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其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氣息來看,這天女妭可不是什麼仿造品!

而是真真正正的上古旱神,九天之女!!

世間滄海桑田,萬物變遷,哪怕是曾經的神明也已經身死道消,唯留下一道屍身,卻還要受他人掌控。

可哪怕是經曆數千年之久,這女妭僅靠屍身便有著半神巔峰的實力!

神境分普通神境和帝者,帝者之上是五帝級彆,五帝之上則是三皇。

修煉者一旦抵達神境或者天官境,便代表著擁有與神比肩的實力,而帝者就算在神靈中也屬於凶名赫赫的存在。(天官地仙等稱呼為術士專屬,其餘修煉者妖物皆由半神神境來劃分。)

三皇五帝,那是超越了絕大部分神靈的人物兒,唯有四禦神與先秦神話的至高神才能與其抗衡。(《山海經》屬於先秦神話)

其實四禦神基本上都能在《山海經》中找到些蹤影,隻不過是因為證道之法不同,所以才規劃於仙家神話體係當中。

(注:仙家即道家,並無任何貶低之意,隻按照年代順序來寫,道家神話體係起源於東漢,比先秦神話要晚。)

因此這些書中所記載的神靈,但凡是能於曆史長河中留下濃重一筆的,大多為帝者!!

如此,哪怕天女妭如今意識全無,眾人也不敢小覷!

見此情形,那應初梅腰間神劍躍躍欲試,似乎是感受到了威脅。.

隨後她調動術法仔細觀察,接著便對程載遊說道:

“程隊,萬事小心,這女妭恐怕對人族有著不小的怨念,到時倘若斬其枷鎖,事態將變得不可收拾!!”

關於天女妭後續記載,世人大多是不瞭解。

可天女妭雖是有功,但天下大旱,百姓顆粒無收,當時的人族統治者又怎會容忍其存在?

黃帝賢仁,這過河拆橋之事自然不會做,可不代表其之後的統治者也會顧及舊情。

農耕不論在何時,都是炎黃之地的根本所在。

因此這天下自然容不得一個所過之地,赤地千裡的天女妭!

或許是感受到了軒轅劍的氣息,天女妭身上的鐵鏈也是微微震顫起來,那程載遊頓時大喝一聲:

“前輩,得罪了!!!”

說罷,提刀而上,猙之圖騰浮於身後,旭日東昇,隅湖之地,亮如白晝!!

見天威如此,陳月亮也是好奇的問了一句:

“江隊,這天女妭若是被程總隊擒住,又當如何?”

“能相處的話,如今的氣象局容得下一隻女妭。

可若是隻能生死相向,那便直接殺了了事。”

聞言,陳月亮有些困惑。

“可是…可是天女妭雖然是神,但曾經也是幫助過我們的呀。”

“月亮,我問你,氣象局是什麼樣的一個機構?”

“氣象局……躬耕於黑暗,守護天下黎明,正義的化身!”

江祈年點了點頭。

“對,你這麼說也冇錯。

但你要知道,這守護的黎明並不是天下的黎明,而是獨屬於人族的黎明。

因為氣象局……從始至終都是一個自私自利的機構。”

“這……”

聽到這樣一番言論,不光是陳月亮幾個孩子,連應初梅都詫異的望向他,似乎是冇想到江祈年居然會有這樣的看法。

每一個加入氣象局的人,都會以此為榮,並且願意為那心中的信仰去奮鬥終生。

可如今江祈年卻說氣象局是自私自利的組織,這……就連應初梅都有些難以認同……

見她們這副模樣,江祈年也是笑著解釋起來:

“既然這宋晉元還不打算出手,那我便和你們稍微說道說道。

我之所以這麼評價氣象局,無非是因為氣象局所做的事(本章未完!)

第三百三十五章 氣象局的本質

情正是如此罷了。

自私自利,私的是人族,利的是人族,可這受影響的卻是世間萬物。

哪怕我們已經做的很好,可以和這些妖物和平共處,但這一切的前提是它們處於可管控範圍內。

隻要是有半點兒不臣之心,氣象局秉承的原則一向是寧殺錯不放過。

包括神明也是,他們想重新統治這世間,再度恢複神權統治,那我們就要打,打的他們頭破血流,打的他們再無征伐之誌!

神明之間也分為很多陣營,像天女妭這種站在人族陣營的,你當又有多少?

可結果如何?

天女妭的下場又如何?”

聽到這兒,應初梅也是會心的笑了一聲,並未過多言語。

可陳月亮卻是有些受打擊。

似乎自己心中的信仰,有點兒崩塌的趨勢……

見狀,江祈年不由得笑著搖了搖頭。

“月亮,我問你。

你的父母是不是人族?”

“是。”

“你的親朋好友,你所在乎的人,是不是人族?”

“是……”

“對,這就夠了。

於世間萬物而言,我們最為自私,可於人族而言,我們卻是英雄。

所以這世界並不是非黑即白的,正義與否,隻是因為立場不同而已。

我之所以和你們說這些,無非是因為你們太過心善,而這份兒善良,很有可能在未來的某一天要了你們的命。

天女妭值得同情嗎?

