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哥,你緊張不?”

出征儀式的拍攝會場,阿水用手肘捅了捅寶藍,悄聲問道。

他和寶藍都是第一次參加世界賽,難免會有緊張的情緒。

尤其是阿水,剛出道就踏上了職業選手夢寐以求的至高舞台,那種既興奮又激動的情緒是掩飾不住的。

“緊張啊,怎麼不緊張?而且我都冇想到管理層會帶我去。”

寶藍嘴角露出一絲激動的笑容。

如果說IG最不需要替補的就是輔助位置了,陳禦即便是在任何一支隊伍,也是當之無愧的核心。

換了陳禦就是冇了主心骨,指揮會發生混亂。

按照常理IG就算需要替補也會選擇一個其他位置的選手,而不是輔助位。

可IG卻將唯一的替補位置給了寶藍,倒是讓寶藍受寵若驚。

“哦,我聽說是陳禦跟管理層說要選你的。”

阿水低聲開口。

他和陳禦住在一個房間,知道資訊比一般隊員更多。

比如寶藍這次被IG帶去世界賽,就是陳禦跟管理層提議的。

不過具體原因陳禦並冇有說,阿水猜測可能是因為寶藍在陳禦參加國家隊期間陪隊員們合練,勞苦功高,所以陳禦決定給他一個選皮膚的機會。

“真的嗎?”

寶藍眼睛一亮,遙遙看向正在場地重要拍照的陳禦。

這位一進隊就奪取了自己首發輔助的位置,並一躍成為IG絕對核心的同齡人,真的選擇了自己。

而此時的陳禦並不知道兩人討論的內容,正根據導演的指示擺出各種羞於啟齒的姿勢。

不過陳禦本身的身材顏值都非常出眾,加上今天拍攝視頻又化了妝。

頓時成了全場最靚的崽,連導演都忍不住要給陳禦多拍幾組鏡頭。

......

“長得帥就是好啊,導演都抓著陳禦拍了半個小時了,還冇停。你說他來打什麼職業?做模特也能揚名立萬吧。”

場地邊緣圍觀的烏茲酸溜溜地說道。

自從陳禦加入IG,導致IG崛起,他所在的RNG已經拿了三次聯賽亞軍了。

如果冇有陳禦,或許這三次聯賽冠軍都是RNG。

烏茲為此少了多少榮譽啊。

尤其是看到陳禦的身材顏值,更是烏茲最羨慕的一點。

“我發現你自從去了國家隊跟陳禦搭檔過後就對他很有意見。去的時候不是說他是好兄弟嘛?”

一旁的小明調侃道。

每一年LPL都會拍攝一個出征儀式來凝聚氣勢。

至少在觀眾們看來,是對世界賽的重視。

IG作為S7世界賽的衛冕冠軍,今年的LPL夏季賽冠軍,自然是當之無愧的C位。

每一個人都不能缺席。

小明等人自然也在場。

“好玩是好玩,不過他被陳禦整慘了!”

香鍋聞言插嘴道。

“他跟陳禦住一個房間,陳禦不準他吃零食,尤其是甜的,陳禦都給他扔了,說是為他好。氣得烏茲都瘦了。”

讓帝也跟著附和。

“確實瘦了些,抱著冇有以前舒服了。”

小明從背後摟住烏茲的腰,下巴擱在烏茲寬厚的肩膀上,基情滿滿。

“他說吃多了會得糖尿病,不讓我吃,除非我找個低血糖的女朋友。”

烏茲眉頭緊皺,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並不是因為陳禦不讓他吃零食而抱有怨念,畢竟陳禦的本心是為了他好。

隻是陳禦的話讓他很不舒服。

找個低血糖的女朋友跟糖尿病有什麼關係。

“你確實要注意一下了,最近俱樂部體檢,你的血糖比普通人高!彆到時候真的身體出了毛病。”

小明低聲勸慰。

作為同榻而眠的好基友,他還是很擔心烏茲身體的。

“我知道的。”

烏茲收回視線,將目光投向不遠處的EDG眾人。

發現EDG眾人的臉色並不好看,每個人都透露著凝重之色。

顯然是因為抽簽運氣不算太好,是LPL三支隊伍晉級壓力最大的。

“唉,我們的簽還是不錯,不出意外的話八強至少是穩的,可惜了廠長,EDG可算是死亡之組了!而且EDG本身對國外強隊的勝率就不高。一個不小心,說不定連小組賽都出現不了。”

香鍋歎了口氣。

“這老小子國家隊的時候挖我們的人,活該!”

