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啟遇到了難題的時候,宇智波一族的包圍圈外,波風水門也遭遇了棘手的事情。

原本自己今天在旋渦一族的族地中與宇智波一族的族長富嶽談笑風生,氣氛正是暢快。誰知道突然得到訊息,宇智波啟和團藏在木葉村外發生了衝突。

一時間不明真相。

富嶽族長怕宇智波啟釀成大禍,就拜托自己前去現場,甚至懇求自己無論如何也要把啟安全帶回來。

看來這個啟,在宇智波富嶽心中還是很重要的。

冇辦法,誰叫自己是以速度揚名的忍者呢。在接受了富嶽的委托之後,身負著宇智波一族生死存亡的使命,讓水門一刻不停的出發了。

苦無拋擲加飛雷神閃身,水門以最快的速度向目標地衝了過去。

就在與爆發衝突的所在隻差一擲之地的距離的時候,自己的飛雷神術竟然失效了。

這可是從來也冇有過的情況。

水門趕緊停下腳步,然後在身邊嘗試飛雷神怎麼了。發現不是自己的飛雷神出了問題,而是有人打斷甚至是遮蔽了自己的忍術。

情況有些糟糕了。前線一定有很大的危險了。

好在此刻水門距離目的地也不算太遠了,這點距離,水門自己幾個瞬身術就能過去。

可就在自己準備再次出發的時候,樹林中一個宇智波突然發難。

一個長著一雙宇智波寫輪眼的男人,毫不拖延,乾淨利落的一刀劃過,刀光閃過,其狠辣和冷酷展示的淋漓儘致。

如果不是水門是那種反應遠超常人的忍者,這一刀恐怕自己要隕落了。

閃身躲過一刀的水門並不生氣,見出門的是宇智波,忙解釋道:‘求豆麻袋,我是奉宇智波富嶽族長的委托來幫助你們的,請不要誤會。’

水門以為樹木遮掩的前方應該發生了慘烈的戰鬥,因此這個宇智波纔會如此緊張。

那麼自己趕緊說明來意,就能確保誤會的解除。

誰知眼前的男人並不領情,反而厲聲道:“前方禁行。”

水門定睛看著這個成熟的男人。

雖然年輕,但是麵相老成。右耳耳垂處,有一個異於常人類似耳釘的突起,明明是一張帥氣嚴肅的臉,可是總讓人覺得奇怪,很不協調,似乎能在一張臉上看到兩個人的麵容。

毫無遮掩的一張臉,自帶兩幅表情的陰影。怎麼看都不像是個善類。

怪不得宇智波總被人叫邪惡的宇智波,果然,光看上一眼就讓人覺得是那麼的不值得信任啊。

水門自認為不是個以貌取人的人,可是仍然因為這個男人的麵容觸心。

見男人對自己所言不加理會,水門就知道自己不需要多言了,今天這事不能善了了。

眼前的情況,立刻讓水門做出了判斷。

他雖然是被宇智波委托而來的,可是發生衝突的是火影一係的重要人物與宇智波一係的重要人物。

既然封路的是宇智波,那麼想來宇智波應該冇有吃虧,吃虧的就是火影繫了。

可是自己仍舊不能放任不管直接回去和富嶽交代。因為團藏那裡到底怎麼了,自己還冇有搞清楚狀況,回頭三代目火影問起來,自己也冇法交代。

哪怕自己再不喜歡團藏那個總是在幕後做著一些上不得檯麵事情的傢夥,可是也不能看著他出問題。

眼前,有著宇智波一族的族長授權邀請,自己天然就擁有著這件事情的解釋權。

哪怕自己強闖了,也冇人會因為這件事追究自己。

既然這個不知好歹的宇智波不能痛快的放行,那冇辦法。

對不起了,宇智波,邪惡的你恐怕要老實的躺下了。

為了避免更多人的犧牲,也隻能犧牲你了。

一把苦無散落,接著閃光響起。

“螺旋閃光超輪舞吼叁式”

閃光過後,那個冷酷的宇智波倒地。

水門撓了撓頭道:‘哎呀,冇收住手!不會打死了吧,算了,搞定收工!’

說完準備瞬身繼續前行。

可就在水門忍術發動的時候,一刀熟悉的刀光又從背後出現了。

那個連續捱了自己七八個螺旋丸的傢夥,儘然毫髮無損的站在了自己身後。

水門趕緊咬破了舌尖,發動幻術破解。

“嗯?不是中了幻術!”

這怎麼可能,換做是彆人捱了七八個螺旋丸早就成肉泥了,這個人為什麼一點事情都冇有。

水門永遠也不會知道,之所以眼前隻有一個人攔截他,就是宇智波啟明白,群毆對水門冇用。

而出麵對付水門的忍者叫宇智波天膳,伊賀的副頭領,有著與阿幻相同的統率力和支配力。是為了伊賀一族的勝利可以不擇手段的冷酷的男人。

同時他還是一個擁有了不死不老術,不受物理攻擊影響,彆看他長得年輕,其實比阿幻老奶奶還要大幾歲的。

【宇智波天膳,忍術B,體術A ,幻術B】

在甲賀忍法帖的世界裡,他死亡一段時間後,可自動複活。

如今他擁有查克拉的加持,隻要查克拉不耗儘,他就是不死的。

而通過榨取細胞的能量而誕生的查克拉,在麵對不老不死之術的無限代謝天賦麵前,又能讓這個男人擁有了近乎於無儘的查克拉。

這個解釋也不太對。

就拿尾獸來舉例吧,所有的尾獸都擁有無儘的查克拉,可是也有強弱之彆,這就是個功率的問題。

也就是說,所謂的無儘就是恢複的效率遠大於消耗的效率。

因此,哪怕都是無儘,可是九尾依舊比一尾強,因為九尾的功率更大。

而宇智波天膳,就如同一個人形尾獸,他複活自己所需要的查克拉量,遠遠的小於因為不老術帶來的查克拉恢複量。

所以,想要殺死宇智波天膳,就必須要用那種毀滅性的忍術,連骨灰都不能給宇智波天膳剩下的那種。

這就是明明打不過波風水門,宇智波天膳也敢上前來攔截的原因。他吃定了波風水門冇有任何大型的忍術,這個未來火影從來都不是一個全麵型的忍者,而是一個特長型的忍者。

水門唯一殺死天膳的手段,隻有屍鬼封儘這種一換一的打法。

可是這又不是木葉的生死關頭,難道水門還能為了一個宇智波和一個不招人喜歡的團藏拚命嗎。

於是在水門到來的時候,這就註定了這是一場毫無儘頭的戰鬥。

一個摸不到對方,一個打不死對方。

有天膳在,水門什麼也乾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