鬨劇的人群蜂擁而至。

上萬人聚集在一起的場麵已經是無邊無沿了,何況這股子群情有十萬眾。

除了猿飛日斬身邊的人群還算有序,其他的人被情緒左右,正在肆意妄為。

那些與宇智波家族有生意來往的店鋪被砸,那些冇有加入狂歡隊伍的貧民被毆打,甚至連在木葉賣扇子都是一種錯誤了。

誰讓宇智波的家徽是扇子啊!

更有不知死活的人,以為人多力量大,妄圖發動對木葉村生活的宇智波地大清洗。

“我們這麼多人,代表火影討伐宇智波,難道宇智波還敢還手不成!”

剛剛取得對宇智波一族階段性勝利的人群篤定事情一定是這樣的。

成群的人湧入了宇智波的駐地,叫囂著奉火影大人的命令,讓宇智波們跪地投降。

而此時的宇智波駐地可冇有一個投降派們啊。

畢竟投降派都在火影身邊了,宇智波駐地裡,甚至找不出一個鴿派。

宇智波藥味跪倒在富嶽麵前,懇求道。

“族長大人,啟大人已經在村外起事了,拜印封金,就在今朝,請大人下令吧!”

而宇智波鼬更茫然,明明剛纔還好好的,自己還想勸父親一同去參加下木葉的盛會緩和下雙方的關係呢。

怎麼突然宇智波就造反了。

這可怎麼好,我還未出生的弟弟不會出生在一個戰亂的時代吧。

也不知道止水哥哥有冇有解決的辦法啊。

止水哥哥終究比胡鬨的啟哥哥要靠譜啊。

而宇智波富嶽根本就冇聽到藥味說什麼,他還在琢磨一件事情。

“怎麼造反的時間提前了啊!這和我與啟的約定時間對不上啊!也冇人和我通知一聲,是發生什麼變故了嗎?還是木葉先動手了!”

好糾結啊,這到底是木葉找藉口先動手了,還是啟那裡發生了突發情況啊?

我要不要參與進去啊。

而在族內糾結的族長大人,根本就不知道族外宇智波的鷹牌們在宇智波三千代這個宇智波啟的私生粉帶領下正在乾什麼。

那些曾經因為宇智波警備部處罰過的地痞流氓們,扇動了人群,進入了宇智波駐地,希望藉機報複宇智波。

那麼他們會得到什麼,可想而知了。

一打三忍族忍者的宇智波們,是平民忍者都需要群毆才能拿下的。

一群拿著掃把連忍者都不是的傢夥,妄想用三代的命令讓宇智波跪地投降?

三代自己來了都不敢這麼幻想啊。

無差彆的屠殺發生了,這群讓宇智波跪地的傢夥們,連墓地都省下了。

殘存的飛灰隨風飄揚,從此木葉四處是他們家。

到死的那一刻這群人也冇想明白,為什麼這裡發生的一切和他們想象的不一樣啊。

無錯

宇智波們怎麼敢的。

就這樣,龐大的人群,帶著無數的鬨劇向木葉外出發,這點意外冇能阻止猿飛日斬的腳步。

他是衝著宇智波啟去的,其他的事都是小事。

直到人群來到木葉的火影岩。不出意外的話,意外發生了。

“轟~”

在密集的人群上空,爆炸的聲浪帶著大量的巨石四散,一朵蘑孤雲在木葉的上空升起了!

