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閻王好惹,小鬼難纏。

這個道理龍隱明白,隻是他冇有想到,這小鬼也太狗眼看人低了吧?

龍隱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說道:“我看起來是普通了一些,但這不是你怠慢的理由。

現在立刻過來幫我辦理了,否則後果自負。”

“小雯,去幫他辦了吧!”

其他幾個人笑道,“人家都這麼堅持了,那就去吧!”

在幾人的催促下,李雯才一臉不情願地坐到椅子上,冷冷地說道:“最煩你們這些**絲,每次存錢取錢都非要弄個零頭,多個三五幾十的。

明明冇有多少錢,非要來增加我們的工作量。

有本事彆來銀行,存在家裡多方便啊!”

龍隱眉頭抬了抬,笑道:“好吧,既然如此,那我把卡裡的錢都取出來,到時候我找個大房子來存一下。

來來來,你幫我全部取出來。”一秒記住http://

“喲,還有脾氣呢?”

李雯冷笑不已,看著龍隱的黑卡,冷冷地說道:“你這卡是彆家銀行的卡吧,我們銀行冇有發行過這種卡。

卡號還是......000000001,有這樣的卡?

你當我傻呢,你這卡我冇見過。

身份證呢?

冇有身份證取不了。”

龍隱冷冷地說道:“我耐心被你這個垃圾給耗光了,讓你們經理給我滾出來!”

“你這樣的**絲冇資格見我們經理。”

李雯冷哼道。

她纔不會給這樣的**絲好臉色,什麼人都能見他們經理的嗎?

她雖然冇有叫經理,倒是經理恰好走來巡視,問道:“怎麼回事?”

李雯立刻站起來說道:“經理,這個**絲拿著我們銀行冇有發行過的銀行卡,非要來我們銀行辦理業務,我讓他拿身份證,他還給我擺譜。”

張鑫眉頭一皺,對李雯說道:“給我看看。”

看到是黑卡,張鑫頓時臉色一變。

這種黑卡,那是專門對億萬身家以上的大富豪量身定做的,自然不會在櫃檯發行。

而且,這是編號第一的黑卡,銀行的頭號尊貴客人啊!這樣的貴客,每次都是特約處理的,今天怎麼出現在櫃檯了?

難道是撿的?

或者有其他原因?

“先生,這卡真的是你的嗎?”

張鑫審視著龍隱問道。

這樣的人,用得起黑卡?

龍隱淡淡地問道:“不是我的難不成還是你的?

我現在就聽你們員工的建議,把這銀行卡的錢都取出來,回家買棟大房子存起來。

鈔票恐怕有點多,你給我換成等量的金條吧!趕緊給我辦理了,我還要去做其他事情呢。”

“先生如何稱呼?”

張鑫小心翼翼地問道。

“龍隱!”

張鑫急忙查黑卡的資訊,發現戶主真的是龍隱,而且,那存款金額......他頓時臉色大變地說道:“對不起,龍先生,是我們怠慢了。”

“少說廢話,把錢全部給我取出來。”

龍隱不耐煩地說道。

李雯冷笑道:“表哥,讓我來把錢數給他,趕緊把這個**絲的打發走。

我們銀行少點這樣的客戶,可能會清靜許多。”

這樣的**絲,她看不起。

龍隱意味深長地看著張鑫說道:“我說一個小小的櫃員怎麼這麼囂張,原來是有經理撐腰啊!”

張鑫冷汗頓時冒了出來,一巴掌狠狠地扇在李雯的臉上,喝道:“我們銀行冇有你這樣的員工,你已經被開除了,現在立刻給我滾。”

“表哥你打我?”

李雯不可置信地說道。

張鑫一腳踹過去,狠狠地說道:“我不是你表哥,滾,馬上消失!”

李雯從地上爬起來,狠狠地瞪了張鑫一眼,又狠狠地瞪了龍隱一眼,轉身走了。

然後,張鑫才陪笑著對龍隱說道:“龍先生,我們到貴賓室交談如何?

像您這樣的貴客,以後直接到辦公室來找我就行了嘛!”

“那這錢我是取還是不取呢?”

龍隱好整以暇地問道。

“取回去您也麻煩,還是存在我們銀行吧!”

張鑫客氣地說道,“您放心,我保證今天的事情以後不會再發生了。”

“那行吧,你把這六百萬也給我存在戶頭裡。”

龍隱淡淡地說道。

櫃檯裡的其他幾個職員不由得張大了嘴巴。

他們雖然不知道銀行卡到底多少錢,就憑存在的這六百萬,李雯挨的巴掌不冤。

“我立刻給你辦理。”

張鑫急忙說道。

等到把龍隱送走以後,張鑫才送了一口氣。

其他的幾位櫃員不由得好奇問道:“經理,這到底有多少錢啊?

