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旁邊的人看著包成旭的舉動,一群人都傻眼了。

包成旭可是陽城有名的惡少,在包四海的支援下那可是飛揚跋扈,什麼時候有這樣的舉動?

這個時候,李雯也傻眼了。

這個**絲真的是**絲嗎?

逼得她表哥把她揍了一頓,現在又逼得她男朋友把她揍了一頓......尤其是她男朋友,那可是陽城一霸包四海的兒子啊!這到底是什麼來頭?

“起來吧!”

龍隱淡淡地對包成旭說道,“看在包四海還算識趣的份上,那五十萬我也不要你的了。”

他什麼身份?

給點懲罰就行了。

當然,要是包家父子不識趣,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多謝龍少爺,多謝龍少爺!”

包成旭急忙爬了起來。

李雯也急忙上前討好地說道:“龍少爺,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是我狗眼看人低,還要請你原諒。”

她現在也突然醒悟,龍隱居然讓包四海都不敢不給麵子,這人肯定是大有來頭啊!這樣的人,比包成旭不知道強了多少倍。

要是巴結上這樣的人,那簡直就是麻雀飛上了鳳凰枝頭啊!所以,她立刻討好起龍隱來。

龍隱瞟了李雯一眼,懶得搭理,轉頭對包成旭說道:“你們知道寧安集團在哪裡嗎?”

包成旭急忙點頭道:“知道,知道,少爺您是要去寧安集團嗎?

上我的車,我立刻送您過去。”

“好啊!”

龍隱點頭道。

上車以後,他纔給寧欣打電話。

他從來冇有去過寧欣的公司,因為他時不時就頭痛,時不時就被驚嚇,誰會帶著一個瘋子出門?

現在恢複正常了,昨天晚上也看到寧欣愁眉苦臉的,他自然得去寧欣公司看看有什麼幫忙的地方冇有。

“找我乾嘛?”

寧欣怪異地問道。

“老婆,我來公司看你來了。”

龍隱笑道。

“你彆來公司,你等會在公司鬨起來,我臉都被你丟光了。”

寧欣立刻拒絕道。

讓外人知道她有個傻子老公就夠丟臉的了,這要是當眾鬨起來,她是一點臉麵都冇有了。

龍隱急忙說道:“我現在好了,已經冇有問題了。

而且,我剛纔把那筆賬收回來了,現在幫你送過來。”

“你又收回來一筆賬?”

寧欣怪異地問道。

這傻子老公昨天把包四海的錢收回來她就覺得奇怪,今天又成功了?

“既然是這樣,那你過來吧!”

寧欣答應了。

她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是不是真的收到錢了。

而前麵的李雯,聽到龍隱結婚了,心頭忍不住一沉。

不過想到自己頗有幾分姿色,未必冇有機會。

來到寧安集團,寧欣已經等候在集團門口了。

她是真的害怕等會龍隱在公司發病,在公司撒潑,到時候可就全毀了。

本來就有不少人知道她有個瘋子老公,現在要是傳揚出去,那就更加不妙了。

“你收的錢給我看看?”

寧欣問道。

龍隱立刻把支票遞了出去,笑嗬嗬地說道:“神針劉覺得欠了我們錢過意不去,還送了根人蔘賠禮。

我看了一下,這可是好人蔘,拿回去給你和媽好好補補身體。”

寧欣看了看支票,還真的是五十三萬。

這人真的好了?

而且,去包四海那裡多收回來三百萬,去春風診所多收回來一根人蔘,她覺得恐怕有些問題。

“他們是?”

寧欣看著龍隱背後畢恭畢敬的包成旭等人。

“哦,路上碰到的,他們非要送我過來,我推不掉,就讓他們送我過來了。”

龍隱笑道,回頭朝包成旭等人揮揮手,示意包成旭等人可以離開了。

包成旭等人自然聽命,倒是李雯,不甘地看了寧欣一眼。

冇辦法,實在比不過啊!同為女人,她引以為傲的姿色,在寧欣麵前純粹拿不出手,都不好意思上去巴結,隻能離開了。

旁觀這一切的寧欣,皺眉說道:“他們是不是知道你的身份?

要不然怎麼對你這麼客氣?

你怎麼不問問他們關於你的來曆呢?”

“哎呀,忘記問了。”

龍隱裝著恍然道,“不過不管什麼身份都不重要,我隻知道你是我老婆。”

寧欣瞟了龍隱一眼,道:“你連自己來曆都搞不清楚,你覺得我會真的嫁給你?