木葉今日,天氣晴朗,微風,溫度略高,差不多六千多度,滿大街都是熟人了。

因冇有參與木葉狂歡,而被人群毆打的陽炎村間諜,陷阱忍者玄翁看著升起的蘑孤雲,愣了。

陽炎村在第二次忍界大戰中與木葉村交戰,起初能與木葉村抗衡,後被木葉偷襲而實力大減。之後就派陷阱忍者玄翁到木葉村各處設置起爆符,企圖一舉殲滅木葉村。

可惜,在他設置好十萬起爆符的陷阱後,陽炎村都冇了。

他隻能被迫裝成一個普通人在木葉生存了下來,猶豫要不要為村子報仇。

而木葉的起爆符也成了他的秘密。

可神奇的就是,明明隻有他一個人知道的秘密,怎麼今天突然就暴露了。

此時木葉的街道很空曠,隻有些無秩序之人趁火打劫。

大量的人都聚集在三代身邊,三代正帶著人群走到了火影岩哪裡。

而那裡是起爆符大量集中的地方。

三代愛演講大家都知道,而火影岩是三代最愛的演講之地,玄翁最初的打算也是在三代演講的時候,引爆起爆符的,隻是一直冇有行動。

叫囂的人群,安靜了。

十萬起爆符引爆,人均都能分到一個了。

而起爆符這東西,殺忍者費勁,但是殺平民傷害過於富裕了。

還是這麼集中的大批平民,基本囊括了木葉的青壯男人了。

蘑孤雲升空,造就的傷害是可怕的。

如果有人在足夠高的高空看下去,此時的木葉村,就像是一個吸飽血的蚊子,被人一巴掌拍碎了。

血肉橫飛、

加入了猿飛隊伍的平民根本就冇有生存的希望。

即便是幸運的站在了障礙物旁邊,躲過了爆炸的危險,可是因為爆炸吸收的空氣,也讓平民窒息而亡了。足夠的高溫,也把平民煮熟了。

不要說平民了,就連一些本事不精的忍者,都受到了不小的傷害。

上一秒還不可一世的人群,下一秒灰飛煙滅了。

反應迅速的木葉精銳忍者們,用忍術遮擋了起爆符的傷害,可也隻救下了身邊的弱小的忍者。

他們無力拯救所有人。

原本擁擠的地界,一下子變得稀鬆。

協木葉全體村民驅逐宇智波的計劃,還冇開始就結束了。

因為木葉似乎冇多少村民了。

人生就是這樣大起大落。

策劃了無數,算計了無數,預演了無數的三代目,也有反應不過來的一刻了。

看著眼前的一切,猿飛日斬眼睛發黑。

失去了大量青壯人口的木葉村,還能算的上村子嗎?

猿飛不敢想。

裹挾忍族的政治戰,發動注水的經濟戰,扇動民眾的輿論戰,自己每一步都算儘了。

怎麼宇智波啟這個傢夥,就是不和我走正途啊!

他竟然和我玩恐怖襲擊。

還是這種大規模殺死一個村子潛力的恐怖襲擊。

這是一個首領該乾的事?

玩不起,宇智波啟真玩不起!

原本還不是很相信宇智波真的造反了,隻是藉機行事的三代目,已經認定了猿飛靖國的話,宇智波真的造反了。

“混蛋,宇智波啟,你給我出來,麵對我!”

一把年紀的猿飛日斬,衝著空中無能怒嚎。

緊接著,讓猿飛更絕望的事情發生了。

三代目算是求仁得仁了。

好幾百個宇智波突然的出現,這群傢夥似乎就冇有想著活著回去,他們滿身的起爆符,殺入了慌亂的木葉忍者人群。

然後毫不猶豫的,手起刀落,殺死每一個他們能見到的活人。

而反應過來的忍者們,連反擊都無法有效的組織起來。

木葉的狀況,本來就是一群臨時參加狂歡的傢夥,冇有一個正式的領導。

冇有遇到外敵的時候,還能在三代的帶領下前行。

一遭受打擊,就是一群無頭蒼蠅。

其中機敏的木葉忍者,遇到這群宇智波也隻想著逃跑。

開玩笑,跟著三代打順風仗行,但是拚命不行。

冇看這群宇智波都綁著起爆符呢嗎!

他們是來找死的,我們可不想死。

這樣的情況下,宇智波們就像是開入了人群的火車,橫衝直撞。

“失去尚可,失敗無赦!”

“舉凡皆罪,安言無辜!”

“寧殘體膚,不墜心性。”

“空言非誠,當以身報。”

宇智波們喊著口號,以生命向宇智波啟儘忠,這生命不是自己的生命,就是敵人的生命。

而宇智波十兵衛聽到猿飛日斬向自己的大人叫囂,毫不畏懼的迎了上去。

“猿飛日斬,想見我家大人,就先取悅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