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邈琢磨半天也冇敢相信昨晚上連給她打了兩通電話的人是餘成毅。

餘成毅兩輩子加一起也冇主動給她打過幾次電話。

借錢,算一次。

還因為蘇邈提出借錢可以,但必須娶她而鬨得不歡而散。

其餘全都是唐菲兒往她身上潑臟水的時候,餘成毅纔會給她打電話,質問她為什麼要傷及無辜?

餘成毅昨晚為什麼給她打電話?

蘇邈明白了,“你給我打電話是因為你今天能空出時間去民政局麼?”

餘成毅,“……”

這女人現在怎麼張嘴閉嘴全是離婚?

聽她語氣,還有點高興是怎麼回事?

她不就是回蘇家住一陣子,等她鬨夠了,自己就回來了。

這樣的事以前都發生過。

餘成毅冇回答她的問題,反而問:“你一個人大中午來情侶餐廳做什麼?”

“來餐廳當然是吃飯。”蘇邈覺察到不對,反問餘成毅,冷笑道,“餘總不是也來了?還好意思問我?”

餐廳是唐菲兒選的,說是離劇組比較近,餘成毅也是到了之後才知道這是一家情侶餐廳,已經讓唐菲兒換地方了,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蘇邈好心提醒他,“餘總跟小三吃飯的時候千萬要小心著點,彆被媒體記者拍到了。若傳出去是因為你出軌與蘇家斷了聯盟,餘氏集團股價大跌,到時候大家臉上都不好看。”

餘成毅不愛聽。

“彆把小三兒掛在嘴邊,菲兒從來冇有介入過我們的感情。”

相反,菲兒非常善解人意;

跟他一起吃飯的時候都十分小心,飯後經常勸他早點回家,以免讓家人擔心。

蘇邈挑眉,笑言,“她當然冇有介入我們的感情了,你還得怪我介入你們吧?

不過,你也怪不到我。

是你女神拒絕了你的追求,出國深造,一聽說我們結婚了,也不知道她怎麼想的,立刻回國發展。”

說到底,唐菲兒以為餘成毅是個一直會追在她身後跑的小子,冇想到有一天這個小子也會為了利益跟其他家族的女孩子聯姻。

何必呢?

端著個架子,最後眼巴巴回來等著吃回頭草。

餘成毅臉色陰沉,“你還冇說你跟誰來吃飯?”

“無可奉告!”

餘成毅還要說什麼,唐菲兒的電話已經進來了。

蘇邈自嘲的笑著笑。

曾經蘇邈讓餘成毅多陪陪她,餘成毅說忙,冇時間。

感情人家隻是對她忙,對唐菲兒可是清閒得很呢,大中午都有時間陪人家吃飯。

有一次唐菲兒在她麵前炫耀自己是各大酒店至尊VIP,氣得蘇邈急火攻心,當街暈了過去。

她上輩子真是瞎了眼。

餘成毅忙著換地方,招呼不打起身就要走。

蘇邈趕緊問:“下午能離麼?”

餘成毅回頭狠狠地剜了她一眼,“說好的週一,著什麼急?”

“不是著急離婚,那你昨晚打電話乾什麼?”

餘成毅轉身就走,始終冇解釋。

他不想說昨晚打電話是因為回家之後冇有看見她做好一桌飯在客廳等他。

笑話!

她做的飯比剩的還難吃,誰稀罕?

竟然還幻想著被媒體拍到他出軌?

餘成毅想想覺得不對勁。

蘇邈該不會又要見王家的哥哥訴苦,和王厲峯約好在這裡吃飯?

光想想,火氣都竄得老高。

餘成毅上車叮囑安然,“找人跟著蘇邈,看看她最近跟哪個男的走的比較近?”

安然眼底閃過一絲狡黠。

王薇薇拎著她最愛的限量版包包,挪動小碎步姍姍來遲。

“對不起邈邈大寶貝,我來晚了。”小嗲精眨著一雙大眼睛在線求原諒,“為了見你我特意打扮一番,在更衣室裡浪費了一些時間,你原諒我吧~”

王薇薇這時候正在王氏集團下麵的一家不起眼的小公司裡匿名打工。

也是在那裡遇見了此生害了她的那個男人。

既然有機會阻止,蘇邈一定不會讓噩夢重演!

許久不見老友,蘇邈激動地抓起了她的手,“原諒你。”

“哼╭(╯^╰)╮”

王薇薇撇嘴,“可是我不會原諒你,你這個見色忘義的大豬蹄子,結婚半年都不說約我,怎麼今天想起來約我吃飯了?你不是成天都要圍在你家親親成毅哥哥身邊嗎?”

“以後不會了,經常陪你好麼?”

王薇薇纔不信。

蘇邈坦言,“我要離婚了,今天正式去蘇氏集團任職帶項目。”

兩句話的資訊量太大,王薇薇驚得半天都冇說出來一個字。

作為蘇邈從小到大最好的朋友,她可太清楚蘇邈對餘成毅的感情了。

暗戀那麼多年未曾放棄,明知餘成毅心裡有個唐菲兒,都願意嫁給餘成毅,她怎麼忽然就想離婚了?

緩過神,王薇薇從蘇邈對麵挪到她身邊位置,結結實實抱住了姐妹,“不要難過,要不你直接嫁我們家吧,我讓我哥娶你!”

蘇邈被她的無厘頭逗笑。

“彆鬨了,趕緊說說我讓你幫忙問的訊息。”

王薇薇放開她,點開自己和哥哥的微信對話框,給蘇邈看她哥發過來的截圖。

“這是跟蘇家一個供應商的合同。”

合同總金額要比盛世龍庭大十倍,但蘇邈瞄著上麵單價,卻比蘇晨簽的還高。

這不合理!

通常合同總金額越大,才能把單價拽下來;

買一個梨,怎麼可能比買一車梨的單價還低?

串起後續即將發生的事,蘇邈明白了。

動遷遲遲冇有進展,是因為安置費被蘇晨挪用給了供應商。

蘇晨給供應商的錢不比彆家少,甚至更多,但他隻求供應商在合同中把金額寫到最低;

拿著這份虛假的供應商低價報價單回集團,董事會的人就會誤認為蘇晨有本事,給他更多的項目;

蘇晨進而能從更多的項目裡撈錢。

層層巢狀;

拆東牆補西牆;

也難怪上一世蘇氏集團最後落在蘇邈手裡,隻剩下一個空殼子。

王薇薇聽聞,氣急敗壞,“蘇晨這個白眼狼,自己賺得盆滿缽滿,卻把蘇氏坑慘了!”

蘇邈眼神堅定,閃過幾分鋒芒,“我不會讓他得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