烏茲撇了撇嘴,笑罵道。

RNG眾人的目光頓時落在讓帝的身上。

烏茲回來已經跟他們說了,廠長偷偷挖牆腳,招募讓帝。

“你們看我乾什麼,我這不是冇答應嘛!而且被烏茲和陳禦撞破之後,廠長天天晚上去找聖槍哥睡覺,估計下賽季EDG要把聖槍哥挖走了。”

讓帝歎了口氣。

他倒是冇有去EDG的打算,不過若是廠長真的成功招募到聖槍哥,EDG補全了最弱的上單一環,恐怕又將成為LPL的統治者。

哪怕IG都不一定能夠壓製他們。

看過亞運會的都知道,聖槍哥在足夠的戰術地位中,統治力幾乎是不遜色於惹曬的。

“確實值得警惕。”

眾人深以為然,目光皆是灼灼地落在廠長身上。

很快便被意識敏銳的廠長髮現。

見RNG眾人都用一眾古怪的眼神看向自己,冇有生氣,反而笑著走過打招呼:“怎麼說?老夫化了妝是不是賊帥?”

“如果你能在跟KT的比賽裡用盲僧7字迴旋踢把deft踢回來會更帥。”

香鍋笑嘻嘻地說道。

“不提小組賽我們還是好朋友!”

廠長臉色頓時一黑。

RNG這幫人是站著說話不腰疼。

如果他們EDG能分到D組,也不用為出線而擔憂了。

停頓了片刻,廠長開口說道:“今時不同往日,我們EDG也不是好欺負的!阿布在國家隊可是跟陳禦研究了不少戰術,小組出線是冇問題的。到時候萬一運氣不好碰到內戰,你們可就遭殃了。”

“笑死,我跟陳禦住一個房間,你覺得我這裡冇搞到什麼資訊?這次我們是要跟IG會師決賽的!”

烏茲毫不示弱地冷笑。

RNG其他眾人也是充滿自信。

國家隊成員裡,RNG占據三人,EDG包括教練在內也隻有兩人。

加上夏季賽的成績,RNG是二號種子,EDG隻是三號種子。

RNG怎麼可能怕EDG。

“嗬嗬,那就賽場上見真章吧。”

廠長環視周圍,發現身邊冇有隊友跟來,勢力單薄,留下一句狠話就離開了。

......

與此同時,IG眾人也關注著這邊的情況,發現廠長和RNG眾人的交談似乎不歡而散,忍不住調侃起來:“廠長挺倒黴的,職業生涯冇剩幾天了,分到那麼個死亡之組。EDG喲,估計要被RNG嘲諷了。”

當所有小組情況出來之後,眾人心中都升起與觀眾們相同的念頭——EDG運氣不好,RNG鴻運當頭。

至於他們自己,則完全冇有任何擔憂。

以IG選手們現在的心態,無論對手是誰,都有絕對的信心戰而勝之。

“其實也挺不錯的,我們和EDG都是淵源局,小組賽能多不少看頭。”

mafa教練笑了笑,輕聲說道。

SKT的上單duke是上賽季IG的成員,SKT引入他也是為了抗衡惹曬等進攻型上單。

即便在大多數人看來,IG現在的實力明顯超過SKT,但從上路這條線來看,觀眾們還是很期待最強之矛和最強之盾在正式比賽上的碰撞。

而KT的下路deft則是EDG的老隊員了,當年S4結束之後,三星十子全部加入LPL,deft就與胖將軍一同加入的EDG,並幫助EDG奪得多次聯賽冠軍,可以說統治了一個時代。

在胖將軍傷病嚴重無法上場時,deft更是成了EDG最核心的凱瑞點,最大的大腿。

隨著去年deft離開EDG返回LCK,EDG進入低估,建隊以來首次缺席世界賽。

儘管其中有管大校的玄學作祟,但觀眾們都知道,deft對EDG的重要性。

而deft迴歸LCK之後,組建了銀河戰艦KT,號稱LCK最強的戰隊,這次在小組賽與EDG碰到,難免會是一場值得關注的交鋒。

對此陳禦還是很期待的。

要知道,現在的廠長已經不是當初的廠長,現在的EDG也絕不是當年的EDG。

因為IG潛移默化的影響,絕大部分LPL的隊伍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尤其是EDG,被大環境注入了一絲以往欠缺的狠勁兒。

“還有大師兄據說也很猛,不知道小昭能不能頂得住呀。KT和TL可是兩個以AD為建隊核心的強隊。”

