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成毅不想母親陷入什麼都不知道的尷尬,趕緊跟母親把事情說了個清楚。

溫曉紅豈是會隨便低頭的人,自己說錯了,那也得是對的。

打腫臉也得充胖子,就像當初蘇邈下嫁,她還偏要端出貴族的架子一樣。

她小聲嘟囔著,“切~不就是新找了個醫生,有那麼得意嗎?”

“醫生除了會做手術,還有什麼用?”

“有我們成毅會賺錢嗎?”

“不管怎麼說都是你的前公公,怎麼就不能說早點把自己有的醫療資源分享給我們?”

她之所以這麼說,就是不想自己攤責任。

明明李院長髮給她的國際醫生團隊裡麵有許澤言,她還是捨近求遠,找國外的朋友先問問國外的醫生。

這也不能怪她!

誰知道她兒子願意請蘇邈現男友給他死鬼父親做手術?

死鬼也配讓她兒子低頭?

但凡溫曉紅差不多點兒,蘇邈都懶得跟她計較。

她自己是病人家屬,因此也能體諒病人家屬的心情,但溫曉紅每一句話說的都太過分了。

她跟餘成毅婚都離了,她的醫療資源不願意拿出來分享也是人之常情;

憑什麼分享?

再說,許澤言是有自己想法和思考的成年人,憑什麼任人擺佈?

“冇錯!

醫生隻會做手術!

但是,做手術能救人的命。

這就很了不起!

你丈夫的命,你孩子爸爸的命,現在就是許醫生在救!

許醫生是你們全家的恩人!”

不到關鍵時刻,不涉及性命,醫生的光環還冇那麼強大。

這一刻許澤言在她心裡的形象又高大了許多。

她說完,溫曉紅還一副不服氣的樣子,於是蘇邈繼續補刀,“伯父究竟是怎麼病的?”

其實從剛纔溫曉紅的話裡,已經能嗅出一二。

起因是股價大跌。

股價大跌,可不賴她。

相反,還是因為許澤言願意配合她官宣,才逐漸把股價拉昇回來的。

蘇邈提醒這對母子,“伯母,說起來您還真得感謝許醫生。

要不是許醫生,您兒子和唐菲兒小姐那點兒事兒,會把餘氏集團坑得更慘,伯父的病會更重。

到時候這世界上還有冇有人能把您先生救回來,我就不知道了~”

溫曉紅氣呼呼的。

她不明白,蘇邈離婚後怎麼嘴皮子變得這麼厲害?

從前在他們家唯唯諾諾的樣子,絕對是裝出來的!

早就看出來蘇邈不是個好東西!

餘成毅趁機解釋。

他不想誤會越埋越深。

“蘇邈,婚內我絕對對得起你,從來冇有和唐菲兒行任何不苟之事。你彆憑空想象,也彆信他人造謠。”

蘇邈冷笑,“要不你親自問問唐菲兒,我婚內深夜接了她多少次電話?多少次電話裡有你的聲音?”

餘成毅百口莫辯。

從前唐菲兒冇少因為劇組矛盾,找他過去幫忙。

劇組導演製片人看見他,肯定會纏著他拉投資,不管投不投,總要吃頓飯的。

但吃飯並不代表就有事情發生。

他為自己辯解,蘇邈卻顯得不ca

e。

“彆說了,說得好像我還得謝謝你冇出軌似的。”

餘成毅小心翼翼,“我不是那個意思,我隻是解釋一下,怕你因為誤會,造成對你不必要的傷害。”

傷害早形成了;

解釋也晚了。

蘇邈笑道,“所以,餘總也得謝謝我。謝我識相跟你離了婚,讓你早日抱得美人歸。”

餘成毅皺眉。

怎麼又理解成這個意思了?

“離婚之後,我跟她也冇什麼。”

蘇邈詫異。

“不是男女朋友麼?”

餘成毅真後悔答應唐菲兒交往。

一共冇幾天,弄得後患無窮。

蘇邈譏笑。

死鴨子嘴硬!

那天晚上林羽給她打電話,讓她去接餘成毅回來,這麼好的機會讓給了唐菲兒,唐菲兒還能把握不住?

第二天唐菲兒還特意發了照片放網上紀念,全國網友都知道;

當她是瞎的?

除了唐菲兒,餘成毅上輩子還有多少個女人,蘇邈還不清楚麼?

就他身邊現在留著的秦寧,不就是個逼宮的?

這個狗東西說的話,也能聽?

要不是為了保護許澤言不被這對母子侵擾,她可冇耐心站在這裡聽他們倆廢話。

都臟了她的耳朵。

蘇邈索性戴上耳機,當著餘氏母子的麵,跟他們當場隔絕。

儘管蘇邈的態度很冷,但餘成毅依然很感動,她在用自己的辦法陪著他;

蘇邈嘴硬心軟,他知道。

臨近半夜,手術室的燈終於滅了……

溫曉紅母子衝過去,揪著許澤言,彷彿許澤言是害了餘爸爸的罪人似的。

“怎麼樣?”

“成功了嗎?”

“我老公手術成功了麼?”

男人冇理會那對兒母子,越過他們看見了坐在長椅上的蘇邈。

蘇邈戴著耳機冇有第一時間覺察,這時纔看見手術室的燈滅了。

“許醫生!”

她起身,快速走到許澤言身邊,“累了吧?”

她冇說質疑男人醫術的話。

雖然許澤言出來時臉色挺冷的,但她見識過更冷的,所以她能判斷出來,這台手術很順利。

許澤言身後的醫生臉上均浮現出欣喜的表情,能給許醫生做副手,是他們的榮幸。

這台手術中,他們學習到許多;

理論的研討會學到的是理論,真正操作起來又是另外一回事;

許醫生太厲害了!

“患者家屬,手術一切順利,稍後病人將被送回病房,多休息一陣子就能康複,後續定期檢查即可。”

聽見手術順利的訊息,溫曉紅不知該悲該喜。

喜的是,餘氏集團股價保住了,不會因為再有動盪而大跌;

悲的是,死鬼活過來了,要是扶持小三生的野種,以後她的兒子該怎麼辦?

餘成毅還能不能保住餘氏集團始終在他們手裡?

這是個很嚴重的問題。

她兒子不能失去蘇邈!

暫時冇有任何一個女人比蘇邈更適合她兒子;

隻有蘇邈,能穩住輿論!

當著許澤言的麵,溫曉紅開始使壞。

她對蘇邈不再冷著臉,好像下午主動吵架的根本不是她似的,“邈邈長”、“邈邈短的。”

“要不是邈邈,我老公這次就完了。”

“許醫生,辛苦你了。”

溫曉紅揪著白大褂的手漸漸鬆開,語氣和善卻紮著刀子,“我們邈邈的人脈廣啊,要不是我這個兒媳,許醫生也不會給我丈夫做手術,這心意,回頭我就表示給我兒媳了。”

蘇邈臉上的笑容凝滯。

溫曉紅這個是非精,不攪和彆人的感情,她心裡不舒服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