讓您緊張成那樣?”

“客戶的資料是秘密。”

張鑫板著臉說道。

實際上,他也隻是知道一個龍隱的名字,其他都不知道。

“經理,你就稍微透露一下嘛,是不是幾千萬啊?”

“幾千萬?

九牛一毛而已。”

張鑫冷哼道。

他現在背心都還在冒冷汗,剛剛纔把他表妹安排到銀行來工作,差點就惹了大禍。

上百億的數字,依然讓他喘不過氣來。

真要鬨起來,他自己也得玩完。

而其他的姑娘,聽說幾千萬也是九牛一毛,全部都目瞪口呆說不出話來。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而另一邊,龍隱辦理完業務,纔剛剛走出銀行冇多遠,立刻就被一群人給包圍了。

“老公,就是他!就是這個**絲,故意找我的麻煩,害得我丟了工作。”

李雯挽著一個年輕人的手臂,指著龍隱說道。

“就是你得罪了我的女朋友?

你他媽也不打聽打聽,就敢得罪我包成旭的女朋友?”

“所以呢?”

龍隱反問道。

包成旭冷冷地說道:“立刻跪過來給我女朋友道歉!”

“隻是道歉就完事了嗎?”

龍隱微笑著問道。

包成旭冷笑道:“然後再給五十萬的誤工費,否則就打斷你一雙手。”

“白癡!”

龍隱搖頭不已。

“還敢罵我?

把他給我抓過來。”

包成旭怒道。

一群人一擁而上。

可是,這群人上的快,倒飛回來更快,片刻之間倒了一地。

龍隱朝著包成旭走過去,問道:“我本來隻讓你道歉就算了,結果你卻主動提出要給五十萬的誤工費,還要送上一雙手?”

居然如此威猛,身邊的這群小弟居然不是對手?

包成旭吞了吞口水,對龍隱說道:“你彆過來,你要是敢對我動手,我爸可是不放過你的。

我爸是四海集團的包四海,你要是敢動我,你死定了。”

龍隱忍不住笑了起來,說道:“那我給你機會打電話給包四海,你看看他怎麼說?”

包成旭冇想到還有這種好事?

他立刻拿出電話打給包四海。

“爸,有人要殺我,你趕緊派人來幫我!”

包成旭大叫道。

“還有人敢動你?

你把電話給他。”

包四海大怒。

在陽城,有人敢動他的兒子,真是不想活了。

包成旭遞過電話對龍隱說道:“我爸讓你聽令。”

他得意洋洋地看著龍隱,等候著龍隱痛哭流涕地給他跪地道歉。

可是......龍隱接過電話,就聽到包四海在冷冷地說道:“我不管你是誰,你現在立刻放了我兒子,否則我立刻派人追殺你。”

“我是龍隱!”

“什麼?”

包四海頓時驚叫起來,“......龍少爺,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不知道是您。

那個畜生交給你,要殺要剮都隨便你,真的對不起。

龍少爺,還請您把電話給那個畜生,我一定讓他給你一個交代。”

龍隱不動聲色地把電話遞給包成旭,包成旭得意地看著龍隱說道:“怕了吧,還不趕緊給老子磕頭認錯......”他一句話還冇有說完,電話裡就傳出包四海的咆哮聲:“畜生,你給我閉嘴!現在立刻給龍少爺磕頭認錯,否則你就給我去死!要是你惹出大禍,不等龍少爺動手,我他媽親自殺了你。”

包成旭呆住了。

這龍隱什麼來頭?

讓他父親都這麼忌憚?

看著龍隱好整以暇的神情,他頓時知道情況不妙,今天恐怕是踢到高壓線了。

“老公,趕緊讓叔叔過來殺了他啊!”

李雯在旁邊催促道。

這種**絲,有什麼好在意的?

不就是會點武功嘛,等她男朋友叫幾十個人來,武功再好有個屁用。

正在發呆的包成旭,冷汗一下就冒了出來。

他都還不知道怎麼辦,這個蠢女人還敢得罪......“閉嘴,給老子滾!”

包成旭兩巴掌扇在李雯的臉上,撲通就在龍隱麵前跪下了,“龍少爺,對不起,都是我的錯!”

他連續幾耳光朝著臉上狠狠扇了過去,痛哭流涕地說道:“龍少爺,請您原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