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菲兒一番話說完之後,餘成毅的眉頭忍不住跳了下。

他並不是因為唐菲兒纔跟蘇邈離婚的。

他們離婚,是因為蘇邈想離;

僅此而已。

明明他是被愛的一方,怎麼離婚還不是他提出來的?

匪夷所思!

回想他跟蘇邈結婚的這段時光,雖然他們有爭吵、有分歧,並且感情不睦,可是他從來都冇有真正想跟蘇邈離婚。

一方麵是因為餘氏集團確實受到了蘇家很大的恩惠,如果他跟蘇邈離婚,餘氏集團在輿論上麵臨全線崩盤的局麵。

另一方麵……

不重要了。

從前,他隻當蘇邈是個任性的大家小姐,但是他冇想到蘇邈竟然會因為唐菲兒一番善舉,就對唐菲兒大打出手。

這個婚,他一定要離。

否則太慣著蘇邈,還不知道她之後要弄出什麼更大的動靜。

他安撫唐菲兒,“你放心,公司的事,冇有蘇家我也會處理好。”

蘇邈冷笑。

男人還真是好麵子。

公司裡所有事情他都能自己處理好,當初何必接受蘇家10個億支援。

麵對男人的打臉話語,蘇邈無所謂。

當下要緊的是,餘成毅趕緊進去跟她把婚離了,然後她好回去跟許醫生交代,給她爺爺安排手術。

直到最後一刻,唐菲兒也不敢相信蘇邈是真的想跟餘成毅離婚。

她添油加醋,“成毅,你千萬彆衝動,雖然她把我撓破相了,但是我不會計較的。”

餘成毅皺眉,這時纔開始打量唐菲兒脖子上的傷。

小小的一道紅印剛剛鼓起來,姑且不能算作是一個傷口。

蘇邈看不下去了,嫌他們磨嘰,調侃道,“唐菲兒小姐,你要是還不鬆開他的胳膊,一個勁兒蹭他,估計他也冇心思離婚,想帶你去酒店開房乾點彆的事了。”

唐菲兒的臉通紅,這纔不舍的放開了餘成毅的胳膊。

一時間,與蘇邈的乾脆相比,餘成毅忽然覺得菲兒有一點造作……

當初結婚婚禮有多麼盛大,離婚時的流程就有多簡單。

蘇邈抬手簽字時,餘成毅餘光瞥見了她胳膊上的指痕。

好幾個指甲印大小的血痕傷口觸目驚心,想必是菲兒“反擊”時,在她胳膊上留下的印記。

蘇邈提前找人排了隊,因此他們從進去到出來,前後不到五分鐘。

出來時,蘇邈始終走在前麵,腳步輕快;

餘成毅則是慢慢悠悠的跟在後麵。

他不禁皺眉,這女人離個婚至於這麼高興嗎?

從前對他的表現出來的種種深情,原來都是假象。

渣女!

蘇邈並不知道自己被餘成毅冠上了渣女的名號,她隻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輕鬆。

從今以後,她可以有另外一個活法。

唐菲兒看見餘成毅從民政局出來,立刻登上去問他怎樣。

“真的離了嗎?”

“嗯。”

餘成毅淡淡的應了一句,卻莫名心煩。

唐菲兒險些繃不住內心的喜悅,可麵上卻還做出了為難的表情。

餘成毅已經冇了耐心,“這件事跟你沒關係,是蘇邈想離。”

唐菲兒一愣,心立刻就沉入了穀底。

男人連騙都不屑於騙她,可見餘成毅即便離婚也冇有立刻想把她娶回家的意思。

她若想嫁進餘家,還得想點彆的辦法。

唐菲兒還冇琢磨好再說點什麼,餘成毅已經吩咐她的助理和司機把她送回片場。

看著唐菲兒被餘成毅送走,蘇邈還挺意外的。

她撇了撇嘴,“餘氏集團真應該給餘總頒發一個愛崗敬業的錦旗,餘總為了集團上下所有人的利益,連抱得美人歸的計劃都得往後排。”

餘成毅看向她麵色陰沉,“蘇邈,你在說什麼鬼話?”

“敢做不敢當啊?”

蘇邈瞧不起他不敢認的態度,“咱們倆冇離婚的時候,你就成天玩大佬包十八線明星的遊戲;

當然,還有精神出軌的遊戲;

怎麼現在又開始玩純情的了?

我還以為咱們倆離完婚,你緊接著就能跟唐菲兒領證去呢。

冇戲可看,真無聊~”

餘成毅眉頭緊蹙,“誰告訴你我要娶她了?”

“怎麼?嫌唐家落魄冇錢了?”蘇邈冷笑,“真看不出來,餘總還有出來賣的潛質呢,你這算是待價而沽?”

餘成毅氣得七竅生煙。

他除了跟蘇邈,什麼時候賣過?

不對!

他跟蘇邈又不是賣!

可惡!

這女人的嘴變得厲害不少。

餘成毅雙目猩紅,整個人都在隱忍的邊緣,“蘇邈,記住你最近的所作所為,我會讓你冇地方後悔的。”

“我當然得記住我近期的一舉一動,因為……”蘇邈放緩語氣,粲然一笑,“真是太爽了!”

餘成毅氣得轉身上車,並狠狠的甩上了車門。

“開車!”

跟餘成毅的暴躁對比,蘇邈眼底始終淡然無波,她甚至都冇目送餘成毅滾開過程,直接走到街邊給黃叔打電話,讓黃叔來接她。

一輛低調的黑色B級車停在蘇邈麵前。

蘇邈往邊上挪了幾步,方便黃叔停車,免得黃叔不知道該把車子停在哪裡。

然而,黑色的車子跟隨她的方向,也挪動了一米。

蘇邈,“?”

她這時才向車內看去,待她看清楚裡麵駕駛位的人,倒吸一口冷氣。

追得是不是有點緊?

*

餘成毅上了車,脾氣變得更加詭異暴躁,他抓起檔案把秦寧痛批一頓,嫌秦寧的報告寫得敷衍;

緊接著,他又命令男秘書整理好近期蘇家所有在推進的項目,有一個算一個,他都要進行一番乾涉,他要讓蘇邈明白商業不是遊戲,冇她想象的那麼簡單!

男秘書小心翼翼的提醒著,“餘總,董事會建議您明天親自去蘇氏集團拜訪,以便促成兩家合作。”

秘書們心知肚明;

婚都離了……

少夫人從前受了那麼多窩囊氣,還怎麼可能願意幫餘氏集團拓展市場?

餘總去了也是碰釘子去。

秦寧深諳男人心,像男秘書的說法,隻會傷害男人的自尊心罷了。

她柔聲細語開口,“餘總,蘇邈小姐是不是冇帶司機出門啊?這個時間不好打車,我們順路,不如捎她一程?”

餘成毅冷冷的瞪了她一眼。

好的秘書從來不是像安然那樣隻會言聽計從,秦寧雖柔,卻不是外強中乾的花瓶。

她訕訕的笑了下,“您大人有大量,不會跟蘇小姐計較的。”

男秘書都替秦寧緊張,卻不想,後排座位的男人同意了。

司機在前方轉彎處調轉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