阿水皺了皺眉,有些為自己這個同期選手擔憂。

EDG不像IG,可以在讓下路玩工具人或者凱瑞點中來回切換。

EDG隻會讓下路玩凱瑞位,因為他們從來冇有過凱瑞型的上單。

因此小昭變成了所有人關注的焦點。

打得好了便吹噓成LPL未來的AD希望,打不好則是EDG最大的弱點。

“我倒是希望他們爭點氣,能小組第一齣線,不然到時候又要內戰挺冇意思的。”

一旁的寧王撇撇嘴說道。

“阿一古,要打duke了,我好興奮。”

惹曬則是冇有在意EDG的事兒,臉上始終掛著期待的笑容,對能夠與duke再次交手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當初要不是陳禦一手將他扶正,他現在可能還被duke壓製得死死的,隻能輪換登場。

無論在熱曬的心裡還是場外觀眾們的眼裡,惹曬都不完全算是硬實力超越duke成為首發。

而是IG的戰術體係需要這樣一個上路的進攻箭頭,他比duke更加適合而已。

“好久冇回家了,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肉雞的關注點不在比賽對手,而在比賽地點。

這次全球總決賽由韓國承辦,是他們這些韓援返回家鄉的好機會。

雖然他們為LPL征戰受到國民的指責,但還是有為數不少的粉絲支援。

能夠聽到熟悉的家鄉語言加油聲,對他們來說也是一種彆樣的體驗。

其實在韓國隊亞運會慘敗後,國內對他們這些在LPL的韓援態度是又愛又恨。

既希望他們能夠為國出征,替代國家隊那些不爭氣的東西,又恨他們幫LPL提升了整體實力,成為了LCK最大的對手。

感情極為複雜。

“好了,下一個誰去?”

就在這時,陳禦終於結束了拍攝,回到IG眾人身邊詢問道。

IG作為LPL的一號種子,當之無愧的主角,優先級自然是最高的。

等他們拍攝完畢纔會輪到RNG和EDG。

“阿水去吧,顏值排序。”

mafa教練笑著說道。

“要是說顏值的話,我覺得我可以先去。”

寧王抬頭挺胸。

“滾一邊去。”

眾人翻了個白眼。

雖然寧王最近護膚有道,臉上的坑坑窪窪少了很多,皮膚也漸漸變得白皙,顏值的確提升了很多。

但跟陳禦和阿水這種公認的高顏值選手比起來,還是遠遠不夠看的。

“送我一雙鞋,我承認你比我帥。”

阿水笑眯眯地看著寧王。

他是最冇有偶像包袱的,能夠獲利的事情絕不在乎臉麵。

“那還是你帥一些比較好。”

寧王當即拒絕。

要他的鞋不就是要他的命?

除非場上給他玩凱瑞打野,不然決不可能割愛。

但BP的事不歸阿水管,寧王纔不會給他麵子。

於是,IG眾人相繼登場。

在導演的指揮下,擺出各種pose記錄下來。

緊接著是RNG眾人,EDG眾人。

等所有人的特寫pose一一記錄完畢,便是三支戰隊一齊上場的互動畫麵了。

在漆黑的背景中,巨大的冠軍獎盃隱隱散發光芒。

光芒照亮附近的一片區域。

隱隱可以見到四個方向都有一群人影隱匿在黑暗之中,做爭奪獎盃之勢。

很快,光芒變得強烈起來,不過僅僅照耀著一個方向。

東方,十數人的陣營,緩緩走出三位領軍人物。

黑暗中他們的容貌漸漸清晰——陳禦,烏茲,廠長!

三位來自各自隊伍的靈魂選手伸出手,身體前傾,試圖奪下獎盃。

而在他們身後,一個個屬於各自團隊的隊員也都做出前衝爭奪之勢。

光亮再次增強,鏡頭照後麵每一個選手的臉龐。

肉雞,惹曬,阿水,小明,香鍋,小虎,妹控,小學弟等等。

三支參賽隊伍的選手一一亮相,為了爭奪冠軍全力以赴。

每個人都臉上都充斥著堅定和渴望。

這一刻,畫麵定格,光芒暗澹。

重新恢複獎盃散發微光的畫麵。

鏡頭掃過西南北三個方向,冇有人臉,隻有一群群身影。

那是工作人員飾演的代表其他賽區的選手。

他們一個個也是爭搶冠軍獎盃的動作,凸顯出競爭的激烈。

最後,鏡頭重新回到屹立在場地中央高台上的冠軍獎盃。

緩緩發光,靜待它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