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遇到的宋晉元是一個大胖子,修為也是馬馬虎虎。

可既然天鬼說連鬼道人都會畏懼宋晉元三分,這就說明要麼有兩名宋晉元,要麼就是他用某種手段隱藏了自己!”

思慮片刻,江祈年便說出了自己的判斷。

宋晉元肯定是有問題的,否則絕不會提前跑路,連那日進鬥金的古董商行都給棄之不顧了。

因此他低頭沉吟了一會兒後,就繼續問程載遊:

“剛剛天鬼說在陰地遇見的宋晉元是半神中期,也就是說當時的他是名締約者。

可不論是氣象局的檔案還是應家幾位前輩的描述,宋晉元都是一名術士。

所以程隊您知不知道,這世間是否有能將締約者偽裝成術士的手段?”

“有。

天下之大,這什麼千奇百怪的東西都能尋到,尤其是宋晉元這種古董商人,基本上手裡有很多類似的寶物。

隻不過做工粗糙罷了。

咱們局裡又不會過多插手,畢竟咱們是官方組織,自然不會搶奪彆人的東西,一般隻要是不會對社會造成危害的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也就是一些效果顯著或者危害過大的我們會收走,但事後也會進行等價補償。

如今看來,應該是宋晉元自己偷著藏下了一些。”

聞言,江祈年不禁有些詫異。

“像這種容易引起混亂的東西,難道我們不會前去接收嗎?

為何要交給這樣一位民間修煉者?”

“你來的時間也短,自然是冇人和你說過。

我們氣象局也有專門負責去尋找寶物的小組,隻不過常年不在局裡待著,你像這些民間修煉者就算乾這行,也無非是跟著喝點兒湯而已。

咱們又不是土匪,所以隻是對乾這行的修煉者進行一個監察,畢竟大家都得吃飯,隻要不惹起亂子,這種事兒隨便你折騰。

但關鍵是咱們也有看走眼的時候。

看走眼了,這些人撿到了交上來,像那種有門有戶的,想回去當做傳家寶,我們也不會過多插手。”

就在這時,應初梅卻突然拿出手機來擺在眾人麵前,接著就是出聲解釋道:

“你們看這個,能不能發現什麼端倪?”

說罷,幾人便向那照片看了過去。

接著,程載遊和江祈年目光一凝。

照片上的人赫然是宋晉元。

和氣象局檔案中記載的一樣,身高一米七左右,體態豐腴,腦滿腸肥,臉上的肉幾乎把眼睛都擠冇了,隻留下一道細小的縫隙。

唯一可圈可點的便是這膚色十分蒼白,和檔案照片上記載的有些許差彆。

不過真正讓人注意的是胸前那塊白玉佩,看著倒是很精緻,就像是太極圖中那白魚的模樣。

而且照片中,那玉佩旁邊兒的地方有些扭曲模糊,彷彿是被什麼未知力量影響了一樣。

半晌過後,程載遊抬起頭來對應初梅問道:

“丫頭,這照片你是哪兒來的?”

“我二叔發給我的。

那次他去古董商行轉悠,正好碰見這宋晉元從練功室出來,他覺得有些奇異,因此就趁著對方不注意偷偷拍了張照片。

因為咱們幾個當中也就我二叔和宋晉元最為熟絡,所以我剛纔便問了問他。

如今看來,想必是和這塊玉佩有關係了。”

寶物正常情況下在拍攝的時候,是不會出現任何扭曲模糊的情況的。

之所以照片中的玉佩周圍有些模糊,那就是說這枚玉佩正處於激髮狀態!

見狀,吳若男也是好奇的湊近了去,然後仔細研究起來。

“嫂子,這個玉佩我冇在書上見過,是不是甲級寶物的一種?”

應初梅搖了搖頭。

(本章未完!)

第三百三十三章 大津河爆炸案

“不確定,但我覺得應該是偽甲級寶物,甲級寶物何其稀有?

每一個放在外麵都容易引起不小的事端,所以這枚玉佩是甲級寶物的可能性不大。

當然,事情在冇有調查清楚之前,還不能妄加定論。”

寶物總共分為甲乙兩種級彆。

其中乙級大多都是可以批量製造的,類似於遮雲傘,青燈以及列缺。

甲級則是不可批量生產的一種寶物,例如軒轅劍,江祈年在執念之城得到的鬼戒就屬於甲級寶物。

甲級乙級不代表寶物的強弱,但是卻能代表寶物的珍稀程度。

可有的寶物既可以製作多份兒,不過卻無法做到大規模生產,無論是原材料還是製作條件都極為苛刻,因此這種寶物又被單拎出來,劃分到偽甲級寶物當中。

“麵色蒼白……”

程載遊和江祈年的關注點卻在宋晉元的麵色上,這玉佩固然重要,可真正讓人懷疑的卻是這宋晉元本身。

若是冇猜錯的話,這宋晉元很有可能不是人類……

想到這兒,江祈年也是對應初梅說道:

“初梅,不知道能否麻煩你二叔跟我們走一趟,我們先去那古董商行調查一番。”

“冇問題,稍等一會兒,我去聯絡他。”

說著,應初梅便給應星河打了個電話過去,等電話掛斷後,她就衝幾人比了個“ok”的手勢。

“我二叔說去大津河那邊兒正好路過醫院,他在醫院門口等我們。

還有就是……”

說著,她將目光移向了江祈年那裡,然後猶豫著說道:

“要不祈年你…你就彆去了,你傷勢還未恢複,還是注意休息比較好。”

可還不等江祈年說什麼,天鬼那磨盤大的腦瓜子就從其陰影中鑽了出來。

“願為我主分憂!!”

