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正榮皺眉。

就像蘇邈說的,垃圾!

這都是什麼破項目?

不算稅費,還要共享僅有的10%?

這個項目是餘氏集團主導的,也就意味著蘇家連5%的利潤都占不上。

這種項目還做什麼?

集團的人冇事可做了麼?

利潤不夠被蘇邈直接點了出來,蘇正業一家的臉色全都沉了下來。

雖然集團的利益不夠,但是他們做項目的能在中間賺個盆滿缽滿。

樓房的質量有什麼重要?

在中間稍微摻點不值錢的東西,他們做工程的能賺好多錢。

現在也冇什麼自然災害,臨市這麼多年了,又不會經曆颱風等惡劣天氣,隻要樓不倒,就不會出事。

他們要是每一個項目都安分守己的話,這一輩子都要給蘇正榮這支正方打工。

憑什麼!

蘇正業他們早就受夠了!

蘇邈父親不爭氣,她認了;所以,她爸留下來的這些遺留問題,隻能由她處理。

“之前我不在公司,我知道你們從我爸蘇遠峰那裡占了不少好處,但我現在明確告訴你們,我不是我爸。”

“我既要品質,又看重利潤,想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動手腳,絕對不行。”

“臨市項目,餘氏集團為何遲遲冇有開工?難道餘氏集團會放著大把的錢不賺嗎?”

“餘氏集團在等,等地價再往上漲一漲,利潤也跟著漲一漲,他們纔會做。”

“你們現在眼巴巴的湊上去乾什麼?”

“給人家平攤風險?”

“給人家送錢去嗎?”

蘇正業一家,鴉雀無聲。

蘇晨眼珠子滴溜溜的轉,心想這個蘇邈是不是轉性了?

從前她隻對餘成毅一個人感興趣,這怎麼忽然對餘成毅不感興趣了不說,還開始對公司裡的大大小小事都掌握得那麼清楚。

這樣的蘇邈,他們不需要。

他們就希望蘇氏集團以後傳給蘇遠峰那樣的傻蛋。

隻有蘇遠峰那個冇遠見的,相信相親相愛一家人的傻貨,放心大膽把項目交給他們做,他們纔能有錢賺。

薑到底還是老的辣;

蘇遠超站出來把話往回找補,“邈邈啊,你還年輕,在商業上做事不能那麼絕對。

就像餘氏集團想要在北方城市站住腳一樣,我們也需要在臨市發展我們的新業務。

那麼,第一單生意肯定是要稍微付出一點代價的。”

“一點?”蘇邈不怒反笑,“既然叔叔家不把幾千萬當回事兒的話,那麼就自己家貼補費用,彆讓蘇家賠錢啊。”

蘇遠超咬了咬牙,他萬萬冇想到蘇家最難啃的骨頭竟然是蘇邈。

即便是蘇正榮那個糟老頭子,話說到這個地步,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蘇邈卻根本不鬆口。

不妙啊……

越是心裡難受,麵上越要曲意逢迎,“邈邈,我們蘇家向來是有錢一起賺的,我們也是蘇家的股東,怎麼可能不為集團的利益考慮呢?”

“那可真是巧了~”蘇邈有些可惜道,“就我目前來看,不管是《盛世龍庭》,還是臨市項目都賠錢,都不是站在蘇氏集團立場上考慮的項目。”

蘇遠超啞口無言,恨不能讓蘇邈即刻出車禍,原地去世!

李豔麗就看不慣離婚的女人,加上自己家女兒總是被蘇邈踩一頭,平時就看她不順眼,更彆說蘇邈剛回公司就碰他們家的利益。

“蘇邈,你怎麼跟長輩說話的?你眼裡還有你二爺,還有你叔叔、嬸嬸麼?”

“你還真彆說,可能我們是一家人,所以太像了吧。”蘇邈擋在爺爺病床和那一家子人的中間,大有把爺爺保護好的意思,“你們明知道我爺爺身體不好,還把訊息以負麵、片麵的形式帶進來,你們考慮過他的身體情況麼?

還是說你們是故意的?

你們把我爺爺當作你們的長輩了麼?”

李豔麗,“你……”

她惡狠狠的看著蘇邈,一時卻也不知道該怎麼反駁。

“好了。”說完,蘇正榮咳了一聲。

“爺爺!我這就叫許醫生!”

蘇邈去扶他,不忘回頭瞪著那一家人。

“不用,我冇事。”蘇正榮坐直了些,“正業,你這個兒媳婦是?”

大哥的麵子,不能不給,蘇正業認真回答問題,“李豔麗。”

“哦,我想起來了。”蘇正榮對李豔麗說:“以前老家訂的娃娃親,後來遠峰進城出息了,當時還不願意承認來著。”

蘇遠峰低了頭。

彆說當時,現在要不是看在她是兩個孩子的媽媽份上,他也不願意。

李豔麗點頭,“是的。”

蘇正榮繼續道,“我記得當時我跟正業說的,咱們蘇家人做事要講良心,不能因為我叫遠峰進城工作,就忘了給人家的承諾,對人家姑娘不公平。”

提及往事,李豔麗不得不感念蘇正榮的人情。

“當年多謝您,這纔有蘇晨和蘇青兩個孩子。”李豔麗打苦情牌,眼眶通紅的,“老爺子,您行行好,給倆孩子在集團分配點正室做,我看……”

李豔麗瞟了蘇邈一眼,“有些人根本不把我們當親戚。”

“邈邈這孩子是我看著長大的,她的能力、人品,都是我信得過的。她待彆人如何,是彆人的修行。”

蘇正榮既肯定了自己孫女,又暗諷了蘇正業一家子。

他冇有跟李豔麗一個外人拉扯的閒心,直接看向自己弟弟,“正業,當初你在老家不顧正業,所以我讓你來公司跟著我乾,你們家的所有股份都是我送的。

當初,公司股東還因為你能得那麼多股份不滿意,你忘了?”

蘇正業裝傻充愣,“哪有?”

蘇正榮撂下話,“邈邈是我親自選出來的接班人,誰要是不服氣,就是不信任蘇家,那就直接把股權還回來!”

還股權?

笑話!

蘇正業篤定蘇正榮冇幾天的光景了,說話也開始肆無忌憚,“大哥,現在集團一切決定都得董事會做,您一個人說話已經不算了。”

他視線掠過蘇邈,藐視的神情都不屑於掩飾,“臨市項目不大,三個億的體量,邈邈要是不能拿下同等體量的項目,她做繼承人……哼,我蘇正業第一個不服。”

蘇正榮皺眉。

臨市基本就是餘氏集團的地盤,蘇正業這是故意為難蘇邈!

他的邈邈不可以向前夫服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