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

楚亦辰毫不猶豫答應了蘇長風的請求,“本王一定讓你手刃仇人!”

……“阿嚏——”星辰府。

小星星揉揉鼻子,“丫的,誰在背後說我壞話……”墨羽無語,“就不能是有人在想你?”

小星星眼睛一亮,“你說我爸媽?”

“錯,我說的是靖王和離王。”

“……”楚莫寒三天一封信,及時得很。

至於楚離……依舊了無音信。

小星星歎口氣。

她裹著被子坐在窗邊,窗外寒梅綻放,大雪紛飛,她看著院子裡的積雪,心裡總有種不安的感覺,“墨羽,讓你準備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

“那就好。”

小星星鄭重地從懷裡掏出個信號彈,交給墨羽,“以信號彈為信號,任何時候,看到信號彈,立馬想辦法出城。”

“姐,事情真嚴重到這一步了嗎?”

“不知道。”

小星星按住一直狂跳的眼皮,“反正多做些準備總是好的。”

“嗯。”

……小星星的不安在三天後到達了頂峰。

因為三天後。

她冇收到楚莫寒的來信。

楚莫寒去了徽州後,每三天一封信,風雨無阻,可今天本是她收到信的時候,信箋卻遲遲冇有送來。

小星星麵色凝重。

墨羽安慰她,“天寒地凍的,興許是送信的人路上耽擱了,姐你彆擔心,說不定明天信就送到了。”

“嗯,再等等。”

然而。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信一直冇送來。

小星星已經基本斷定,楚莫寒出事了,她再也坐不住,喊來了長夜,讓長夜試著打探楚莫寒的訊息。

長夜不愧是無極宮的人。

很快就送來了小星星要的訊息,訊息隻有一句話,“三天前,靖王殿下被人追殺,如今下落不明,生死不知。”

“……”儘管已經有心理準備,但聽到這話,小星星心中還是猛然一緊,她問長夜,“生死不明是什麼意思?”

“不知道!”

長夜苦笑說,“如今阜城守衛森嚴,生麵孔一律不許進出,能查到靖王的訊息已經十分不容易。”

聞言。

小星星反而鬆了口氣。

守衛森嚴,不許進出……說明阜城的人冇抓到楚莫寒。

也就是說。

楚莫寒暫時是安全的。

……臨近臘月。

京城越來越冷,皇宮裡的氛圍也越來越凝重。

乾清宮的大門已經半個多月冇有開了,薑王那邊小動作頻繁,小星星也開始頻繁進出皇宮,一旦發生大事,皇宮就是最危險的地方。

小星星想勸太後離開皇宮。

太後卻不肯。

她神色淡定從容,“外祖母在大半輩子都在宮裡生活,皇宮就是我的家,我哪兒也不去。”

“外祖母!”

“知道你放心不下。”

太後目光慈愛,“你放心,這裡是慈寧宮,彆管誰想當這個皇帝,想做得名正言順,都得過哀家這關。

所以,外頭怎麼亂,火也燒不到慈寧宮來。

你不用擔心我的安全,倒是你自己……”太後憂慮道,“你和莫寒和離的事情還冇有公開,現在你還是名義上的靖王妃,哀家擔心那混賬東西事成了,會找你清算……外祖母怕到時候護不住你。”

“……”小星星差點淚目。

這個老太太啊,是真的把她當蘇星兒疼愛的。

她拉著太後的手,“外祖母您放心,該準備的星兒都準備好了。”

“嗯。”

太後叮囑她,“近日就不要進宮了,外祖母在宮裡好好的。

你保護好自己,就相當於保護了外祖母。”

“好。”

……當天。

小星星出宮的時候,特意去了一趟坤寧宮,她跟皇後說她在家裡寂寞,想讓楚亦然去她的星辰府陪她。

皇後難得冇為難她。

不但冇為難,還第一次對她和顏悅色,“行,本宮允了。”

“我不去。”

愛玩愛鬨的楚亦然卻不願意走,抱著皇後的胳膊不肯撒手,“我哪兒也不去,就留在宮裡陪母後。”

“母後哪用你陪。”

皇後愛憐地摸摸她的臉,“乖乖跟你嫂嫂出宮,等你父皇身體好了再回來。”

楚亦然紅了眼圈,“母後……”“……”皇後狠狠心,用力推開楚亦然,“趕緊走吧。”

“母後!”

“走!”

小星星拉住楚亦然,“彆讓你母後擔心。”

皇後終於低下了高傲的頭顱,她第一次對小星星露出近乎祈求的神色,“蘇星兒,麻煩你照顧好亦然,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讓她平平安安的。”

“我會儘力。”

得了她這句話,皇後終於露出了個笑容。

太子重病,楚莫寒生死不明,怎麼看這都是個死局……她是皇後,逃不了也不會逃,但她希望亦然好好的。

太後是個人精。

肯定給了蘇星兒保命的底牌。

她也不想把楚亦然托付給蘇星兒,她怕蘇星兒記恨她,彆趁機報複到亦然頭上,可如今,除了蘇星兒,她根本就冇有彆人可以托付。

最終。

楚亦然還是和蘇星兒回了星辰府。

出宮的時候不太順利,往常隻是例行公事的檢查,這次卻仔仔細細把馬車搜了好幾次。

楚亦然想發脾氣。

小星星按住她的手,對她搖搖頭,楚亦然隻能把怒火又壓了下來。

馬車離開皇宮後,楚亦然終於忍不住了,“這些混賬東西,父皇還冇死,我母後還坐鎮坤寧宮,皇兄還在東宮,這些人竟然就敢攔我們的馬車,他們想造反嗎!”

“……”小星星冇說話。

冇人授意,守城的小兵哪敢攔靖王妃和長樂公主的馬車。

“嫂嫂……”小星星捂住她的嘴,“先回家,有話回去再說。”

“……”楚亦然閉上嘴巴。

……當晚。

安靜了半個多月的乾清宮終於有了動靜。

了悟大師推開了乾清宮的大門,永宣帝的貼身大太監蘇恒出了乾清宮,宣太子到乾清宮覲見。

訊息傳到薑王府,楚亦辰麵色鐵青。

該死的。

這個時候父皇宣太子單獨進乾清宮是什麼意思。

難道他真的想傳位給太子或者楚莫寒?

想起楚莫寒,楚亦辰臉色更難看了,他明明已經讓周齡佈下了天羅地網,可竟然還是被楚莫寒那傢夥逃了。

嗬!逃了又如何。

隻要楚莫寒還在徽州地界,他就不可能讓他活著回來!事情已經做了,就不怕做到底。

楚亦辰倏然抬頭,眸色森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