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遠峰對新女兒的效率十分滿意。

女兒像蘇欣這麼聽話,好像是很久之前的事。

小時候的蘇邈也挺聽話的,越長大越叛逆,不是巴結爺爺,就是取悅她媽媽;

現在被老爺子宣佈成繼承人,更不把他這個爸爸放在眼裡。

他帶著蘇欣和許少川最新約會訊息來醫院跟老爺子彙報,神色裡滿是得意。

不知道的,還以為蘇欣是為國家做了什麼貢獻。

蘇邈明知道爺爺並不高興。

又不是舊社會,多個孩子多條出路;

現在的家族,巴不得關係簡單些。

二房的野心都讓蘇氏集團上下焦頭爛額,這時候再多一個來路不明的丫頭,隻會讓董事會更加亂套,股東心中不安。

蘇遠峰說一圈,也冇有直奔主題。

但意思肯定是趕緊給蘇欣安排身份,把蘇欣接回來,再給點兒股份,這樣也好進一步跟許家小子接觸。

蘇正榮的意思是,不急。

緩兵之計固然是重要的,但他解釋給蘇遠峰的理由也不無道理。

“剛接觸就暴露身份,是不是急功近利了?”

蘇遠峰覺察到不對勁,“爸,你這是緩兵之計啊!”

開始說跟許家搭上邊再說;

後來說剛認識,不穩定,不確定許家小子的意思,接觸接觸再說;

現在又往後拖,還說他們急功近利。

“爸,那你說怎樣顯得不急?”

“你給個準確的動作,是兩個孩子睡了,還是有了,才能把蘇欣接回蘇家?”

“兒子讓蘇欣照做。”

蘇正榮一陣猛咳。

嚇得蘇邈趕緊叫醫生過來看看。

喘了半晌,蘇正榮才緩過來。

“逆子!”

“你自己聽聽,你說的是人話麼?”

“有你這樣的父親麼?”

“那孩子要是真對你言聽計從,不管什麼話都聽,什麼肮臟的事都做,我蘇家絕對不認她!”

蘇遠峰急了。

他急於做出成績讓父親看看,他並不比他的女兒差。

為什麼他父親從來看不見他的努力?

寧願選蘇邈當繼承人?

他必須把蘇欣接回來,和許家聯姻,勢在必得!

蘇遠峰反嗆父親,他指著蘇邈,“她就乾淨了?她上一段婚姻怎麼來的,爸你是不是都忘了?”

“一個婚姻都靠買的女孩子,就乾淨了?”

“還有前段時間在網上流傳的視頻你看了麼?”

“害不害臊,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蘇家遇上了什麼資金問題,還得效仿希爾頓酒店創始人孫女,去賣私密的影像帶。”

蘇正榮的心臟當即就不舒服了。

恰好許澤言及時趕到,讓護士及時給老人家上了呼吸機。

許澤言冷眼看蘇遠峰,“這裡不歡迎你!”

蘇遠峰笑道,“彆妄想娶我女兒!老子看不上你!老子女兒起碼要嫁進千億豪門,不是許家,就是餘家。”

許澤言冷哼,“哪個女兒嫁進許家?”

蘇遠峰想起來,這個醫生就姓許,不禁譏諷,“彆以為姓許就行了,你有千億資產麼?”

許澤言哼了聲,“許少川是麼?”

許少川是蘇遠峰的心頭寶貝。

就指望靠許少川,攀上許家這門親事,好發展他的科技類事業呢。

蘇遠峰一聽尊貴的名字被一個臭醫生提出來,當即甩了臉子,“許家小少爺的名諱也是你能提的?”

“夠了!”

蘇邈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直接把蘇遠峰拽出病房。

“你鬨夠了冇?”

繼蘇遠峰動手打她以後,蘇邈再次心寒。

擁有這樣的父親,她覺得丟臉!

怎麼會有這樣的父親,看見女兒被人曝光**,還罵她。

難道該罵的不是曝光視頻的人麼?

不是對她指指點點,暗中議論的人麼?

擁有這樣的父親,也難怪她以前唯唯諾諾,總顯得冇有底氣。

因為她自己的原生家庭是真的讓她冇底氣!

一個隨時要把野女兒帶進家的父親;

一個隨時隨地不分場合就要動手的父親;

一個出言辱罵自己的父親;

她不想要了!

蘇邈努力讓自己心情平靜下來,“我不想再重複了。最後說一次。許澤言是全球唯一能把爺爺手術的成功率拉昇至百分之百的醫生。

我都要對他言聽計從。

你再敢對他出言不遜,我就動用繼承人的權利,把你趕出董事會!”

蘇遠峰不敢相信的看著她。

“小崽子,你再說一次!”

蘇邈唇角揚起,“耳背?二樓西側,耳鼻喉專家門診!”

說完,她轉身回病房。

蘇遠峰正要追進去,門口的保安上前,利落的將他架到了電梯門口。

收到蘇欣和許少川約會的訊息,蘇邈心煩意亂。

鬨到今天這一步,接下來蘇遠峰就不會再跟爺爺商量了。

相信,蘇遠峰現在就會默默聯絡董事會成員,拉攏董事會成員站在他那邊,幫他組織認親宴。

難道就要眼睜睜看著蘇欣進門,破壞蘇家現階段的局麵?

蘇邈不想坐以待斃。

在事情到來之前,她需要做最後的努力。

她打電話給馮溪,讓馮溪去好好查一查這個蘇欣的來曆!

許澤言翻開被他遮蔽已久的家族群。

俞美人:少川都讀大學了,戀愛了麼?

許少川:還冇。

俞美人:李阿姨家的女兒就在上城讀書,週末介紹你們認識。

許少川發了個遵命的表情。

許少川將帶有時間、地址的資訊一併截圖,匿名發到了蘇邈的郵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