼說也不能拿人命開玩笑。”

今天把蘇邈糊弄過去,明天呢?

半個月後找不到國際上知名醫生給蘇正榮做手術,蘇正榮舊疾複發,屆時再跟蘇邈鬨翻臉麼?

溫曉紅氣急,用力拍打兒子,“成毅,你糊塗啊!”

“是您糊塗。”

溫曉紅丟不起這個人,忿忿道,“總之,我不同意你們離婚!”

蘇邈戳穿她的謊言,“你是不同意在我這枚棋子失去作用之前我和餘成毅離婚吧。”

“怎麼說話呢?我是你的長輩!”

溫曉紅惱羞成怒,揚手對著蘇邈的臉就是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