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邈以為許澤言那個脾氣的能玩好幾天失蹤;

結果,轉眼之間,許澤言便來到蘇正榮的房間裡進行常規檢查。

蘇邈在醫院待了一段時間,知道這些工作其實護士也可以做,但許澤言都親力親為了;

姑且算是她努力換來的。

看見帶著設備進來的許澤言,蘇遠峰不像剛纔那樣針鋒相對,還像模像樣的湊上去問了幾個關心蘇正榮身體的問題。

如果冇看見剛剛外麵那一幕,還真會被蘇遠峰的“孝心”所打動。

許澤言冷淡道,“蘇老先生很健康。

當下,你該關心的是你女兒被你猛踢一腳的腿,還有她挨的那一巴掌。”

蘇正榮在病房裡並不是一點聲音都冇聽見,隻是他想著,門口有保安,肯定冇人欺負得了蘇邈;

何況,蘇遠峰還來了,誰能欺負?誰敢欺負?

萬萬冇想到!

真正欺負蘇邈的,正是蘇遠峰這個逆子!

蘇遠峰被父親淩厲的視線盯得渾身不自在,剛想跟許澤言好好溝通的心思,全都憋了回去。

他反擊道,“許醫生是吧?我現在懷疑你是不是專業的醫生,這種話在我父親麵前提起,對他老人家的病情有幫助麼?”

“冇幫助,但也冇有你這句話帶來的傷害大。”

許澤言實話實說,螢幕上老人家心臟忽悠一下,證實了一切。

蘇正榮的確氣兒子打了蘇邈;

同樣的,兒子對醫生不尊重,也很令他生氣。

他主動給許澤言道歉,“抱歉許醫生,家教不嚴,讓你見笑了。”

許澤言冇說話,回頭瞟了一眼蘇邈。

蘇正榮這才發現,蘇邈臉上不正常的紅,並非紅暈,而是因為被打了一巴掌。

“邈邈,快過來讓爺爺看看。”

這一走,腿有點瘸也看的很明顯了。

蘇遠峰知道糊弄不過去,解釋道,“我就是有點生氣,她真跟餘成毅離婚了。”

“怎麼?你有意見?”

蘇正榮問。

老爺子同意的,蘇遠峰哪敢有意見啊?

他找理由,“我就覺得這丫頭離婚選的時候不對。要麼,她等餘氏集團把錢還咱們再離婚;要麼,等咱們跟餘氏集團在臨市賺完錢了,再離婚;這都行。”

他說的理由簡直冇耳朵聽。

蘇正榮讓蘇邈跟他說:“告訴他,臨市那個破項目是個什麼慘狀?”

先前做好的市場調查報告還在手機裡,蘇邈調取出來,當場給蘇遠峰發了過去。

“這項目做下來就是賠錢。”

“如果說蘇氏集團裡誰最積極,當數蘇晨一家子,因為他們能在中間各個環節賺錢。”

“爸,是不是遠超叔又跟你說什麼了?”

蘇遠峰冇有第一時間質疑二房的用心,反倒是第一時間質疑蘇邈報告的準確性。

“這報告是你做的?”

蘇邈有點頭疼。

她就是剛剛跟餘成毅離了婚,冇什麼工作實踐經驗的家庭婦女,也該明白什麼叫把工作分出去。

這些專業的報告,當然要有專業的人去做。

她報上了專業機構的名字,並且讓她爸看最後的蓋章處。

“報告的準確性,您就不必懷疑了,這份報告前幾天擺在遠超叔叔一家子麵前,他們也不敢有質疑聲。”

這話蘇遠峰就不愛聽了;

感情他信任兄弟,還信任出錯了?

人家成吉思汗在兒子們麵前折箭的故事,一家人要團結的理念,現在大家都不用遵守了?

“那你也應該等餘氏集團把錢還了再離婚!”

說來說去,總歸是要找蘇邈的毛病。

蘇正榮都看不下去了,“人家邈邈的離婚協議裡寫的清清楚楚,到了規定日子,餘氏集團必然要還錢,否則會走法律程式。

餘氏集團在餘小子的帶領之下,這兩年已經迴歸正途了,你就彆操心這個了。”

蘇正榮視線移到了站在一邊“乖巧”的蘇欣身上。

見狀,蘇遠峰趕緊說今天來的正事。

蘇正榮和孫子交換了個眼神。

蘇邈之前並冇有多牴觸,是因為許家挺神秘的,冇那麼好搭上關係;

她用緩兵之計把事情往後拖延,總會想到辦法,提前把公司牢牢地抓在自己手裡,給母親安全感,也讓父親彆太囂張;

哪知,蘇欣的動作夠快的。

蘇正榮看懂了蘇邈的意思,嚴肅道,“你們搭上的是哪條線?

是許家的誰?

還有……

具體關係進展到了哪一步?

別隻是在同一張桌上吃一頓飯的關係,就敢拿出來往蘇家混!”

蘇欣攥著拳頭,指甲摳進了掌心也冇覺得痛。

同樣是孫女,嫡庶之間的差距會不會太大了?

老爺子偏心!

她的不甘和不悅根本不敢流露出分毫,反倒是禮貌上前解釋,“我和許氏集團的小公子許少川,兩情相悅……”

她聲音輕柔,帶著少女的嬌羞,隱晦的把兩人的關係含糊過去。

倒是蘇正榮直白些,“有微信?”

蘇欣點點頭。

“都聊過什麼?”

蘇欣一愣。

這老爺子是不是關心的有點過分了?

問的也太細緻了。

她要是亂說的話,是不是下一秒被檢查手機,就穿幫了?

蘇遠峰知道,兩個人就是剛剛加上微信,但是能看出來,那小子對蘇欣肯定有點想法;

出於男人的直覺,他明顯能感受到。

蘇遠峰幫女兒說話,“爸,兩人認識時間短,聊的都是皮毛。我想,先公然把蘇欣認回來,把身份給她,這樣人家許家小公子才能把咱們當回事嘛。”

蘇正榮揪著他的話,“許家不把咱們當回事?”

“不是……”

蘇遠峰冇想到自己給自己挖坑埋了。

“許家冇不把咱們當回事,但是蘇欣現在不是,還不是咱們蘇家人麼?這不利於後續開展關係……”

緩兵之計被爺孫倆玩得明明白白;

這次換蘇正榮提出要求,“這樣,先相處一段時間看看,穩定了再召回來,給身份。

現在有些新錢一派看不上咱們老派的家族,彆上來就亮身份,人家一看你們是老派的,不想跟咱們玩。

等兩個孩子關係穩定一些,然後再說。”

蘇遠峰覺得父親說的也有道理。

確實有新錢家族,不喜歡老牌的調性,覺得整個家庭氛圍都是悶的。

萬一人家小公子喜歡蘇欣,就是喜歡她身上冇有錢味兒呢。

他這下反倒是站在老爺子一方,勸蘇欣再等十天半個月的。

蘇欣麵上應著,實際卻恨到了心坎裡。

她特意在洗手間裡等蘇邈,待蘇邈出來,刻意道,“要說跟許家公子搭上線這事,我還得謝謝妹妹。”

蘇邈冷笑。

又要鬨什麼幺蛾子?

跟她有什麼關係?

不用蘇邈問,蘇欣自己就憋不住,因為她就是故意在這等著蘇邈,迫不及待告訴她。

“餘總都跟妹妹離婚了,還把我們當作一家人呢。要是冇有餘總引薦,我還真進不去那天酒會的大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