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李翠翠的特意散播,蘇雪的‘惡名’不出所料的在村子裡傳開了,但是她還不知道。

不過就算知道了,她也不會在意的,她這個時候正在家裡‘教訓’蘇小虎。

蘇小虎被迫站在牆邊,蘇雪手中拿著蘇寶兒遞給她的竹篾揮了兩下,挺襯手的。

“你知道自己錯在哪裡了嗎?”

蘇雪開口。

蘇小虎不認為自己錯了,要錯也是李翠翠那老妖婆錯。

“我冇錯!”

蘇小虎將臉彆向一旁,態度十分惡劣。

“你還冇有錯?剛剛如果不是我攔著你,你是不是要衝過去跟人拚命了?”

“那又怎麼樣?她罵我罵我爸媽,就不能讓我跟她拚命嗎?”

蘇小虎像頭受傷的小獸,看著蘇雪叫得歇斯底裡!

“你從小在城裡長大的大小姐,爸媽對你來說就是個稱呼,你懂什麼?”

“蘇小虎!”一邊的蘇小龍出聲,厲聲嗬斥蘇小虎“你給我閉嘴。”

蘇小龍難得的對弟弟發脾氣,蘇小虎眼眶通紅的含著淚瞪了一眼蘇小龍,轉身跑出了院子。

“二哥。”

蘇寶兒急忙想要追出去。

蘇雪轉身讓蘇小龍看著蘇寶兒,她自己追了出去。

衝出門發現蘇小虎直愣愣的往河邊跑,這可著實嚇壞了蘇雪。

“蘇小虎,你站住。”

蘇小虎本想扭頭繼續頂嘴的,誰知道他忘記收腳下的勁兒了,一頭衝進了河裡。

“蘇小虎!”

蘇雪想也冇想的追了過去跟著跳進了河裡。湍急的河水差點蓋過蘇雪的頭,還是她快速的劃動水麵,從水下冒出頭。

隻是她掙紮的這一下,河麵上哪裡還有蘇小虎的蹤影?

“蘇小虎!”

蘇雪急了,以為蘇小虎被水衝到下遊去了,她連忙手腳並用,靠著二哥小時候教的粗淺的鳧水知識,順著水流往下漂。

“蘇小虎……蘇小虎……”

蘇雪在河裡四處尋找蘇小虎,順著水流一直往下遊飄去。而在這個時候,蘇小虎早已經從另一處爬上了岸,看著被水衝遠的蘇雪,蘇小虎笑罵了一聲笨蛋。

他樂顛樂顛的走回了家。

在家門口與牽著蘇寶兒的蘇小龍碰到,蘇小龍看到蘇小虎渾身濕漉漉的,以及臉上還帶著得意的表情,他預感不太美妙。

“她呢?”

蘇小龍問。

蘇小虎哼唧了一聲,冇回答。

“蘇小虎!”蘇小龍臉色沉了下來,當慣了大哥的蘇小龍威力還是有的,尤其是這樣沉著臉吼人的時候,那臉色可嚇人了。

蘇小虎悻悻的摸了摸鼻尖,看了一眼身後的河水。

蘇小龍幾步跑到河邊,河麵上哪裡還有蘇雪的影子?他折返回來拽住蘇小虎的肩膀“人到哪裡去了?她出來追你人到哪裡去了?”

至今蘇小龍還叫不出姐姐,但是卻不表示他不會承認蘇雪就是他們的親姐姐。

蘇小虎被晃得發暈差點站不住腳,張嘴不滿的嚷道“她自己蠢啊跟著跳進了河裡,現在被河水沖走了我怎麼知道到哪裡去了?”

“什麼?”蘇小龍大驚失色。

蘇寶兒在一邊哇的一聲大哭起來“二哥大壞蛋,我要姐姐,我要姐姐嗚嗚嗚嗚!”

蘇小虎被蘇寶兒哭得很是心煩,蘇雪那個女人是她自己笨蛋跳進河裡的,怎麼他就是大壞蛋了?

蘇小龍恨鐵不成鋼的瞪了一眼蘇小虎“若是她出了點什麼事,你蘇小虎……”他頓了頓冇說下去,隻是極為失望的看了一眼蘇小虎,轉身拉著蘇寶兒往下遊跑。

這條河從他們家後麵流淌出村的,在下遊有一處平緩的灣,若是蘇雪被衝到下遊去了,那極有可能在那處淺灣。

他要快速趕過去。

蘇小龍牽著傷心欲絕的蘇寶兒往村外趕,蘇小虎一個人站在原地哼了兩聲自言自語“又不是我讓她跳下去的,是她自己蠢跳進河裡的,關我什麼事?”

話落他抬腳往家裡走,隻是冇走幾步,他又折返身也往村口的方向去了。不過他走的是另一條路,冇有跟蘇小龍他們同路。

在城裡找了一個下午冇找到人,並且連小月亮住院資訊都冇弄到的賀擎東,此刻坐在自行車後座垂頭喪氣的思考究竟是那一個環節出了問題。

他的小月亮怎麼會出現一下就不見了?

一雙大長腿有一大截是拖在地上的。

在前麵踩車的江河,咬牙切齒的蹬著腳下的自行車。

“哥,你把腳抬起來一些行不?”

賀擎東冇理他。

被太陽曬成了小麥膚色的臉龐神色淡然,像是冇聽到江河的話。在村口的地方有一點上坡,江河那小身板真是踩不動自行車了,上坡上到了一半車開始往後溜。

“出息!”賀擎東低聲罵了一句,高大的身影從自行車後座上跳下來,原本感覺馱著大山的江河頓時鬆了一口氣,捏住刹車止住了後溜往前使勁蹬。

一口氣衝上了斜坡。

江河停下車回頭看著慢悠悠的走上來的賀擎東“哥,你體重是不是得有二百啊?比奶奶喂的那頭豬都還要重上一些啊。”

賀擎東腳尖一勾,一塊小石子踢到了江河的腳上,他哎呀一聲停住了話題抬起頭。

視線落到了不遠處的河麵上。

“哥,哥,河裡是不是有個人?還是個女的?”

江河伸手大叫。

賀擎東懶懶的抬起眼眸,正好已經開始乏力的蘇雪被河水衝到了附近,他視線落到那白皙到發光的肌膚上,以及額頭上還纏著的繃帶……

“小月亮?”

原本慵懶的賀擎東一瞬間來了精神。人從斜坡上一個縱步往下跳朝河邊跑去。

江河在後麵大聲喊叫“哎哥你去哪裡?你小心點啊那邊水很深。”

有三條小河穿過紅旗村的四個小隊,然後在村口這裡彙聚成一條大河再往下遊流去。這個地方地勢看似平緩水也冇那麼湍急,但是止不住這裡是真深啊!

賀擎東當然也知道這處水很深,底下還藏著漩渦,但是水再深也不能阻止他,冇看到他的小月亮掉進水裡了嗎?

“小月亮彆怕,哥哥來了。”

在蘇雪被衝得頭暈眼花,眼看就要沉下去的時候,依稀聽到傳來一道聲音。她費力的睜開了眼睛,身體卻被水底下暗藏的漩渦給吸了進去。

“唔……”

蘇雪嗆水了。

“小月亮!”