自然是值得同情。

可如果她會對人族出手,那我們就必須將其斬殺,哪怕一切的起因是我們。

我江祈年從不敢自恃清高,因為我也是這其中的一員,本就是行走於黑暗之人,又哪有出淤泥而不染的道理?

所以我希望你們能認清我們的工作。

是英雄,也是劊子手。

如果有個人十惡不赦,但唯獨於人族有恩,那他就是大英雄,可若是對所有種族都好,唯獨敵視甚至屠殺人族,那便該殺!

愛,感化,憐憫,隻有針對被拔掉爪牙的老虎纔有用。”

此番言語,可謂是徹底改變了顧淩浩幾人的想法兒,包括吳若男也是。

她們認為氣象局就是正義的化身,是這世間最光明最偉岸的存在。

江祈年當然希望她們懷揣著這樣的信仰去追尋夢想,但他更希望她們可以活下去。

講道理是有用的,前提是你的拳頭足夠硬。

善良也是必不可少的,前提是你的敵人已被斬斷獠牙。

憐憫,是屬於勝利者的施捨。

所以他便大大方方的說了出來。

敢做,就要敢認。

後人如何評價,那是後人的事情,他們的任務,是將一切外在威脅全部終結!

揹負罵名又如何?

他們本就雙手血腥,連這顆心,都被滿腔殺意灌注了去!!

想到這兒,江祈年也是輕聲呢喃了一句:

“終於按捺不住了嗎……”

說著,他心念一動,那藏在手心兒中的一道火焰印記瞬間消失……

“你們躲遠點!我要放大招兒了!”

突然,程載遊怒吼一聲:

“炎之陣——銅柱地獄!!”

話音一落,周圍的湖水瞬間蒸騰起來,緊接著,便是升起數十根銅柱!

這還不算完,銅柱剛一升起,那湖水便開始迅速轉變,幾個呼吸的間隙,就是變成了一片沸騰的岩漿之域!

劇烈的高溫灼燒在天女妭的身上,惹得其發出一聲聲淒厲的嘶吼。

與此同時,那程載遊大手一翻,那岩漿就開始不斷湧動,而後,就是爆炸開來!

“轟隆隆!!”

(本章未完!)

第三百三十五章 氣象局的本質

巨大的波動震顫的整座湖都開始微微晃動,攜卷著極致高溫的熱浪更是化成赤色氣體,向四周鋪展開來,以至於最後,直接將整片湖都籠罩於其中!

見此情形,應初梅手腕翻動,一隻做工精緻的木偶瞬間出現於手中,與此同時,天鬼和鬼軀的交戰也暫時擱置了下來。

隻見那天鬼貿然轟出一拳,接著就快速向後退去。

冇過一會兒,便又是“出現”在了原地!

很快,一陣莫名的陰風將煙霧吹散,而程載遊召喚出來的銅柱地獄,也是消失不見了去!

他氣喘籲籲的站在廢墟之中,遠處的天女妭同樣傷痕累累,再也冇了剛纔的氣焰。

可就在眾人以為萬事無憂的時候,卻聽見“哢嚓”一聲……

天女妭身上的鎖鏈,竟是毫無征兆的斷裂了一根!

緊接著,其氣勢大盛,***的鬼氣掀起陣陣狂風,將那未熄滅的火焰分分吹散,在這躁動的湖麵之上,蕩其急促的漣漪!!

眨眼間,天女妭一身傷勢便恢複了七七八八,甚至隱隱有著更強一分的趨勢!

還不等眾人有所動作,便是越出一步,轟然殺向了程載遊!

見狀,“文仲桃”不由得怒吼道:

“程總隊!我來助你!!”

於此時,江祈年耳朵微微一動,接著便高喝一聲:

“天鬼!!”

話音剛落,其身後的黑影便紛湧出大量黑線。

那黑線完全由鬼氣組成,在這起伏的湖水中隨波逐流,像是飄動的髮絲一樣,連接到每一位氣象局成員腳下。

“找到了!!”

天鬼高興的喊了一句。

接著,其中一名成員便忽然向後撤退而去,而天鬼則是瞬間出現於其身前!!

“宋晉元!前來領死!!”

聞言,那人臉色大變,可緊接著就是鎮定下來。

“殺我?

就憑你?!”

“若是再加上我呢?”

就在這時,文仲桃的聲音從旁邊響徹起來。

他甩開鬼軀,然後退去身上那些繚繞的黑氣,露出了本來麵貌。

異變橫生,正當鬼軀發現自己被騙,想要追上來的時候,應初梅卻陡然拔出軒轅劍,然後就將遒人召喚了出來。

“此刻,我等在宋晉元鬼軀身前!”

話音一落,顧淩浩陳月亮和吳若男就感覺眼前一道金光閃過,再回過神之際,赫然已經出現在鬼軀身前!!

應初梅喝了一聲:

“小的們,給我上!!”

同時,文仲桃與天鬼望著臉色不斷變幻的宋晉元,笑著說道:

“宋晉元,你可真是讓我們找的好苦。

請吧!

我等已經恭候多時了!!”

第三百三十五章 氣象局的本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