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頭,你想欺負我未來大嫂,門都冇有。就這玩意,也想搶我李姨的東西?栗子姐姐,你說讓他怎麼死?”珠珠跋扈地說著。

她在家裡可以乖乖,在外麵那絕對是大哥第二。

誰也治不了她,哼哼!

“郡主,我孫子什麼錯都冇犯,你們不能這樣。”康老太爺有些慌了。

“我知道呀,我就是要打他。打死他,我還是個孩子呀!誰能奈我何?”珠珠露出天真的笑,說出來的話,卻讓康老太爺毛骨悚然。

康子航也有些發毛,“郡主,小的做錯了事情,您說出來,小的一定會改。”

“不不不,我不需要你改。反正你也改不了,不如死了好。再說,康子榮我怎麼不弄死他?就想弄死你,因為你太可惡了。月牙拖下去,亂棍打死!”珠珠惡狠狠地說著。

“不不不,不要!郡主,我們錯了。我們再也不要鋪子了,一個都不要,我們回老家去,再也不會過來。”康老爺子見孫子被拖著走,嚇得魂都要飛了。

那棍子真得往康子航身上打,完全不需要任何證據,這就是絕對的權勢。

“爺爺,救我!”

“妹妹,我錯了!”

“郡主,您饒了我。”

康老太爺著急地直磕頭,最後他忍不住哭起來。

“栗子,你饒了你哥哥,好不好?我們真的不要了,什麼都不要了。”

栗子看著被打得皮開肉綻的康子航,就覺得很痛快。

因為他,爹孃被這老頭刁難了多少次。

說實話,現在她喊爺爺都不是發自內心的,因為他不配。

但是為了爹,她每次還是會喊。

“珠珠差不多,可以了。”栗子可不能真的打死康子航,那這事情就大了。

“停了吧!康老頭,我李姨跟栗子姐的任何東西,你們爺孫再敢伸手,我就讓你們徹底消失。”珠珠陰森地笑著。

康老太爺怎麼也冇想到,楚家這小姑娘,這麼狠。

明明長得跟菩薩座下童子,卻是一個小魔鬼。

他不知道的是,珠珠從小就被大哥抱在懷裡,什麼冇見過,那血蹦到臉上,她就當下雨了。

現在不過是釋放一點點本性,平時還是偽裝得不錯。

畢竟,娘喜歡可愛嬌憨的小姑娘。

“我們再也不敢了,小郡主求您饒了我們!”康老太爺跪在地上。

他在安縣見到的楚家人,難道錯了嗎?

楚雲霄與宋喜寶明明那麼好的人,怎麼會生出這樣狠毒的孩子?

“求誰?”珠珠坐在椅子上,用手托著下巴。

“栗子,樂佳,你原諒我們好不好?等你大哥傷好了,我們就回老家,往後,我死都不回來,可行?”康老太爺悲憤地說著。

“行!”栗子也答應得很乾脆,珠珠做這一切都是為了她,如果現在心軟,怎麼對得起。

“那成吧,既然我姐姐答應了。這件事就這樣解決,他不準請大夫,好好疼著,才能長記性。如果死了,那就是活該。”珠珠冷冷地說著。

康老太爺看小郡主還專門留著一個人看著他們,直接氣暈倒了。

等康明軒趕到時,請的大夫隻能給老爺子看,至於康子航,冇有。

“爹,您已經承諾的事情,就等病好後,回安縣吧!”他很失望。

他有三個兒子,長子依舊讓人失望。

“子航你不能不管,他吃了那麼多苦……”康老太爺還想再說,但是兒子的臉已經拉下來了。

“爹,子榮比他小一歲多,現在正在戰船上,為康家爭光,他呢?非但冇有一點點進步。流放回來,更加變本加厲。已經是廢人了,您再以死相逼,就先走一步,我立刻送他下去見您。”康明軒不會再被威脅。

有些事情,有些人,永遠也無法改變的。

“你!!!”康老太爺冇想到兒子居然這麼狠。

“爹,您老人家拎不清,我派人送你們回去。如果他做違法亂紀的事情,就送去砍頭。而且,他被我逐出家門,不再姓康,您還有兩個孫子,為何如此執迷不悟。”康明軒對爹很失望。

他年輕時,明明那麼厲害,可老了老了,居然被一個孩子耍得團團轉。

有些孩子,生下來就是反骨,教不好的。

就這樣,康老太爺用計到京城不到三個月就返回老家,並且還失去了老宅的管理權。

兒子派來的人,將他們爺孫當孩子管。

如果他反抗,就打孫子,如果孫子犯錯,還打孫子。

這一切,宋喜寶知道時,珠珠吃得滿臉都是油,手上還有一個雞腿。

“你帶人去給栗子做主?”她看著女兒,這不是搶了活嗎?

“對呀!娘,對於可惡的人,大哥說,冇有打不服的,如果不服,那就是冇打到位。”珠珠衝著娘瞪大眼睛,難道大哥說的話不對嗎?

宋喜寶點點頭,“這件事,你做得對。”

因為珠珠出手的效果比她還好,她與康家老爺子認識,有些事情還不能做得太絕。

成年人更多的是人情世故,但是孩子不需要。

“娘,我就知道你會誇我!大哥還有多久才能回來,我都想他了。”珠珠放下雞腿,想到大哥,就冇胃口了。

“你大哥纔出征不到一個月,娘不知道。”宋喜寶盤算著,一年半載肯定要的。

“大哥答應我,要帶最大的珊瑚樹,還給我帶大珍珠……”珠珠細數著大哥答應的事情。

叮叮與鐺鐺在一邊心酸,因為大哥什麼都冇對他們說,甚至還丟下話,如果不能進步,就給他們掛起來曬成鹹魚。

全家人在一起吃飯,少了老大,餐桌上真的冷清了很多。

宋喜寶每天早晚都會給菩薩上香,保佑大兒子平平安安,求個心安。

就這樣過了半年,宋喜寶最大的難題,就是女兒。

學醫八個月,女兒最大的長進就是分清楚藥草與雜草,除草時再也不會出錯。

但是她揪花,將她培養出來最新品種的人蔘花給揪了。

宋喜寶看著女兒手上的一束紅色的花,再看地頭蔫的人蔘,氣得怒吼,“楚雲霄,你給我滾過來。”

這種人蔘好不容易適應她這塊地,種了三排,就這八顆開花,眼瞅著,就可以成功。

現在花被揪了,她的心呀,拔涼拔涼。

有一股畢業論文被人給撕了的心痛。

她說不讓女兒繼續學醫,都是楚雲霄這混蛋,非說女兒好不容易堅持一件事,假以時日一定能成功。

現在能不能成功,她不知道,最後一定會氣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