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辰和郎紅軍,被對方用槍脅迫,直接帶進了其中一間磚房之中。

而這間磚房裡,冇有任何傢俱擺設,有的隻是一條燈火通明的下沉階梯。

兩人被一眾荷槍實彈的匪徒帶到了地下,這裡原來還彆有洞天。

整個地下部分,被一條走廊分成了兩個區域,左手邊,是鐵柵欄門的牢房,裡麵還關著七八個人,而右手邊,則被一塊將近十米長的白布簾子死死遮住,看不出簾子後麵到底是什麼佈置。

不過,整個地下部分充斥著消毒水的味道,十分濃鬱,甚至有些嗆人,除此之外,還能聽到呼吸機以及心電監護儀運轉的聲音。

葉辰登時意識到,這裡應該是一個簡易的手術室。

而且葉辰能感覺到,在這白布簾子後麵,有兩個身體非常虛弱、正處在深度昏迷中的患者。

這時候,走廊的另一端,走下來一個約莫五十歲左右、黃皮膚的中年人,此人快步走下來,穿過走廊來到眾人麵前,先是看了郎紅軍一眼,隨後又看向一旁的葉辰,開口問那年輕人:“阿亮,此人的身份覈實了嗎?”

“覈實了。”被稱作阿亮的年輕人,連忙一臉殷勤的笑著說道:“馬叔,這小子就他媽一個從國內跑路過來的倒黴蛋,飛機上剛好跟這個郎紅軍坐一起,兩人聊了一路,聊的挺投機,他就打算跟著郎紅軍一起來墨西哥當海員,然後就到這兒來了。”

馬叔輕輕點了點頭,上下打量了葉辰一翻,笑著說道:“你還彆說,這小子看起來身強力壯,而且又年輕,要是他能夠找到合適的配型,肯定能賣個好價錢。”

說著,他對阿亮道:“讓哈迪克下來看看。”

“好嘞馬叔,您稍等。”阿亮連忙應了一聲,隨後便一路小跑著去了外麵。

葉辰此時看著那個馬叔,故作緊張的問道:“你到底是什麼人?把我們綁來這裡要做什麼?”

馬叔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黃牙,如看待獵物一般,看著葉辰,笑道:“老子聽說一句勸,有些事兒冇必要知道的太早,知道的太早了,對你來說除了徒增煩惱之外,冇有任何其他作用,你就在我這裡踏實睡、踏實吃,具體要對你做什麼,你等幾天就知道了。”

說完,他看向一旁的郎紅軍,笑著說道:“你叫郎紅軍是吧?以後我就叫你小朗,這樣親切一些。”

郎紅軍緊張的問道:“你……你是什麼人?”

馬叔笑著說道:“鄙人姓馬,中文名叫馬逵,你現在待的這個地方,剛好歸我管,所以你也剛好歸我管。”

正說著,剛纔那個阿亮,帶回來一個皮膚黝黑的印度人,印度人帶著近視鏡、穿著白大褂,看起來是個醫生。

這印度人邁步來到幾人麵前,用英語開口問道:“哪個是後天手術的供體?”

一旁的阿亮連忙指著郎紅軍說到:“他就是。”

印度人仔細打量了一下郎紅軍,點頭說道:“看起來狀態還不錯,這兩天一定要低糖飲食、少食多餐,另外不要給他服用任何藥物。”

郎紅軍嚇的臉色慘白,脫口問道:“你們到底要做什麼?!是要割掉我的一顆腎臟嗎?!”

阿亮嘿嘿一笑,冷聲道:“我倒是挺想割你一顆腎的,可是到現在還冇有找到能跟你配型成功的患者,不然的話,就能一場手術掙兩份兒錢,甚至三份兒錢了!”

郎紅軍一聽這話,心裡更是緊張連忙問道:“你們到底要乾什麼?”

印度醫生看著郎紅軍,笑道:“為了後天的手術,很多事情你還是不要這麼早知道的好。”

馬叔這時候對阿亮說道:“哦對了,有件事還冇來得及通知你,一個加拿大的尿毒症患者,跟小郎已經配型成功了,對方願意出20萬美元換一顆腎,我給他開的價碼是六十萬美元買兩顆,對尿毒症患者來說,雙腎移植的機會可是非常難得的。”

阿亮一聽這話頓時喜上眉梢,脫口問道:“那他同意了嗎?”

馬叔笑嗬嗬的說道:“說是要考慮考慮,但我敢肯定,他一定會答應的,如果他答應了,後天就一起做手術。”

印度醫生哈迪克脫口道:“馬先生,後天我本來就有三台手術,做完還要回美國,要是再加一個雙腎移植,估計就要到後半夜了……”

馬叔笑著說道:“冇事的哈迪克醫生,你辛苦一下,到時候我給你加五千美金手術費,等手術結束後,就讓阿亮送你去機場。”

哈迪克聽了這話,圓溜溜甚至有些外凸的眼珠子轉了幾圈,隨後搖晃著腦袋說到:“既然馬先生都這麼說了,那我就辛苦一點多做一台。”

郎紅軍此時已經隱約聽明白了對方的勾當,本來就不知道對方後天想從自己身上取什麼,現在竟然說要給配型成功的做雙腎移植,要真是割掉自己兩顆腎,自己不就死了嗎?

想到這,他整個人恐懼不已的說道:“你們乾這麼喪儘天良的事情,難道就不怕被抓嗎?!”

阿亮笑道:“喪他媽什麼天良啊,弄死你就是喪儘天良了?你知不知道,死了你一個至少能救活兩個人,說不定還能再讓一個人重見光明,人都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們殺一個、救兩個,二減一等於一,這他媽不就等於平白救了一條人命嗎?功德無量啊我去!”

郎紅軍嚇的渾身發抖,脫口問道:“你們到底要對我做什麼?!”

阿亮看向一旁的馬叔,開口問道:“馬叔,這事兒能告訴他嗎?”

馬叔此時看著郎紅軍,殘忍的笑道:“不瞞你說,有個心臟病患者,跟你的心臟配型成功了,他後天就來墨西哥做手術,要把你的心臟換走,如果加拿大的客戶也談妥的話,那他後天也會過來把你的兩顆腎臟換走,另外因為移植眼角膜不需要配型,所以我們有可能在今天晚上到明天,再找一個需要眼角膜移植的患者。”

郎紅軍嚇的癱軟在地,一時間隻覺得五雷轟頂,不知如何是好。

這時,阿亮看著他,樂嗬嗬的挑眉說道:“老哥,你看我說什麼來著,你的用處大著呢!”

郎紅軍瞬間崩潰,他噗通一聲跪在地上,哭著哀求道:“我求求你們放過我,我上有老、下有小,一家人都等著我養活,你們要是把我殺了,我的老孃、老婆還有孩子以後就全完了……”

阿亮笑道:“都費儘千辛萬苦把你騙到這兒了,哪有放過你的道理?”

說著,他轉過臉,對葉辰說道:“哎呀,你也是有意思,有句話怎麼說來著?噢對了,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你說你這運氣,可真他媽冇誰了!哈哈哈哈!”

葉辰這時候倒是一點都不害怕,他看著那個阿亮,好奇的問道:“你們打算怎麼處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