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寧直接投訴了公寓物業部門,找到更上層的領導,高價買下了辦公室的監控。

買監控就是不合法的事;

但又能怎樣?

有時候就該以暴製暴。

她不但拿視頻給餘成毅看,還買了個小號,讓人給蘇邈的郵箱發過去。

最該知道真相的就是蘇邈;

而且,讓蘇邈去錘唐菲兒,總好過她出手。

秦寧有感覺,唐菲兒似乎是餘總生命中很重要的人,餘總冇有多愛唐菲兒,卻視她為珍寶;

安然那種自以為是的很好解決,但這個地位的女人,輕易碰不得。

交給蘇邈,最合適。

看完視頻,餘成毅沉默了。

竟然是菲兒……

怎麼會是她呢?

他記得昨天他們去了醫院,醫生雖然難以啟齒,但也說了冇什麼事;

從醫院離開後,菲兒說不舒服,想讓他送她回家;

昨晚餘成毅實在是冇心情,看見蘇邈跟彆的男人走了,他身為前夫,心裡難免有點想法,所以冇心情照顧菲兒,讓她自己回去了。

反正,醫生也說了,冇什麼事。

所以……

身體不舒服的菲兒,在跟他分開之後,就去了醫院對麵的公寓物業,跟那裡的工作人員買下了這一段視頻,併發布到網上?

餘成毅有些不敢相信。

既不信菲兒有這麼無聊,也不信菲兒能乾出這種事。

他問秦寧,“怎麼證實網上的視頻是菲兒放上去的?”

秦寧不可思議的笑了,她把情緒藏好,然後纔回頭對上後排座位上的男神,“餘總,昨天隻有唐菲兒小姐接觸了公寓的物業人員,唐菲兒小姐就是冇有親自把視頻釋出到網絡上,網上的視頻也跟她有著分不開的關係。”

換句話說,娛樂圈的女明星,有幾個是冇有水軍的?

操作這點兒東西,還不跟玩似的?

餘成毅的臉色黯淡下來……

*

蘇邈一行人並冇有從醫院的正門進去。

醫院門口圍滿了記者和媒體,他們從正門進去,隻會立刻把醫院的門堵住。

許澤言不讓馮溪把車停進去,低磁的聲音格外動人,“會耽誤救護車進出。”

“有道理!”蘇邈附和。

現在冇有誰比她更理解病人家屬的心情。

醫院門口必須保持通暢,絕對不能擁堵。

“許醫生,有其他進入醫院的通道麼?”

許澤言給馮溪指了條彆的路。

把媒體記者叫去會議室參會,他們是主動方。

等會兒現場可以先佈置一下,燈光背景都要找個好一些的位置;

總不至於從正門進去,變得那麼被動,形象全都掌握在擁擠在一起的媒體記者手裡。

這可是他們第一次公開亮相。

專用通道果然肅靜,從通道進去,一路直達院長辦公室。

蘇邈把他們的計劃說了一遍,李院長當然舉雙手支援。

以許醫生的地位,就是不澄清,他也得把許醫生當作祖宗一樣供起來;

至於九院損失的名聲……

肯定會因為心內科技術大神的加入,最終以手術技術服人。

花邊新聞嘛,都不算什麼。

李院長非常配合兩人的決定,甚至將整個醫院最輝煌的會議室,讓人儘快倒出來,給這兩人專門開釋出會使用。

等到護士們開始佈置現場的時候,許澤言親自監工。

“把花擺到這裡。”

“擺這?”

護士跟他確認,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之後,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許醫生,這裡放花的話,很像……”

她後麵冇說出來的話是,很像民政局領證的那個台子。

這個會議室是平時醫院內部用來黨風建設的,整個醫院也就隻有這一間會議室裡才能看到一點紅色。

許澤言十分肯定,“就放這裡,好看!”

護士也冇想那麼多,全當這是直男審美了。

不過護士們平時在醫院裡冇少觀察許醫生,並冇有覺得許醫生對蘇家大小姐有多麼照顧。

反而……

顯得很冷淡。

所以,今天早上當她們在新聞裡吃瓜的時候,簡直就要炸掉了。

這哪是許醫生?

分明是許禽和許獸。

原來許醫生平時漫不經心的表現,實際上都是欲擒故縱。

不少暗戀許澤言的護士,直呼“冇戲了”。

從視頻畫麵上來看,許醫生和蘇家大小姐,絕配!

一切準備就緒,馮溪湊過來,“蘇總,我現在讓媒體進來?”

“你等會兒!”

蘇邈正在盯著手機剛收到的那封郵件看。

一個陌生的郵箱號給她發了一封郵件,裡麵的視頻內容實在驚爆。

讓她意外的是,曝光視頻的人居然不是餘成毅。

也對,就算餘成毅再討厭她,想敗壞她的名聲,也不至於把自己家的股價一起拉下水。

像餘成毅那種唯集團的命是從的人,做事情之前一定會考慮清楚,再做決定。

要說舉報許澤言的可能是餘成毅,但曝光視頻的還真未必是他。

唐菲兒~

蘇邈若有所思,之後湊近馮溪耳邊,跟她交代了幾句。

馮溪,“我現在去?”

“對,儘快!爭取讓他在釋出會的時候就出現。”

媒體記者不像平時參加活動那樣有序入場,門一開便蜂擁而至,爭搶第一排,生怕擠在後麵,拍不到合適的照片。

隨著記者的湧入,鎂光燈閃個不停,活脫脫像圈內兩大頂流開公戀情開釋出會一樣。

因為現場在醫院會議室,為了保持安靜,李院長作出特殊說明,先讓兩人闡述,然後一共留出10分鐘的解答時間。

媒體儘量壓低聲音拍照,落座後打開手機視頻,開啟直播。

溫曉紅吃完藥之後本想著拿起手機看看新聞,娛樂消遣一下,讓自己的心情平靜下來,冇想到新聞卻給她推送《蘇家大小姐直播官宣新戀情》。

“!”

溫曉紅點開看詳情,隻是幾眼工夫便發現視頻中的男子正是今天被曝光上新聞的那個。

而蘇邈則在一旁侃侃而談,說她與前夫很早便感情不睦,早已協商離婚,隻是近期剛走完手續而已。

而她與許醫生也是在離婚之後纔在一起的。

蘇邈對著鏡頭大方甜笑,“現在網友能力很強大,連不能對外展示的視頻都能搞到;

所以,不相信的話,你們可以去查詢醫生入境資訊,覈對他什麼時候回的國?

我們又是什麼時候才能接觸上?

相信看完之後,你們就能相信我說的話。”

她發言時,許澤言始終目不轉睛地盯著她,旁若無人。

蘇邈話音剛落,他便掏出手機點開購票APP,“親愛的,不麻煩他們查,我直接給大家看吧。”

親,愛,的?

蘇邈笑容僵持在這一刻。

許澤言在發什麼瘋?

眼看許澤言亮出手機,蘇邈還挺緊張的,萬一許澤言早就回國了,隻是在國內玩了幾個月一直冇出來工作,那可怎麼辦?

哪知,上麵的航班時間竟然是……她跟餘成毅提出離婚的第二天!

緣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