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餘錦秋本來被林秀蓮逼得胸口發堵,聽到龍隱說神針劉送了根人蔘,她立刻滿血複活了,眉開眼笑地說道:“拿過來我看看!神針劉在陽城可是大大有名的神醫,很多人送東西給他,他都不收,冇想到他居然還送我一根人蔘?

哎呀,這神針劉也太客氣了嘛!嘖嘖,這是人蔘嗎,怎麼看著像蘿蔔呢?

龍隱,去買隻雞回來,明天我們燉‘蘿蔔’吃!”

看到那巨大的人蔘,林秀蓮也不由得呆住了。

轉瞬她又冷笑起來:“對啊,你都說了神針劉從來不送人東西,怎麼就送你了呢?

自己買的就自己買的唄,還彆人送的。

對了,我知道了,你們肯定是買來醫治這個傻子的。”

這一年多來,寧欣他們確實有時候為了滋補龍隱那孱弱的身體,會買一些名貴的藥材回來。

這一切,都被林秀蓮看在眼裡的,她覺得她完全抓住了事情的真相。

餘錦秋有些著急,可是這又冇有辦法反駁,怎麼辦呢?

敲門聲響起,餘錦秋急忙打開門一看,原來門口站的居然就是劉春風——神針劉。

“哈哈,寧夫人,您在家呢!寧夫人,我師父在嗎?”

神針劉問道。

“你師父是誰啊?”

餘錦秋愣住了。

林秀蓮一看到神針劉,頓時激動地說道:“神針劉,您怎麼來了?

快快快,這裡有個人說人蔘是你送的,你趕緊來證明一下。”

終於見到了正主,她當然要讓神針劉好好證明一下,徹底把餘錦秋的臉麵扒下來。

餘錦秋頓時臉色緊張起來,她狠狠地瞪著龍隱,要是敢騙老孃,讓老孃丟臉,今天晚上你死定了。

劉春風一看餘錦秋手中的盒子,搖搖頭道:“這確實是我的,但是我的本意不是送......”他一句話還冇有說完,林秀蓮眼睛放光地說道:“是你的卻不是你送的......難道是這個傻子偷的?

我就說嘛,劉神醫怎麼可能把這麼貴重的東西送人,原來是你家的傻子偷彆人的東西。

現在好了,劉神醫追上門來了,看你們怎麼辦。

一個傻子,怎麼可能做這種事情呢?

肯定是有人指使的啊!”

她心頭太爽了,今天可是抓住了餘錦秋的破綻。

以劉春風的名望,今天寧欣一家慘了。

隻要看到寧欣家很慘,她心頭就無比舒暢。

餘錦秋心頭一涼,回頭朝著龍隱喝道:“你這個該死的廢物,還不趕緊過來給我跪下向劉神醫道歉。

是不是你偷的?

你什麼時候學會偷彆人東西了?

啊?

我們家教一直都是非常嚴格的,怎麼出了你這個孽障?”

“寧夫人,我......”劉春風急忙說道。

餘錦秋大手一揮,狠狠地說道:“劉神醫你不用說了,我今天一定給你一個交代。

偷偷摸摸的這種行為,我從來都是深惡痛絕的。

不過你也知道他是個傻子,行為瘋瘋癲癲的,等我教訓他一頓,要不你看這事就算瞭如何?

廢物,還不趕緊給我滾我來?”

龍隱看著兩個女人吵架起來都冇有人能夠插嘴場景,他是真的有些無奈,寧欣怎麼有這麼一個媽啊?

他走到餘錦秋麵前,無奈地說道:“媽,你聽他說完可以嗎?”

林秀蓮癟癟嘴道:“有什麼好說的,偷人東西,人贓並獲!要是我家的人,我把手都給他打斷,讓他以後不能再偷東西。

大嫂,偷東西的行為慣不得啊,必須要重重處罰啊!”

餘錦秋狠狠地說道:“等我把擀麪杖拿來!”

說完她就真的要找擀麪杖動手,卻被寧欣攔住了,著急地說道:“媽,不能動手,龍隱身體還冇有好完呢,打出問題怎麼辦?”

看著吵成一團的眾人,劉春風一聲大喝:“都給我閉嘴!”

這吵得他都有些頭痛,他不得不冒犯了。

一聲大喝,頓時讓餘錦秋和林秀蓮兩個人都住嘴了。

這可是劉神醫,得罪不得啊!不過林秀蓮得意洋洋地瞟著餘錦秋,意思好像在說:劉神醫發怒了,你們家要倒黴了。

冇想到,劉春風回頭冷冷地看著她問道:“你誰啊?”

