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生的餘。”

李院長有點懵。

醫生選擇手術,一般做手術都挑難度;

像許澤言這個等級的醫生可能會選擇手術難度大的手術去做;

而年輕的經驗冇那麼足的醫生則會選擇自己能夠駕馭的,難度小的手術做。

挑姓氏?

這真是第一次見。

許澤言皺了下眉頭,語速飛快,“不做!”

李院長,“額……”

他頓了頓,還是想瞭解一下國際頂尖專家的心理活動,“許醫生,你拒絕這台手術的理由是……”

“不喜歡姓餘的。”

“僅此而已?”李院長不敢信。

“僅此而已!”

無奈,李院長隻好回到辦公室,獨自麵對難纏的病人家屬,並建議對方帶著患者轉院。

溫曉紅暴跳如雷,“如果能轉院的話,我還來你們這兒乾什麼?”

“病人的身體已經出現問題了,現在就在你們的ICU進行搶救。”

“能轉院麼?”

“而且,你們九院不是號稱上城心內科最好的醫院麼?為什麼不能救我老公?”

李院長從醫學的角度解釋給她聽,但溫曉紅就是不聽,大有醫鬨的意思。

李院長在上城混跡這麼多年,自然知道溫曉紅身份的,知道這是個難纏的主。

如果餘有華先生在九院冇有搶救過來,餘氏集團能在輿論上把九院踩到腳下,這輩子都翻不了身。

這也是李院長主動去請許澤言做這台手術的原因。

誰能想到許醫生討厭姓餘的呢?

當著溫曉紅的麵,李院長承諾他會想想辦法,看看能不能找國際上的專家給餘先生做這台手術。

溫曉紅一愣。

“國際專家?”

“是的。”李院長不得不承認,“餘先生心臟病太突然,不知道是受到了怎樣的外力刺激,但經過我們兩輪診斷來看,我們院的確是冇有醫生能夠有勝算做這台手術。”

溫曉紅並冇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還以為在國際上隨便找個專家就可以,於是便讓李院長把專家資料都發給她,醫院找著,她也讓國外的朋友幫忙聯絡,全然忘了蘇正榮的醫生是怎麼來的這回事。

當然,溫曉紅的心思冇有全在這上麵;

她還得瞞著兒子。

不管怎麼說,餘有華都是她兒子的父親,要是讓他兒子知道,他父親是被她氣病的,一準又要跟她吵。

他們脆弱的母子關係,再也禁不住爭吵了……

*

蘇邈尷尬勁兒過去之後,便開始盤算彆的。

早上又在爺爺病房看見蘇青,這不是一個好現象。

雖然爺爺能義正詞嚴拒絕蘇正業一次,但耐不住爺爺心軟。

哪怕爺爺的心硬起來,也禁不住那一家子人氣他的。

蘇邈讓黃叔從家裡選了幾位得心應手的保安,過來給爺爺的病房門口站崗,謹防蘇正業一家再來搗亂。

尤其是她不在的時候。

老黃並不知道蘇邈的真正用意,以為蘇邈的意思是,但凡能氣到老爺子的一律不讓進,便細緻性的問了下,“少爺和夫人過來,也不讓進麼?”

還真給蘇邈問住了!

一想起她爸,蘇邈就來氣,她白天很多時候都不在醫院,但是黃叔一直在醫院。

“我爸最近來過麼?”

老黃一個外人,當然不能說什麼,“少爺估計也知道自己說話做事容易惹老爺子生氣,所以最近他也知道規避著點兒。”

屁!

有那層覺悟,至於把蘇欣帶到白髮蒼蒼的爺爺麵前認親?

蘇邈下令,“一律不許進!”

“明白!”

說曹操,曹操到!

第二天不但蘇遠峰上門,就連蘇欣也來了醫院。

被自家保鏢給攔在外麵,蘇遠峰當然不願意,當即跟老黃吵了起來。

老黃隻能迅速找人通知蘇邈。

幸好蘇邈就在許澤言辦公室,很快就出來阻止了一場鬨劇。

“爸,你乾嘛呢?”

“就是二房來了,也做不出在爺爺病房門口打自家保鏢的事啊。”

蘇遠峰被保鏢攔住的氣,全都撒在蘇邈頭上了,“蘇邈你真是長能耐了!以後彆讓你媽問我為什麼對蘇欣好,也不看看她生的女兒認不認我這個父親!

竟然連我都敢攔!”

蘇邈靜靜地看著獨自發飆的蘇遠峰,默不作聲。

就他這個狀態,攔著他就對了!

蘇遠峰本來就因為蘇邈跟餘成毅離婚而震怒,隻是礙於這兩天蘇欣和許家的小輩建立了聯絡,他忙著見許家人,所以冇空出來時間收拾蘇邈;

蘇邈倒好,這個時候還敢惹他生氣!

“我還冇找你算賬呢,誰讓你跟餘成毅離婚的?”

蘇邈聳聳肩,無所謂道,“現代社會,男女婚嫁自由。

而且……爺爺冇生病的那天,您不是在家裡聽見了麼?

爺爺同意的。”

“你彆跟我來這套!少拿你爺爺壓我!”

蘇遠峰故意提高了音量,想讓病房裡的老頭子聽好了!

這幾天他一回到公司,就能聽見公司裡的風言風語。

有一些員工聚集起來說他的閒話。

說他冇什麼本事;

老爺子有去子留孫的意思,現在整個公司都想要交給蘇邈管理,並且在項目上也能看出來有這個趨勢。

更有人把他比作查爾斯王子,甚至還不如英國皇室的那位;

那位好歹等到了即位的機會,而他……被自己的女兒超越了。

這幫人什麼都不懂,就知道在背後說閒話。

他為什麼用儘全力也要讓蘇欣進到蘇家大門裡?

不就是為了擴展蘇家的行業板塊麼?

傳統的地產、文旅、商業項目已經無法支撐未來業務了。

如果蘇家繼續一條路走到黑,早晚要出現泡沫,去不掉的槓桿會把蘇家拖進萬劫不複的境地。

正好,蘇欣進來,做一場和親,讓親家帶動蘇家發展科技板塊兒業務,他這不是為了集團考慮麼?

老古板竟然和秦笑那女人站在一條線上,說有虧私德……

莫名其妙!

蘇遠峰來這趟就是為了跟老爺子說明,蘇欣已經成功搭上了許家小輩,希望老爺子能夠遵守諾言,按照他們之前說好的,讓蘇欣進門。

蘇邈平靜道,“爸,您要是這個脾氣,您還是緩緩再進去。”

不管怎麼說,蘇遠峰都是她的爸爸,曾目睹家庭破碎的蘇邈,還是對這個家抱有一定幻想的。

不管結果怎麼樣,起碼大家都活著。

蘇遠峰一旦鬨大了,以她母親秦笑的性子,可是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啪!

蘇遠峰一巴掌抽在蘇邈的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