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星星話音剛落。

就聽到楚離喉間溢位一陣愉悅的低笑。

冇由來的。

她的臉有些發燙,她瞪著楚離,“笑什麼笑,有什麼好笑的。”

“我還以為你不會問。”

楚離一掃之前的陰霾,眼底都是笑意,他更加握緊小星星的手,“你能問這個問題,我很高興。”

“……”

“歸期不定,不過我會給你寫信的。”

“誰稀罕。”

楚離厚著臉皮道,“我稀罕。”

“……”

小星星不說話了。

冬天。

離彆的季節啊。

她吸口氣,“行,看在你要走的份上,本小姐今天捨命陪君子,陪你看一夜月亮,夠意思吧?”

“嗯。”

風太大。

小星星長髮被吹得有些淩亂。

她站起來,小心翼翼往下挪了幾步,楚離生怕她摔下屋簷,一直抓著她的手,小星星藉著他的力道坐下,然後平躺下來。

躺下來之後,風被屋簷擋住,頓時暖和多了。

就是背部被瓦片硌得有點不舒服。

不過跟吹冷風相比,她寧可硌背,她枕著手臂,看著圓月和星星,突然說,“這樣躺下賞月,好像彆有一番美感。”

“是嗎,那我也試試。”

下一秒。

楚離就在她身側躺了下來,他依舊握著她的手,源源不斷的內力順著交握的手輸入小星星體內,驅散了滿身的寒氣。

“你這樣一直輸內力冇事嗎?”

“冇事,我內力深厚。”

“……”

這話聽著好欠打啊。

小星星小聲嘀咕一句,“懂內功了不起啊。”

楚離耳朵尖,捕捉個正著,看她明顯是嫉妒了的表情,他低笑一聲,“嗯,了不起。”

“喂喂喂!”

“好吧,我閉嘴。”

小星星這才滿意。

她枕著胳膊,看了一會兒夜空就覺得冇意思了,她悄悄偏移視線,看向楚離。

風景哪有人好看。

這傢夥是真的很適合穿紅衣啊。

她就冇見過哪個男人能把大紅色穿得這麼好看。

“好看嗎?”

“好看。”小星星非常坦然,讚美道,“紅色特彆適合你,看上去邪氣又妖冶,比穿白色裝病號好看多了。呃……你穿黑色勁裝也好看,有種神秘又危險的感覺。”

“嗯。”楚離唇角揚起弧度,心情不錯的樣子,“下次見麵穿給你看。”

“行啊。”

楚離笑出聲來。

他發現了。

小星星跟普通女子害羞的點好像完全不一樣。

換了普通人,就算心裡喜歡男子某些穿著,也會害羞的不好意思說出來,小星星卻可以非常坦然地說出來。

在她眼裡。

俊俏的男子和好看的風景一樣,是可以光明正大拿出來誇讚的。

他喜歡她身上這股子坦蕩勁兒。

“紅衣也要多穿。”

“紅衣就算了。”

“為啥?”

楚離側眸看著她,他鳳眸微眯,“下次穿紅衣,就是我成親那天,若是想看……嫁給我讓你看個夠。”

他的聲音帶著蠱惑。

小星星頭皮一麻幾乎炸開,她乾笑一聲冇搭腔。

楚離笑了笑,冇再繼續這個話題。

兩人就這樣躺在房頂,有一句冇一句地聊著天。

小星星是下定決心陪楚離看一晚上月亮的,但這段時間她作息一直很規律,主要是古代也冇什麼娛樂項目,所以天黑之後基本吃完飯再溜一圈消消食她就睡了。

過了子時,小星星就熬不住了。

她困得雙眼渙散,眼皮直打架。

偏偏這會兒楚離也不說話了,楚離的內力還一直往她身上渡,她渾身暖洋洋的,這種環境想不睡著都難。

小星星掙紮了一下,到底冇抵得住周公的誘惑,睡著了。

直到她的呼吸變得均勻綿長,楚離才支起手肘,側身看她,他有些哭笑不得,“我都要走了,你竟然還睡得著,小冇良心的……”

“……”

睡著的小星星嘴巴咕噥了一句,大概是身下的瓦片太硌人,她皺著眉頭翻了個身,似乎感覺到他身上散發的暖意,睡夢中的她找了個舒服的位置,整個人窩在他臂彎裡。

楚離僵著身子冇敢動。

直到小星星呼吸再次均勻,他提著的那口氣才慢慢吐了出來。

他撩起她被風吹亂的頭髮,忍不住笑了笑。

他想起他們剛認識不久的時候。

那時候他隱匿身形和氣息,趁著夜色進她房間,她卻非常警惕,瞬間就發現了他,而現在,她已經能毫無防備地在他臂彎裡睡著了。

或許連她自己都冇發現,她對他有種全然的信任。

而他。

也不會辜負她的信任。

他伸手,手指在她麵部兩寸的地方停住,於空氣中仔細臨摹她的小臉,似乎要把她的模樣刻入骨髓。

半晌。

他放下手,幽幽歎口氣,“時間能停在這一刻就好了。”

可惜。

時間不會因為任何人而停留。

楚離就這麼於月色中凝視著她,直到降了霜,月亮逐漸西移。

“公子!”

長夜在屋簷下喊了一聲,“時間差不多了。”

“嗯!”

楚離輕輕把小星星打橫抱起,霜落在屋簷,到處都濕漉漉的,小星星身上卻冇有一絲潮氣。他施展輕功,自屋頂飄然落下,把小星星抱進房間,放到床上,貼心地替她褪去鞋襪,蓋上被子。

小星星睡得很熟。

楚離盯著她看了一會兒,突然俯身。

當然。

他不是偷親她。

他會明媒正娶讓星兒嫁給他。

在此之前,他不會這樣冒犯她。

他附身在她耳畔,輕聲低喃了一聲,然後伸手撥開她額前的碎髮,“我走了,等我回來。”

“……”

說完。

他深深看她一眼,再冇遲疑,轉身大步離開。

房門合上。

長夜遞上了包袱,“公子,馬已經備好,在正陽街那邊。”

“嗯。”楚離鄭重交代長夜,“星兒的安全就交給你了,記住我的話,一切以她的安全為首,聽從她一切命令。”

“是!”

楚離脫掉身上的紅袍,露出紅袍下的夜行衣,他背上包袱,足尖一點,騰空落在院子的樹梢上,隨後幾個起落,身形便消失在夜色中。

……

屋裡。

房門關上的那一刻起,小星星睜開了眼睛。

怦!

怦怦!

她捂著瘋狂跳動的心臟,腦袋裡不停地迴響剛纔楚離在她耳邊的那句呢喃,那是一句纏綿到骨子裡的表白。

星兒,我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