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碰見許澤言問她們去做什麼,馮溪嘴漏,“登台唱戲。”

蘇邈眉心跳了跳,心想馮溪是不是興奮過頭了?

她彎了彎唇,“許醫生,我要外出處理一點家事,我爺爺拜托您了,有特殊情況,您隨時給我打電話。”

許澤言微微頷首。

兩人麵上客氣,馮溪暗自偷笑。

進了電梯,蘇邈問她笑什麼?

“笑你倆像相處許久的夫妻。”

怎麼可能?

蘇邈連連搖頭。

“怎麼冇可能呢?”馮溪又開始磕上了自己新粉上的CP,“他看你要出去很緊張的問你乾什麼去。

你明明冇必要給他解釋,就說出去辦點事就完了,偏偏要告訴他,你要處理的是家事;

而且你還讓許醫生幫忙照顧董事長。

這不就說明你根本就冇把許醫生當外人嗎?”

蘇邈並不覺得。

因為許澤言是醫生,所以她才那麼說。

哪兒有馮溪解釋的那麼多意思?

馮溪磕CP上癮,暗下決心,要抓緊在醫院裡打聽許澤言的感情問題。

蘇遠峰很重視把蘇欣認回蘇家,因此認親儀式都選擇上好的酒店會議室。

受邀前來參加的所有人都西裝革履,精心打扮過,一看就是事先接到了通知。

蘇邈和馮溪進門,台上講話的人正是蘇遠峰。

濃眉冷毅,氣質雍容,一把年紀還十分精神抖擻,氣場早已與商業深深捆綁,一看就是生意人的打扮。

見蘇邈進門,蘇遠峰嚇了一跳。

蘇邈這個時候來,肯定是來搗亂的。

於是台上的男人忽然板起語氣質問,“邈邈,你來做什麼?”

蘇邈絲毫不給二房留麵子,也不給二方反駁的機會,直接把自己是如何得到訊息,中間又經過了多少人,一長串的名字全都拉回來,羅列成名單;

源頭,是蘇晨。

蘇遠峰狠狠的瞥了蘇晨一眼。

他叫他們二房過來,是給他們二房麵子,結果他們卻故意把訊息透露給蘇邈,讓蘇邈來搗亂?

這是什麼意思?

故意跟他作對?

二房過來到底是替他慶祝的?

還是過來站在蘇邈那邊的?

蘇遠超哪能想到這種事被蘇邈拿到明麵上說。

他趕緊跟哥哥解釋,裝瘋賣傻也要把這件事糊弄過去。

“大哥,我們也不知道你冇叫邈邈過來,這麼好的事為什麼不叫邈邈,邈邈還能不同意啊?”

“公司裡很多高層都來了,所以我們以為你誰都請了呢。”

“我們還想著跟邈邈商量,大家是一起來,還是怎麼辦?”

蘇邈毫不留情戳穿了他的鬼話。

“如果超叔想跟我商量,怎麼不直接跟我說?中間還要通過這麼一長串的人?”

蘇遠超啞口無言。

以前覺得蘇邈是挺內斂的一個小姑娘,現在怎麼什麼話都往外說,一點都不給人留麵子。

蘇邈單刀直入,直戳二房的脊梁骨。

“爺爺不想認比我還大的蘇欣回來,這事蘇家人都知道。

爺爺犯病之前,我在家門口碰見你們一家子,當時你們不就知道了?

一邊迎合我爸,配合我爸來參加認親儀式;

一邊又讓人偷偷給我送訊息,想讓我惱羞成怒,到現場來搞破壞;

你們還真是又當又立,什麼好事都讓你們占了。

怎麼著?

非要把我們父女擺弄得團團轉,你們才高興嗎?”

蘇遠超知道自己不占理,說不過蘇邈,便想用其他的理由激怒蘇遠峰,讓他們父女自己去鬥。

“邈邈你先彆激動,你爺爺一時冇想開,隻要你願意,你爺爺也會同意蘇家有新的孩子進門的。”

蘇邈早知道這一家子厚臉皮,搬弄是非的本事堪稱一絕。

當著麵玩花樣的時候還真不多。

讓蘇欣進門是醜聞,所以爺爺才牴觸。

爺爺會考慮她的想法,但她的想法又不是全部。

搞得好像讓蘇欣進門是多大的喜事,隻有蘇邈不同意似的。

果然,蘇遠超此言一出,蘇遠峰便遷怒蘇邈。

“蘇邈!如果你是帶著祝福來的,你就留下在一旁乖乖觀禮,看你姐姐進門。

如果不是,那你現在就出去,這裡不歡迎你。”

蘇欣表麵嚴肅,眼裡的笑意卻已經藏不住了。

她今天特意穿了一件比較舊,又顯得她很乖巧的連衣裙;妝容很淡,故意弱化自己淩厲的一麵,顯得楚楚可憐。

她說話聲音都不敢太大,生怕破壞了淒苦感。

“爸,你彆因為我跟妹妹爭吵。”

蘇邈勾了勾唇。

不愧是小三的女兒。

把運營男女關係的那一套拿到父女關係中,一樣吃得開嘛。

蘇邈隻是剛到,好像已經對蘇欣的命產生威脅似的。

蘇遠峰招呼蘇欣到自己身邊,生怕蘇欣受了委屈。

蘇遠峰此舉,給蘇欣營造了好像她是勝利者似的,全然忘了她這個便宜老爸也冇什麼實權,蘇家現在繼承人是蘇邈這回事。

她眼底的小確幸被對麵的蘇邈捕捉到,蘇邈看她的眼神簡單直接,好像能將她的小心思全部看穿。

蘇欣不由自主露了怯。

蘇遠峰鼓勵大女兒,“彆怕,爸爸給你做主!”

蘇邈挑挑眉。

不知為何,蘇欣像是拿了柔弱劇本的女主,而她則像一個阻止親父女相認的噁心腸女配。

這一刻,蘇邈忽然覺得自己似乎做錯了。

這件事完全可以有另外一個解決辦法。

既然凡事不能兩全,父母不聽她的,都有自己的想法,那麼她也可以在不乾涉父母決定的情況下,作出自己的選擇。

蘇遠峰瞪了蘇邈一眼。

“你到底是來做什麼的?”

“冇什麼。”蘇邈語氣冷淡,“您今天想認她為女兒,我冇有任何意見,但您的做法僅代表您,並不代表整個蘇家都接納了她。”

蘇遠峰皺著眉頭,“你什麼意思?”

“作為蘇家的繼承人,我的意思就代表著爺爺的意思。”

蘇邈挺直腰背,她的底氣是爺爺給的。

身為蘇家繼承人,她的一舉一動都是為了蘇氏集團考慮,做錯事的不是她,私生女也不是她生的,她才理應是理直氣壯的那一個。

馮溪內心替老闆搖旗呐喊。

虐小綠茶!

蘇遠峰靜靜的看著相處了二十多年的女兒,有點不敢相信這是蘇邈。

從前唯唯諾諾冇什麼底氣的女孩子,此時像女王一樣站在他麵前。

真是屁股決定腦袋,剛成為幾天繼承人,就已經飄到天上去了?

蘇遠峰提醒她,“注意點場合,彆給臉不要臉。”

蘇邈是個小輩,不能說過分的話,隻能上證據。

“我不允許蘇欣進門,主要有兩個原因。”

蘇邈回頭給馮溪使了個眼色。

馮溪,“借用一下會議室大螢幕。”

她將準備好的證據全都放在了一個檔案夾裡,所有照片在螢幕上巡迴播放。

蘇欣麵如死灰,蘇邈怎麼有這些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