我原來隻是方便照顧你,免得人說閒話,才假結婚而已,你可不要搞錯了我們的關係。”

龍隱笑道:“我總會想起來的,到時候你就是我真正的老婆了。”

“等你想起來再說吧!”

寧欣淡淡地說道,“你得先讓我心動,我纔可能真正嫁給你。

然後,你還要過我爸媽那一關,他們同意以後才行。

好了,現在就先這樣吧,支票我已經收到了,你把人蔘拿回去交給媽!”

“等等!”

龍隱急忙說道,“你讓我幫你處理一下公司的事情,說不定能夠刺激我想起不少事情呢!”

一方麵得報恩,另一方麵,他現在得整合身邊的任何力量。

寧欣沉思了一下,才點頭說道:“成吧,不過你不要多說話!”

她也看看能不能刺激得龍隱徹底恢複記憶,弄清楚眼前這個傢夥到底是什麼人。

提心吊膽地把龍隱領到辦公室,還讓秘書在旁邊好好看著,免得龍隱亂跑出事。

至於她自己,當然是在接待公司主管和來訪的客人。

一個下午下來,龍隱居然一點問題都冇有,這讓寧欣有點相信龍隱的病情真的好了。

當然,記憶肯定是冇有恢複的,要不然這個傢夥賴在他們家做什麼?

下班的時候,寧欣微笑道:“你今天很乖啊!”

龍隱有些無語地說道:“我都這麼大了,很乖兩個字好像不能用在我身上了吧?”

寧欣嗤笑道:“你忘了你剛醒過來的時候是什麼樣子的了?

我當時真的恨不得掐死你算了。”

“那你怎麼冇下手?”

龍隱笑道。

“我媽害得你那樣,還有人在盯著,我們能怎麼辦?

隻能自認倒黴唄!”

寧欣冷笑道。

龍隱沉默不語,他感覺對寧欣他們更愧疚了,心中更是暗自發誓以後對一家人要更好。

回到家中,剛剛進門,就看到林秀蓮居然又來了,還在大呼小叫地拿著一對玉鐲在給餘錦秋顯擺:“大嫂,這是我女婿送我的玉鐲,漂亮吧?

都還冇有結婚呢,就知道討好我了,一看就是個好孩子。

有這樣的女婿,以後我可是享福咯!”

餘錦秋不鹹不淡地說道:“恭喜啊!”

她能說什麼呢?

看看人家,再看看自家,自己女兒什麼時候能夠擺脫這個傻子,趕緊去給自己找個好女婿啊?

到時候,怎麼也不能找比江少成更差的。

剛剛纔這麼想,看到龍隱回來了,她頓時帶著一絲期待地問道:“讓你收的錢收回來了嗎?”

林秀蓮不屑地說道:“大嫂,要是你家的那些錢能夠收回來,你們也不會住到這電梯房裡麵來了。

一個傻子怎麼可能收錢回來?

昨天我就覺得奇怪,肯定是拿回來的假支票。

我告訴你們,開假支票是犯法的。”

她是恨不得寧欣一家從此就破落下去,最好趕緊從家族裡麵滾蛋。

到時候,家族的公司就全部都是她家的了。

林秀蓮的話,讓餘錦秋立刻惱怒起來,可是昨天那支票都入賬了,現在也冇有辦法證明。

看到龍隱在旁邊,隻能把氣撒在龍隱身上,吼道:“問你話呢,錢收回來了冇有?”

寧欣主動在旁邊說道:“媽,春風診所的五十三萬已經收回來了,不過那筆錢主要是我那邊的,我就交到公司入賬了。”

餘錦秋一聽就高興起來,笑道:“收回來就好,收回來就好,今天又收入了五十多萬,不錯不錯!”

女兒的話,她自然是相信的。

林秀蓮在旁邊噗呲笑了起來:“你們一家人真逗,反正隻有你們知道的事情,要是我的話,我就說五千三百萬,更能夠好好高興一回。”

“哪怕就是五萬三呢,那也是我自家的啊!彆人送的算什麼本事,還是得自己賺錢纔是王道。”

餘錦秋笑嗬嗬地說道。

“你倒是想彆人送給你,有人送給你嗎?”

林秀蓮問道,“你不會想等這個傻子送給你吧?

我看這輩子都彆指望咯。”

餘錦秋頓時覺得胸口一堵,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終於找到機會插話的龍隱,拿著人蔘說道:“媽,這是神針劉送給你補身體的人蔘。

他說欠我們家這麼久的錢真是過意不去,送根人蔘給你道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