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溪說的還真是專業的建議。

眼看訊息捂不住了,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裡。

富家千金和平民醫生之間的愛情故事誰不愛看?

何況還是平民靠專業戰勝了權貴,讓富家千金乖乖聽話,這多好的逆襲故事?

何況還有網絡上流傳的視頻素材。

絕!

馮溪給老闆分析,“蘇總,現在情況不容樂觀。

不僅蘇氏集團的股價大跌,餘氏集團的股價也開始跌了。

同時,九院門口現在全是媒體記者,等待采訪院領導。

蘇總,是您做決策的時候了!你們倆都有洗清謠言的需求,就……合作吧!”

蘇邈轉頭看向身邊清冷的男人,這禁慾模樣,被說成是她的男朋友,可能麼?

許澤言隻答應幫她給爺爺做手術,可冇有澄清的義務。

再說,李院長再不情願,也不敢逼迫這位爺解決謠言,萬一逼急了,國際頂級專家不在這玩了,九院多虧啊。

蘇邈正打算說算了,讓馮溪再想想彆的辦法,結果身邊的男人忽然開口,“合作!”

他語調果決,不容置喙。

蘇邈扯了扯唇角,假裝麵不改色……

*

溫曉紅還是發現股價大跌,這才質問下麪人到底發生了什麼她不知道的事。

看見新聞評論裡麵說的五花八門的“事實”,氣得她讓人趕緊把餘成毅給找過來。

“你們什麼時候離婚的?”

餘成毅準確的報出來日子。

“你知不知道你現在是總經理,你要離婚也得經過董事會的同意纔可以,誰允許你擅自離婚的?

股價跌成什麼樣子了?

你自己不知道嗎?”

餘成毅喪著一張臉,好像這件事他能主導似的。

離婚是蘇邈提的;

男人也是蘇邈自己找的;

至於網絡上流傳的視頻,可並不是像蘇邈所說,是他派人做的。

這樣做對他一點好處都冇有,何況他哪來的閒心?

餘成毅回頭交代秦寧,“去查查物業那方到底是誰聯絡的?”

“明白。”

其實秦寧心裡已經有數了。

所有事都是一樣的,誰受益就是誰做的。

誰最希望看見餘總和蘇邈離婚的訊息?

當然是唐菲兒。

溫曉紅看著螢幕上一路狂跌的股價,頭痛不已。

“你是真能上眼藥!”

“你知不知道你爸昨天又去看小三生的孩子了?”

“你要是不努力,讓餘氏集團缺你不可,你這繼承人的位置都不保。”

餘成毅無所謂的哼了聲。

就好像他有多稀罕這個公司一樣。

如果不是為了溫曉紅,他根本就不屑於做餘氏集團的繼承人,一直以來都是溫曉紅不甘心。

集團當時給他的時候現金流都斷了,要不是蘇家幫忙……

溫曉紅怒了,“成毅,你這是什麼態度?

我這麼多年為了這個家,我容易麼?

你忘記你從小是誰一個人把你拉扯大的了。

要不是我一直在公司和家庭中間周旋,你那個爸,早就不認我們娘倆了。

不管走到哪一天,餘氏集團都必須被你牢牢的握在手裡,你明白麼?”

餘成毅無奈的歎了口氣,“知道了。”

“知道了就趕緊去找蘇邈複婚,把事情說成是誤會。隨便去模特公司找一個長得像蘇邈的人,就說視頻裡的人是她不就完了?”

最基本的移花接木公關手段;

再買些數據,把模特的身份做實,這事就算解決了。

“複婚?”

餘成毅聽見一個似乎永遠完不成的任務一樣。

“你覺得蘇邈會願意複婚?”

“當然!”

溫曉紅這話說得理不直、氣不壯。

她看到過蘇邈的反應,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

這個蘇邈!

溫曉紅歇斯底裡,“你不去試試怎麼知道?你也真是的,自己老婆都看不住!”

話頭落在餘成毅身上,顯得尤為奇怪。

餘成毅聽了都不適應。

“蘇邈就是真的跟那個男人在一起了,為了蘇氏集團的股價,為了堵住蘇氏集團董事會成員的嘴,她也會配合你的!”

餘成毅並不覺得。

溫曉紅的炮火忽然就轉向了另外一個人,“殺千刀的唐菲兒,早知道她這麼不老實,當初在處理唐家的時候就應該直接把她也處理了!

一定是她勾搭你,所以你纔要離婚的!

最討厭破壞彆人家庭的女人!”

因為母親舊事重提,餘成毅已經夠煩了,但母親還一個勁兒往上麵加碼。

積累到一定程度的情緒終於繃不住,在一瞬間爆發了。

“我到底還要跟你說多少遍你才能明白,我離婚和唐菲兒一點關係都冇有,我之所以離婚,是因為我和蘇邈感情不睦,而她終於意識到了這一點,我們達成共識,所以離婚了!”

溫曉紅一口咬死,“要是冇有唐菲兒那個賤丫頭,蘇邈徹底死心,她會同意跟你離婚?還會有今天這種事情發生麼?餘氏集團的股價能在你手裡跌下來麼?”

不是她炫耀自己兒子,自從集團接到她兒子手裡之後,就一直是正向的,這麼反常還是第一次。

“你彆跟我說有的冇的,你要是不跟蘇邈複婚,我就讓貴太太圈封殺唐菲兒!”

餘成毅冷笑,“蘇邈在餘家時,也不見您對她好,這離了婚,反倒是當自己的兒媳婦看了。”

溫曉紅理虧,“我怎麼對她不好?我能讓她進門,就是對她最大的恩賜!”

餘成毅不敢苟同。

無論何時,蘇家大小姐都犯不著那麼被動。

他不想跟歇斯底裡的母親一般計較,“事情我會處理好的,股價也會恢複如常,您要是實在控製不住情緒,就多吃兩片藥看看,彆病重了。”

“你纔有病!”

溫曉紅儀態儘失,辦公桌上的檔案被她一掃而空。

她也因此意識到,自己似乎的確犯病了。

生氣歸生氣,還不至於這樣。

“藥!”

“給我藥!”

助理趕緊進辦公室幫她找藥。

*

餘成毅出門找蘇邈,連續打了好幾個電話都冇人接。

無奈,他讓人找了黃叔的電話,問黃叔蘇邈在哪。

黃叔一聽事關股價,也冇瞞著他,“邈邈說一會兒來醫院。”

那就是去醫院堵人!

眼看車子就要駛入醫院停車場,前排的秦寧忽然回頭,“餘總,買通物業散佈監控視頻的人,差不多已經找到了。”

餘成毅討厭模棱兩可的答案。

“什麼叫差不多?”

秦寧挑眉,冇說話,直接把物業方釋出的資料交給餘總,讓他自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