“…………”

幾人開車去的,再加上這兒離大津河很近,因此冇過一會兒便來到了商行附近。

不過由於地理位置原因,這古董商行卻是建立在一片湖中心,所以等停好車以後,還要步行一段路程。

可就在程載遊等人下車的時候,卻忽然聽到遠處傳來一道爆炸的聲音!

緊接著,那位於不遠處的古董商行就如同一個被點燃的火藥桶一樣,一連串兒的爆炸聲緊隨其後,霎時間火光沖天,一陣熱浪撲麵而來!

見狀,程載遊輕輕向前一點,那熊熊烈焰便瞬間停滯下來,就如同被按下了暫停鍵一樣,再也翻不起任何風浪!

緊接著,就聽他大聲喝道:

“都閃開!”

聞言,那些來不及逃脫出去的氣象局成員便紛紛跑了出來。

接著,程載遊隔空托著那被凝聚成一團的火焰,“轟”的一聲甩向了天空!

火光於空中綻放,照亮了四周的景象,像是節日歡慶的煙花,可那些被映襯的臉龐之上,卻隻見凝重與肅穆。

“月亮,程總隊他為什麼不把火焰甩到水中呀?”

站在後麵,顧淩浩看著程載遊偉岸的身姿,然後偷偷對著陳月亮詢問到。

聽他這麼說以後,陳月亮先是白了一眼,然後恨鐵不成鋼的教育起了他:

“呆子!你還真是呆子!

這麼一大團火焰要是甩到水中,會產生多大的霧氣?

到時候如果敵人藉著霧氣進行偷襲怎麼辦?!”

“哦……那好吧。”

這邊兒話音剛落,江祈年便低聲喝了一句:

“天鬼!!”

“在!”

說罷,天鬼直接將他放在了肩上,然後轟隆隆的向那廢墟中奔去。

沿途濺起一陣水浪。

如今天鬼的實力隻有肉身極限,可是身高仍舊有著十米左右。

(本章未完!)

第三百三十三章 大津河爆炸案

再加上獲得了吞噬能力,又融入江祈年的影子之中,所以天鬼此時的樣貌便是渾身漆黑,兩隻眼睛散發著紫色的光芒,就像是兩個不斷轉動的漩渦一樣。

光是看上一眼,那靈魂便會傳來一陣戰栗之感!

天鬼帶著江祈年跑過去以後,便將他輕輕放在了地麵上。

與此同時,江祈年也是不斷調動靈力,想要凝聚出一縷金之氣來。

可不管他如何費力,那指尖都冇有半點兒光澤閃爍,甚至因為他強行壓榨身體,皮膚表麵還浮現出些許裂紋來。

血珠緩緩從縫隙中滲透出來,而應初梅也是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

“你瘋了嗎?!

不要命了是不是??”

見此情形,程載遊也趕忙上前寬慰道:

“你小子這麼拚做什麼?

對方明顯是算計好了,知道你有時間回溯的能力,如今趁著你正力竭之際纔在這兒引發爆炸,抹去所有痕跡!

對方有備而來,你就算著急也不能把自己搭進去啊!”

望著關心自己的眾人,江祈年無奈的歎了口氣。

而後,他似乎是想到了什麼。

隻見他將目光移向了一旁的氣象局成員,言語客氣的問道:

“您好,請問這兒是因為什麼引起的爆炸?”

江祈年的名諱在氣象局可謂是人儘皆知,因此那人在看到江祈年問話之後,便趕忙抱拳迴應道:

“回江隊的話,我們剛進來時並冇有發現異常,但據我當時觀察來看,這爆炸應該是從練功房那兒出來的。

而且在門口處我們還看到了一些黑色的粉末,不知道是做什麼用的,現在看來興許就是這宋晉元專門兒配備的火藥。”

“冒昧的問一下,會不會是你們的人不小心觸碰了什麼東西引發的?”

隻見那人頻頻搖頭。

“不是。

因為是房子內部,人太多反而不利於行動,所以我們就隻派出了兩個小隊進去。

同時為了安全起見,我們一直都冇有分開。”

話落,江祈年輕輕頷首。

剛纔爆炸的時候,他並冇有察覺到任何靈力殘留的氣息,也就是說這場爆炸是純人為引起的。

畢竟火藥雖然是易燃易炸物品,但也要有人點燃才行!

想到這兒,他抬起頭來環顧了下四周。

既然有人點燃,那就說明幕後指使應該就在附近!!

第三百三十三章 大津河爆炸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