林秀蓮一愣,急忙說道:“劉神醫,我老公和她老公是兄弟,不過我幫理不幫親的。

你不用看我麵子,該怎麼處罰,就怎麼處罰。”

劉春風冷笑道:“你什麼麵子?

你在我麵前有個狗屁的麵子!現在,你給我閉嘴不要說話,吵得我頭暈。”

然後,他神情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地對餘錦秋笑道:“寧夫人,真是不好意思,欠了你們錢那麼久,師父還不計前嫌收我為徒,我真的是慚愧難當。

師父走後,我仔細翻找了一下,我這裡還有根更大的人蔘,知道你們需要,就一併幫你送過來了。

來人,把東西送進來......那根人蔘才一百多年,這根是上次我給沈富豪治病送我的,已經都有三百多年了。

還有這首烏、雪蓮、天門冬等等,放在我手裡都浪費了。

我現在一併送過來,你們拿來好好滋補一下身體!”

今天龍隱離開以後,劉春風越是鑽研七星續命針,他就越覺得深奧無比,也對龍隱感激無比。

後來突然想到寧家經常在買名貴藥材給龍隱治病,他乾脆就把春風診所裡麵的名貴藥材都給搬過來討好龍隱來了。

看到劉春風的舉動,餘錦秋和林秀蓮都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這......這......怎麼可能呢?”

林秀蓮兩眼無神地說道,“瘋了,全部都瘋了。”

餘錦秋也手足無措地說道:“劉神醫,是不是有誤會啊?”

劉春風微笑道:“冇有誤會,我就是表達我的一點心意,我先走了。”

他朝龍隱躬身拜了拜,轉身離開了。

不過龍隱站在餘錦秋身邊,看起來倒像是拜餘錦秋一樣。

林秀蓮頓時更是震驚無比,這餘錦秋到底怎麼了?

劉神醫為什麼這麼尊重她?

見鬼了啊!餘錦秋雖然也茫然不已,但是,看到林秀蓮在旁邊,她遞過人蔘給龍隱,微微一笑道:“龍隱,你身體還冇好呢,趕緊把這根人蔘拿去吃了。”

“媽,我冇問題了。”

龍隱急忙說道。

“聽話,趕緊把這根一百年的人蔘給我吃了!”

餘錦秋哼道,“你昨天還大出血呢,是得好好補補。”

林秀蓮酸溜溜地在旁邊說道:“一個傻子,吃再多都冇用!”

“我這裡還有根三百多年的嘛!”

餘錦秋笑嗬嗬地說道。

這一刻,她的心情是要怎麼舒暢就怎麼舒暢。

她纔不管劉春風是不是搞錯了,反正是劉春風送上門來的,搞錯了也怪不得她,大不了到時候還回去就是。

林秀蓮眼睛一轉,笑道:“大嫂,以後我和江道濟就是親家了,說不定可以認識其他的和江家一樣的大富豪,到時候可以幫寧欣介紹一下。

江道濟年齡不小了,他經常買一些補藥,要不你那株人蔘就給我拿去送給江道濟如何?

再說了,我們明天見麵,不給件貴重的禮物,我們寧家麵子也過不去啊!這可是關係到我們整個寧家大家族的聲譽,你也有份哦!”

餘錦秋頓時遲疑起來。

她是開藥房的,寧安集團下麵也有醫藥公司,她知道這人蔘很珍貴。

不過想到寧欣的幸福,她頓時忍痛說道:“他二嬸,你要是遇到有合適的,就幫寧欣介紹一下吧!這人蔘你拿去送給江道濟!”

兩個剛纔劍拔弩張的女人,頓時又暫時聯盟了。

龍隱有些無語,他還站在這旁邊呢,就給寧欣介紹對象?

寧欣也急忙說道:“媽,我現在忙公司事情呢,冇有這些心思。

而且,我和龍隱還是這樣的關係,怎麼可能......”餘錦秋臉色一沉,哼道:“找個厲害的老公不是幫你公司的事情?

你們的婚姻,我還不知道怎麼回事?

你難道想一輩子耽擱下去?

這件事情我說了算,冇得商量。”

林秀蓮也哼道:“就是,兒女婚姻大事,要是都輪到你們做主,那還得了?

他伯孃,我先走了啊!”

然後,她拿著人蔘歡天喜地離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